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親共律師被任命為聯合國「言論自由專員」 人權圈憂成下一個「譚德塞」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公佈最新人事任命,委任孟加拉籍律師愛琳•汗,出任聯合國「言論自由特別報告員」。有人權組織指愛琳•汗與中共關係密切,質疑該項任命由中共主導。中共在今年4月擠身「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協商小組成員,擁有任命聯合國專家的決策權。有網友擔憂愛琳•汗的親中背景,會成為下一個「譚德塞」。(吳亦桐/程文報道)

上周五(17日),愛琳•汗(Irene Khan)當選為新一任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言論和自由表達權特別報告員」,她也是27年來擔任該職位的首位女性。愛琳•汗將於下月上任,任期為3年。

愛琳•汗為孟加拉律師,曾擔任「國際特赦」組織第7任秘書長;2011年,她當選為羅馬國際發展法組織(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Law Organization in Rome)總幹事,該機構與中國政府關係密切,中國亦為該機構成員國之一。

有國際人權工作者批評愛琳•汗與中國關係密切,處理涉及中國人權問題時有角色衝突。

2020年7月17日,愛琳·汗(Irene Khan)被任命為新一任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言論和自由表達權特別報告員」。網友起底其早前與中共關係密切。圖片為2017年5月其參加在清華大學舉辦的「一帶一路」活動。(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官網)

本台翻查中國官媒公開信息,愛琳•汗多次赴京參加「一帶一路」活動,2017年她還與中國商務部部長助理李成鋼等官員會面並簽署「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中國商務部也派員參與其任總幹事的羅馬國際發展法律師組織會議。

北京異見人士胡佳接受本台採訪時,批中國政府以金錢開路,滲透或直接佔據聯合國及其他機構的重要位置,以在全世界建立「中共標準」。

胡佳說:世界在官方領域的人權表達最高的機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共已經完全滲透進去了。中國在把持聯合國系統方面早就有戰略性的計劃,它們有已經有更廣遠的「戰略棋子」,要麼某些機要的部門就是由中國直接操控,要麼就是以一種代理人的形式出現。中共不惜花重金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去籠絡,許多人事操控其實是一個很基礎的步驟。

胡佳認為,中共操控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是另類的病毒輸出。

胡佳說:我們現在面臨的絕不僅僅節節進逼的新冠病毒,而是專制主義病毒。

愛琳·汗(Irene Khan)於2017年5月與中國商務部助理李成鋼會面。(中國商務部官網)

前「八九學運」領袖吾爾開希也認為,面對中共滲透各個國際機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中國率領下的「惡人俱樂部」掌控,西方民主國家應該思索重建這些人權、經貿等國際組織的秩序和格局,甚至可以思考另起爐灶重建價值體系。

吾爾開希說:中國過去的這些年一直在收購本該代言道德、良知以及法律、普世價值守衛者這種國際機構的功能,而這些功能本不應該是銷售品,這是一個全球的悲劇,我希望國際社會看到這是一個危機。今天國際社會要重建,要重起爐灶。

一些香港網友也認為,隨著一些人權記錄差的國家加入,以及美國於2018年退出,中國實際上已經把持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因此愛琳•汗的當選毫不令人奇怪,愛琳•汗將扮演類似譚德塞(Tedros Adhamon Ghebreyesus)的角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淪為下一個世衛組織WHO)。

「聯合國人權觀察」執行主任諾伊爾(Hillel Neuer)也在社交媒體上質疑中國主導了愛琳•汗的任命。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代表處和瑞士其他國際組織代表團未回應本台置評請求。

今年4月,中國駐日內瓦公使蔣端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協商小組5名代表之一;因該小組在任命聯合國專家問題上擁有決策權,人權組織稱該任命猶如「縱火狂變兼任消防隊長」。

按照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宗旨,「言論和自由表達權特別報告員」將負責記錄全球範圍內侵犯言論自由權的行為,包括收集進行威脅、暴力、騷擾、迫害或恐嚇的資訊,特別是對新聞工作者或其他專業人員的迫害,並直接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和聯合國大會報告。其職責還包括向政府提供建議,改善人權問題。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1/1479489.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