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大重整:達沃斯與消滅川普的陰謀

作者:

以下內容根據《廢墟視頻(Ramnant Video)》節目:「大重整:達沃斯與消滅川普的陰謀」編譯:

2018年,在達沃斯論壇上,國際金融大鱷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宣告:」我認為川普政府是這個世界的一個危險,這個危險將在2020年消失。」

如果我告訴你,比爾·蓋茨(Bill Gates),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阿爾·戈爾(Al Gore),喬治·索羅斯,查爾斯王子(Prince Charles)和紅衣主教特克森(Cardinal Turkson)在山中聚集開會,要通過在新冠疫情的背後策劃建立一個全球新秩序陰謀,這抑或是一個令人髮指的電影情節,還是絕對真實的發生?請看今晚「編輯辦公桌」:《唐納德.川普與達沃斯的關係》。

你好,女士們,先生們,這是米高·馬特(Michael Matt),再次從《廢墟報》的辦公室來到你們身邊。你在這裏看到的聽到的內容是無法從主流媒體得到的!世界上已有1800萬人感染了Covid-19,新冠病毒,但是有1060萬已經康復.這是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最新數據。換句話說,絕大多數新冠病毒患者完全康復了。這還不包含那些不知道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已經康復了的數百萬人。

朋友們,我們需要有一個對話。我的意思是,讓我們從病毒的始發點來真正弄清楚了解事實真相。新冠病毒不是一場騙局。好嗎?全世界有超過65萬人,大多數是老年人,已經屈服於它。這不是一個惡作劇,即使是我們已知的到處都在發生的偏差的死亡數據報告,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病毒。但豬流感H1N1也是,它在2009年奪去了50萬人的生命。1968年的香港流感也奪去了400萬人的生命。流感是個骯髒的東西。

現在,你還記得這些以前的疫情嗎?可能不記得了。為什麼呢?因為當時的媒體沒有用病毒來恐嚇我們,國家沒有被封鎖,健康人沒有被隔離,學校沒有被關閉,教堂崇拜沒有被取消。為什麼不呢?——因為新冠病毒是一個被徹底的政治化的病毒。

我們每天得到來自專家們相互矛盾的建議,且每周的建議都在逐漸演變得越來越荒唐。

福克斯新聞主播問白宮新冠疫情應對小組成員黛博拉·伯克斯(Deborah Birx)醫生:」醫生,您的同事福西(Fauci)博士最近建議說要帶上護鏡會更好,這是指除了什麼以外?哦,您是指人們已經認識到到要帶口罩這現實了!我們是否要根據福西博士所說的去尋找更多其他的保護裝備呢?」

伯克斯女士回答道:」嗯,我已經看到了真正很多很好的面部保護品,我已經在全國各地都看到了。你們知道政府派我走訪了14個州,我看到了從下而上很多令人興奮的面罩,這些口罩有很多至下而上。我認為美國人民還是很富有創意的。那些其實是很直接了當也很容易製作。許多大學和那些有3D打印機現在做也可以真正增加生產,其他人也正在做面罩,面罩還可以用來做裝飾。」

主播說:」是這麼回事嗎?醫生。實際上沒有人對裝飾品真的感興趣,我想知道面罩還是護目鏡是不是我們接下來要聽到的東西。」

這真的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我很高興看到福克斯新聞台主播直接公開嘲諷這位女士。我的意思是人們正在失業,他們失去了他們的家園,他們因為這些失去了他們的精神健康,他們的孩子不能回去上學,他們不能去教堂崇拜,而這個妄想症的帶着圍巾的女人卻認為我們會因為具有裝飾性的面罩而開心?我想這是我們封閉的第170天了,可是專家說只需要15天來減緩傳播?伯克斯醫生。你知道你在說什麼鬼話嗎?因為說法一直在發生變化,難怪沒人把這些人當回事了。

朋友們,我們需要認真對待這個問題,我們要認真對話,這就是我們《廢墟報》在這裏要做的事。我們從三月始發時就一直在說,我們質疑的不是病毒,我不想感染病毒。我知道你們中的一些人的親人和朋友因為感染病毒而去世了!我認識不少人,現在也染上了病毒,但我還沒聽說我認識的任何人死於病毒了。感謝上帝,他們都從病毒中康復了。

從來都不是病毒的問題。問題是,利用疫情來大搞政治,這才是問題所在。新冠病毒疫情真的讓我們所有人有理由來認真關注未來,他們不是在玩遊戲。

拜託各位,這是不會消失的,你們可以不信我的話。反正我也不指望你們會這麼做。那讓我們來談談瑞士達沃斯論壇。在這裏,世界各國領導人都承認我所說的,這是一個特洛伊木馬,現在在達沃斯,他們稱之為「大重整(The Great Reset)」的計劃將在2021年1月開始。如果你想知道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如果你想知道為什麼學校可能很多都不會在秋季開學,如果你想知道為什麼你戴着那個沒有人性的面罩,甚至在自己的車裏還戴着,那看看達沃斯論壇。

現在是歷史性的時刻,不僅要對抗嚴重的病毒,還要塑造系統。「達沃斯論壇的發起人和董事長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如此說。

威爾斯親王查爾斯王子:「我們有一個獨特的,但迅速縮小的機會之窗,來吸取教訓,並使我們自己重新走上一條更可持續的道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言人:」是什麼讓歷史把這次危機看作是重啟的大好機會呢?」

聯合國祕書長安東尼·古特雷斯宣稱:」偉大的重整是一種可喜的認識,這種人類的悲劇必須是一個預警信號」

萬事達卡公司董事長兼行政總裁阿傑帕爾·辛格·班加(Ajaypal Singh Banga)說:」世界上的問題適合於一個三角形的三面,這是一個對多個,人對自然,是長期的不幸的對短期的不幸。」BP美國行政總裁伯納德·魯尼(Bernard Looney)稱:「任何復甦的刺激措施都應該附加綠色條件。

英國格蘭瑟姆氣候變化與環境研究所(Grantham Research Institute on Climate Change and the Environment)主席尼古拉斯·斯特恩勳爵(Lord Nicholas Stern)說:「我們必須在未來20年或30年內大幅改變我們的經濟,未來10年絕對是決定性的。」

中國綠色經濟委員會主席、G20綠色金融研究小組共同主席、清華大學金融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馬駿說:「復甦必須比以往任何一次復甦都要綠色。

微軟總裁布萊德·史密斯(Brad Smith)稱:「然後我們需要結合新的舉措,讓更多的人掌握他們所需要的數字技能。」達沃斯論壇的發起人斯瓦布還宣稱:「我們必須不辜負我們所創造的期望,我們會這樣做。」

2020年6月2日,就在幾個月前,也就二個月前,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創始人克勞斯·施瓦布在他們的網站上寫了一篇文章,他在文章中直言不諱。他說:「新冠疫情給我們創造了一個難得的、狹窄的機會窗口,讓我們來反思、重新想像和重整我們的世界。」這不是我的話,這是他的話。

世界經濟論壇發起人克勞斯·施瓦布先生說:「世界必須聯合起來,迅速行動。」「我們在社會和經濟的所有方面,從教育、社會契約和工作條件等所有方面要進行全面的改革。從美國到中國的每個國家都必須參與。從石油天然氣到科技的每個行業都必須進行改造。」

而施瓦布先生直接承認,他不能沒有你,猜對了,比爾·蓋茨。

施瓦布說:「從論壇起源到其達沃斯的年度會議上我們都特别致力於這項舉措,全球基金加維(Garvey)和SAPI,連同蓋茨基金會和其他創始人,這些組織尤其關鍵,特別是今天。」

他們都在那裏,世界上所有的行動者和震撼者都在達沃斯,在不同的時間,甚至查爾斯這個難以忍受的威爾斯王子,也參與了一月份在達沃斯的行動。

查爾斯王子說:」除非我們採取必要的行動,我們必須以更綠色、更可持續和更具包容性的方式進行建設,我們將面臨越來越多的流行病和越來越多的災難,這些災難來自於不斷加速的全球變暖和氣候變化,所以這是一個時刻,就像你們一直說的那樣,我們必須取得儘可能多的進展。」

當然還有葡萄牙前總理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他也是天主教徒,現在擔任聯合國祕書長。他在達沃斯也發言講話了。古特雷斯說:「微觀病毒已經關閉了整個國家和經濟。」「偉大的重整是一個值得歡迎的認識,因為這種人類悲劇必須給人敲響了一個警鐘。正如你所說,我們必須重新想像、重建、重新設計、重振和重新平衡我們的世界。」

朋友們,全貌應該開始出現了,我只是給你們一個樣本。我的意思是,每個人都在這裏發言,每一個都是全球主義社區的人,都去了達沃斯,發表了演講。他們聚集在一起。他們結成網絡。他們在規劃着我們的未來。

德國總理默克爾說:「這種轉變本質上意味着,我們必須結束長期以往做生意的方式,我們將不得不改變我們已經習慣於在工業時代成長的方式。在未來30年前我們都得將這一切留在的背後。」

這個新冠病毒事情是他們的黃金機會,他們當然不希望川普總統或其他人來解決這個問題。當然,不是過早的,這就是現在對羥氯喹的戰爭。大家想想吧?為什麼?只要你提到羥氯喹,你就會被Facebook屏蔽。從Youtube上拿下來。為什麼呢?這種藥人們已經用了60多年,人們一直在使用它。那麼為什麼一下子,如果你使用它,就可能發作心臟病,所以我們必須譴責這個藥。那麼,為什麼他們這樣做呢?這是一種治療方法,對很多人都有效,醫生們現在都在用它,但他們不願意用它。因為它不是疫苗,因為它有可能解決問題。這就是為什麼那些前線醫生和白大褂,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被禁止使用社交媒體,他們中的許多人現在失去了工作。他們是前線英雄,他們唯一做錯的事就是現在站出來,並談論現在可以解決的方法,而不是等待18個月後……他們不是在等待疫苗,而是他們現在就有解決辦法來治癒人們,難道這不會讓你有點懷疑嗎?

因為我看到的問題是:這些前線醫生和白大褂,如果他們是正確的,新冠病毒感染可以治癒,並不需要比爾蓋茨的七十億劑量的疫苗。他們在瑞士達沃斯一直在談論「大重整」,那麼這個「大重整」將在到達之際死亡,我們所有人都將回到我們所熟悉的生活中去。這就是為什麼2021年達沃斯峰會在聖誕節後召開,達沃斯峰會和大重整就會到來,他們需要天主教徒拜登總統把我們,也就是美國交給他們,如果他贏得這次選舉的話。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如此努力地想扳倒唐納德·川普總統。

拜登不是一個嚴肅的候選人,我們都同意這一點,對嗎?他不是嚴肅的,可憐的傢伙。他現在正值老年,那麼他們到底在做什麼?他們不想要一個嚴肅的候選人,我不是說右派,我是說左派,他們不想要一個可以變成認真的人。每個有脈搏的人都知道喬·拜登做不了這個工作。那他在那裏做什麼?在我看來,他是一個個人定製的美國總統紀念碑,暴徒們會在一月份把他推倒的。他們需要重整一切,包括美國的政治和治理結構。除此之外更何況,老喬,天主教徒拜登本身一直也是新世界秩序主義者。

「我們現在任務是,呃……是真正的……呃……創造,呃……一個新的世界秩序。」喬·拜登發言道。當然,朋友們,我們聽到了很多關於綠色新政及其很多說法,對嗎?我們聽到教宗方濟各在他的通諭《願上主受讚頌》(注1)等等都在討論這些話題。達沃斯2021年峰會與所謂的氣候變化現實項目緊密合作,猜猜看是誰在運作和推動這個項目?是「尊敬的」世界經濟論壇董事阿爾伯特·戈爾(Albert Gore)。

美國前副總統戈爾在達沃斯論壇上,針對氣候做了以下發言:「這場危機,氣候危機,比人們普遍意識到的要嚴重得多,嚴重得多。它的惡化速度比人們意識到的還要快。今天活着的這一代人肩上的行動重擔是對我們道德想像力的挑戰。這是溫泉關戰役,這是阿金庫爾戰役,是阿登戰役,這是敦刻爾克戰役。這是911事件。我們必須贏得這個機會。」

我不相信這傢伙還在四處遊蕩。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這幾乎……他幾乎就像一個惡搞,是不是?這是優雅的,我的意思是,呃,它是相同的,達沃斯把這些所有的食屍鬼從全球主義沼澤地里招來了。

瑞典憤怒的環保女孩格蕾塔·桑伯格在2020年達沃斯論壇上發言道:「我們的房子還在着火,你的不作為的每一個小時都在火上澆油。我們告訴你們,你們要表現得像愛你們的孩子勝過一切。」

當然,鼓聲震天響,在瑞士達沃斯有它的老政治家,喬治·索羅斯。

法國24商業頻道編輯點評:「喬治·索羅斯在達沃斯的晚宴是我們這次活動的一個慣例。他通常會對一些他認為對世界局勢造成困擾的事情提出強烈的批評。他在談到美國總統時也沒有迴避,他說他把他描述成一個騙子和終極自戀狂,甚至世界的命運也可能在2020年受到威脅,也許是指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所以喬治·索羅斯真的利用他在達沃斯的平台,向那些來參加世界經濟論壇的富人和名人發表演講。我們知道他過去一直是美國民主黨的主要捐贈者。他沒有透露任何關於他在民主黨初選中可能支持的候選人的信息,但肯定的是他對川普總統的批評是毫不保留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想你我都知道,我想我們的心中都意識到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這根本不是關於新冠病毒。這是關於一切的重整,而美國就是他們的障礙。所以他們正在努力破壞我們整個國家的穩定。

巨大的重整,實際上就是要從政治上、經濟上全面實施大規模的射&惠&煮&意計劃。當然,沿着全球氣候變化、綠色新政的路線,規則監管將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沒有人、沒有國家將被允許選擇退出這一點。為什麼,如果一個單獨的國家選擇退出大重整,它將危及整個國際社會,整個世界。戈爾說氣候變化將導致未來的流行病,而比爾·蓋茨認為是人口過剩。你看它是如何工作的?沒有一個國家可以選擇退出。這就是我們在11月面臨的問題。

如果你認為天主教會會保護你不受這個全球主義掌控全世界噩夢,再好好想想吧。我們已經經歷了所有的這些事情,撇開帕查瑪瑪

(Pachamama,安第斯土著人的女神),撇開方濟各的教宗通諭,這是全球主義者的通諭(宣言)這是聯合國的通諭。

聯合國全球氣候變化大會(UN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執行祕書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說:「我相信我們都讀過這篇宏偉的,宏偉的,通諭。他的,呃,聖潔的方濟各教皇已經祝福我們。」

這是紐約議員亞歷山德里亞·科特茲(AOC)的通諭,這是綠色新政的通諭。撇開這一點,方濟各去年宣佈了全球經濟重整。我不知道是什麼讓這個人認為他是個經濟學家,我不知道他在阿根廷從哪裏學來的這些東西。但他是個了不起的人。除了神學,他什麼都懂,你注意到了嗎?他已經宣佈了他即將到來的全球經濟重啟,他謙虛地稱它為「方濟各經濟」。「方濟各經濟」,記得嗎?我們給你看了一點這個,我會在這裏給你看更多。

「我稱之為方濟各的經濟,因為我們需要一個新的經濟,一個新的異象,而方濟各教宗的教誨和其他教義幫助我們走向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這真是了不起呀!這是他在去年2019年中期宣佈的,2019年,這幾乎就像方濟各彷佛已經知道新冠病毒流行病要來臨以及由此產生的經濟崩潰。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的,而且奇怪的是他已經在呼籲進行經濟重整。可憐的方濟各,他沒能在1月大聚會的時候趕到達沃斯,但他確實派了他的代表——全球主義紅衣主教,彼得·特爾克森(Peter Turkson)代替他去了。

達沃斯論壇主持人:「女士們,先生們,我很高興地歡迎紅衣主教特爾克森閣下,梵蒂岡城邦促進人類整體發展的主教團團長。很高興歡迎您回到達沃斯,講台是您的了。」

特爾克森主教說:」致克勞斯·施瓦布教授,世界經濟論壇的執行主席:在世界經濟論壇慶祝其50周年之際,我向您致以問候和祈禱。我向所有參加今年聚會的人致以問候和祈禱的良好祝願。」

每個人都參與了這場偉大的重整。嗯,幾乎每個人都參與了,但只有一個人有能力去阻止。你大概已經猜到我的話題要往哪個方向走,他們犯了一個錯誤。他們試圖讓川普站在他們這邊,所以他們邀請川普去了達沃斯。我想有過幾次了。但在1月份,當川普開始意識到他所面對的是一頭野獸時,他去了達沃斯,參加了世界經濟論壇,並用他巨大的手指戳進了他們的眼睛。

川普說:「我們致力於保護上帝創造的威嚴和我們世界的自然之美,但為了擁抱明天的可能性,我們必須拒絕常年的末日預言家和他們對世界末日的預測。這些危言聳聽者總是要求同樣的東西,絕對的權力來支配、改變和控制我們生活的每一個方面。我們永遠不會讓激進的射&惠&煮&意者毀掉我們的經濟,毀掉我們的國家……」

在唐納德·川普發表演講的兩天後,89歲的左派怪人、億萬富翁喬治·索羅斯進行了緊急干預。在哪?在達沃斯,他再次警告說,美國2020年的大選將決定整個世界的命運。現在在達沃斯的背景下,再看看這個,這是唐納德·川普在達沃斯演講並把他巨大的手指戳向他們臉上一個月之後。以下是梵蒂岡的方濟各和傑佛瑞·薩克斯(Jeffrey Sachs注2)的回應。

薩克斯:「這是一個危險的國家。現在,這將是絕對危險的,如果川普贏得連任,川普贏得連任,川普贏得連任。」

方濟各邀請這傢伙到亞馬遜參議院擔任榮譽嘉賓和顧問。他也是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顧問。他在梵蒂岡做什麼?為什麼這個傢伙,這個射&惠&煮&意的強力推動者?絕對絕對的射&惠&煮&意者伯尼·桑德斯的顧問給教皇當顧問?他又能給教皇什麼樣的建議?為什麼他能進入梵蒂岡的朋友圈?薩克斯支持墮胎和避孕,但這不是梵蒂岡的問題,對於梵蒂岡,對於教皇方濟各和他在聯合國的朋友來說,唐納德·川普才是問題。很明顯,朋友們。

「很明顯,我認為川普政府對世界的危險,但我認為它是一個純粹的暫時現象,這將在2020年消失。」喬治·索羅斯在2018年達沃斯論壇上揚言道。

你明白了嗎?你知道為什麼對川普有這麼多的仇恨?因為儘管他有很多缺點,但他是資本家,他不是全球主義者,他永遠不會成為他們中的一員。這就是為什麼他把美國從巴黎氣候協定中撤出的原因。唐納德·川普把美國從世界衛生組織中撤出,該組織實際上就是比爾蓋茨和他的公司。現在川普總統又威脅要把美國從世界貿易組織中撤出。人們說,是啊!可是唐納德·川普結了兩次婚(編者註:應該是三次),他是個壞人。真的嗎?朋友們,他現在就站立在這些惡魔的面前,沒有人說他是聖人,他現在正在全世界範圍內敲打聯合國這隻金牛犢。

薩克斯說:「聯合國大會現在幾乎在所有事情上都以185票反對美國。」

你們還記得,說到聯合國,在2019年11月,就是在新冠病毒登陸肆虐之前,川普去了聯合國,在聯合國大會上,他向全球主義宣戰。

川普總統向世界宣告:「明智的領導人總是把自己人民和自己國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未來不屬於全球主義者,未來屬於愛國者。

在川普總統在聯合國的發表演講後不久,你知道發生了什麼?冠狀病毒被釋放到世界上,而川普總統蓬勃發展的美國經濟也進入了生命維持器狀態。你覺得那是個意外嗎?

所以,當他們告訴你,他們告訴我們所有的人呆在家裏,戴上你的口罩。這樣奶奶就不會生病了,請你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根本不關心你的奶奶,他們不關心老人。這些人,他們不關心嬰兒,他們想把他們打掉,這樣他們就可以拯救這個共同的家。打掉全世界數以百萬計的嬰兒,他們不關心嬰兒,他們不關心老人。其實,如果你想救你的奶奶,就叫那些全球主義者離她遠一點吧!

你還記得他們中的一些人,比如庫默(Cuomo,紐約州長)像這樣的人物,是如何把正在康復的新冠病人運送到養老院的,這就是他們對奶奶的關心。現在的遊戲名稱是讓美國經濟崩潰,脫離正道。每個人都想重整,讓新常態變得無法忍受的不正常,甚至你和我也許,你知道,在不久的將來,我們會乞求疫苗。因為到那時我們會被逼瘋,會乞求任何其他的東西來保證我們的安全,這都取決於我們的獄卒、我們的管理人和我們的動物園管理員。你看,這就是他們想要的。所以他們一直用「新常態「這個詞,你知道我們要做的就是反擊,去工作,回學校,如果你身體健康,摘下口罩。看在上帝的份上,回到教堂,祈禱川普在11月獲勝。這就是重啟的意義。

這就是俄羅斯騙局的全部真相,這就是彈劾騙局的全部真相。你不明白四年來在美國發生的一切?他們一直在試圖阻止這個人,因為如果他能讓美國變得更強大,如果他能讓美國重新變得偉大,如果他能讓經濟恢復,重整就不會發生,新的世界秩序就會倒退。誰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再有新冠病毒這樣的機會,他們明白。所以問問你們自己,為什麼他們恨這個人?這些人,這些人,他們恨上帝,恨未出生的孩子,恨傳統家庭,恨你,恨唐納德·川普。他的政敵們現在正把聖人的雕像打倒在地,他們正在毆打警察,他們正在燃燒國旗。

你說你不喜歡川普,我很抱歉,朋友們,但誰在乎呢?那已經不重要了。但你如果想的是川普的個性或他的推特,那就應該從大局出發,選擇很簡單,朋友們,要麼現在和美國站在一起,要麼在不遠的將來和新的世界秩序一起倒下。別無選擇。

我是「廢墟電視台」的米高·馬特,我們下周見。

(注1)教宗通諭《願上主受頌讚》是教宗方濟各任內的第二道通諭,於2015年6月18日發表。此道通諭的副標題為「照顧我們共同的家園」,主題為生態問題。在通諭中,他批判了消費主義和過度發展。方濟各呼籲各方進行積極對話,共同採取迅速且一致的行動,以對抗環境退化與氣候變化(即全球變暖),他期待有關方面做出恰當決策。

(注2傑佛瑞·大衛·薩克斯(Jeffrey David Sachs,1954年11月5日-),出生於美國密歇根州底特律,美國經濟學家,專長於發展經濟學,以擔任拉丁美洲、東歐、前南斯拉夫、前蘇聯、亞洲和非洲的經濟顧問而聞名。現為哥倫比亞大學地球研究所的教授及所長,同時為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的特別顧問。從2002年到2006年,他擔任當時聯合國祕書長科菲·安南的特別顧問及聯合國千年計劃的總負責人。

資料來源:https://youtu.be/sb9jRqgDOJ8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據《廢墟視頻(Ramnant Video)》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23/1492582.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