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倚賴中國 澳洲大學殭屍化

—澳洲大學殭屍化

作者:
左膠充斥的西方國家大學將學術市場化,研究經費倚賴於單一市場顧客的進貢,將大學教育當做也向北看的香港電影產業來搞,對方大門一關,知識精英當然攬炒,一齊仆街。

中國與澳洲交惡,令去澳洲讀書的中國留學生熱大減。澳洲天主教大學校長嚴正指出:中國留學生每年為澳洲的學府進貢七十億澳元(約四百億人民幣)。許多澳洲人已經對中國留學消費市場「上癮」。

但大學校長哀鳴:澳洲七家目前在英國QS世界大學排名一百內的大學,恐因為缺少中國留學生進貢學費,會削減研究開支,最終令這些大學跌出百名英雄榜。

因此,此等澳洲「頂尖大學」為了「撲水」,別無選擇,只有降低收生標準,恐會招收更多本地學生填補空缺。劣幣驅逐更劣幣的結果,就是其他的普通大學會成為「殭屍大學」,半死不活,拖到關門。

一切是市場金錢的動力。而大學學府與知識份子,自文藝復興五百年來,世人獲告知,應該不向金錢放棄原則。一個社會主義者也會懂得操控市場,而不是做市場的奴隸。左膠充斥的西方國家大學將學術市場化,研究經費倚賴於單一市場顧客的進貢,將大學教育當做也向北看的香港電影產業來搞,對方大門一關,知識精英當然攬炒,一齊仆街。

澳洲大學教育的處境,尤其不三不四。美國的MIT和史丹福,尚且有本身強大的科技國力、華爾街投資銀行、富裕校友捐錢津貼支持。美國有一個矽谷,不必中國留學消費者用錢供養。

澳洲的大學除了醫科,就是畜牧業,還有就是農務調理什麼的。中國人喜歡去澳洲一讀英文,二讀所謂的什麼金融工商管理。但雪梨與墨爾本又不是國際金融城市,工商管理之類,並非澳洲所長。因此很明顯,去澳洲「留學」的中國人,以混日子居多。

澳洲的大學利用中國人對一切英語國家的盲目崇慕和認知障礙,盲目開其本國並非擅長的學科,只為了收錢。一日對方過橋抽板,像中國雜技的椅子搭高台疊羅漢,只要往底層踢一腳,上面全部倒下來。中國雜技之中,已經有孫子兵法的謀略,只是白左比較蠢。

日本的東京大學,並無倚賴中國留學市場,在QS世界大學排名高列二十四位。東京大學一百五十年來出過六十二位日本首相,在「財富」雜誌五百家國際企業中出任行政總裁的校友,僅次於哈佛。QS機構對東京大學的研究成績評論為「極高」(Very High)。

東京大學沒有變成殭屍,因為日本在很大程度上拒絕美國白左鼓吹的「全球化」,倡導保護主義,以民族文化的專注和純淨為優先,大學飯堂以壽司和冷麵為主糧,不會因為某一國顧客的市場,而將學生飯堂的菜式加入蘭州刀削麵和咕嚕肉。

「全球化」之下,豈止澳洲的大學變成殭屍,你四周越來越多低頭盯着手機的人也是。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來源:蘋果日報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108/1543232.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