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石正麗新傳奇

作者:

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本來無新冠,「武毒」合成之。天河機場試,危害全人類。當各國追查新冠是哪國病毒的時候,意味着人們已默認了中共病毒是「人造物」。眾所周知:膽子大的唯物主義國家是敢想敢幹的,唯有那個「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中國才敢幹。

趙永芳1977年生於湖北枝江,1995年在武漢大學生命學院讀本科,畢業後進入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2004年獲理學博士,兩年後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並擔任研究助理。2013年入選「千人計劃」,從美國回到北京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擔任「生物大分子國家重點實驗室創新課題組組長」,研究膜蛋白結構與功能的關係(請注意,如今的中共病毒的膜蛋白里被插入了愛滋病蛋白)。2016年8月14日晚9時,帶着兩個孩子上樓回家,老公還在樓下停車,短短几分鐘突發急病,送入軍方的306醫院,15日0點20分去世,顯然是被她研究的病毒所殺死,年僅39歲。她研究:把生物大分子諸如核糖核酸分解成小小的片段,探明每個片段的性質功能,找出不同病毒的不同片段,靠合成酶來把它們拼合為新的病毒。趙永芳的專業是石正麗的上上線。

石正麗1964年生於河南西峽,武毒所研究員,武毒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四級即P4實驗室)副主任、生物安全三級(P3)實驗室主任、生物安全工作委員會主任、新發病毒學科組組長。她研究怎樣把「不傳染人的病毒」轉變成「傳染人的病毒」,這種研究對人類無益,唯一的用途就是可製成毀滅人類的「生化武器」。在「生化」專家石正麗的城市發生了「人造中共病毒」大爆發,「武漢放毒所」罪莫大焉!

一,石正麗17年來專門跨種傳播SARS病毒

在SARS病毒表面的紫紅色凸起叫spike glycol protein,簡稱S蛋白。這個蛋白是冠狀病毒的「鑰匙」,可以打開宿主(人體)細胞的「鎖」,從而侵入人體細胞內部來繁殖病毒。通過技術手段人為地換掉S蛋白,從而使得改造後的冠狀病毒的S蛋白與人體細胞的ACE2受體能夠相結合,是分子生物學研究的基本功。從一個舟山蝙蝠病毒那樣的祖先出發,最終進化出武漢冠狀病毒的話,一次基因重組是不夠的,必須有兩次基因重組才可能進化出如此的結果。

由於病毒的基因序列可以全部翻譯成蛋白,所以,通過蛋白序列就可分析病毒。通過蛋白質序列比較:武漢病毒和2003年的SARS病毒的一致性為86%,說明兩個病毒是同一類;舟山蝙蝠病毒和武漢病毒一致性達到了95%。而對於序列里的絕大多數蛋白來說,這種一致性是普遍的,有的甚至更高,比如E蛋白的一致性是100%。Nucleocapsid蛋白是94%,membrane蛋白(膜蛋白)是98.6%,S2蛋白(spike蛋白的後半部分)是95%。然而,S1蛋白也就是spike蛋白的前半部分,非常與眾不同。在這裏,兩個病毒序列的一致性突然降到了69%。這樣的分佈(所有其他部位95%,而僅一個特定蛋白69%)從遺傳進化的角度來講是不可能的。假如僅僅是隨機突變的話,祖先和後代之間序列上的差異是應該基本均勻分佈的;或者說各個蛋白之間的一致性應該都差不多,不應該出現一個蛋白如此與眾不同。那麼,有沒有其他的方式會導致這樣的結果?是的,有一種方式可以做到,就是人工合成病毒。

世衛公佈:中共病毒通過人體呼吸道肺部細胞上的ACE2(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蛋白受體入侵人體的。患者剛開始的時候一般是以發熱、乏力、乾咳為主要表現。那麼,病毒是怎麼準確無誤找到這個人體的開關呢?石正麗團隊代替病毒做了選擇。2008年,他們的實驗,證明可以從薩斯或類薩斯冠狀病毒中,合成S蛋白,並經測試後,確認該合成蛋白功能。並指出該功能,可以使不具傳染性的類薩斯冠狀病毒,轉化致能感染人類。

2008年至2012年期間,石正麗的團隊進行了多項研究,以確定冠狀病毒的「關鍵功能區域」,使病毒能通過人類細胞感染人類。這些功能區域,就是冠狀病毒表膜上的S蛋白和受體結合域(RBD)。今天我們踫上的病毒,變異極其快速,就是由於這個不穏定的RDB所致。2011-12年間,石正麗的團隊從雲南蝙蝠洞中,收集到的117副蝙蝠糞便中,分離出27種類沙士冠狀毒株。在三個新的毒種中,其中一個可以直接進入人體細胞,引起感染,不用中間宿主。他們將其命名為「武漢研究所一號病毒(WIV1)」。另外兩個毒種,傳染可能性較低,它們分別被命名為SHC014和Rs3367。

2013年10月30日,石正麗、葛行義等在全球頂級的科學雜誌《自然》雜誌發表文章說,他們「分離和鑑定薩斯樣的蝙蝠冠狀病毒,該病毒應用於人類的ACE2受體」。注意:目前流行的武肺病毒直接攻擊人類ACE2受體。在摘要中,該文聲稱蝙蝠來自雲南,而應用的ACE2來自人類。把二者重組形成病毒。

2015年11月9日,石正麗團隊在英國的頂級刊物nature發表文章說: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這個受體開關一調,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侵染人類。利用基因重組技術,將菊頭蝠的SHC014冠狀病毒表面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組,合成的人工冠狀病毒「嵌合體(Chimeric)」,編號為SHC014-MA15。該嵌合體可以和人體的ACE2結合,能有效地感染人的呼吸道,毒性巨大。他們發現新病毒明顯地損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都失去了作用。於是,石正麗團隊繼續用猴子做實驗,模擬病毒在人體上的效果。這篇論文是2014年石正麗跑到美國,與北卡萊納大學的一個醫學小組合作完成的。美國醫學專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這種實驗沒有什麼意義,而且風險很大。人工病毒在實驗中能感染人體細胞,現實里當然能感染人並引發大疫情了。2014年10月17日美國疾病控制中心意識到這個病毒有可能成為生化武器時,立即叫停了這種病毒改造計劃,並停止撥款給相關的研究。

而中國的石正麗卻在繼續該項目的研究。2018年11月14日,石正麗應邀在上海交大做了題為《蝙蝠冠狀病毒及其跨種感染研究》的主題演講。2019年1月8日,55歲的石正麗以SARS病毒跨種傳播的首席作者的身份獲得「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國家自然科學獎自設立以來,64年間共頒發了17個一等獎,華羅庚、吳文俊、錢學森等曾獲此殊榮;二等獎699個,年均10個。當局重獎了搞兩彈一星的武器科學家,這就是政府的主攻方向。

奧巴馬政府時期,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在2015年向武毒所提供了370萬美元的贈款。美國駐北京使館自2018年1月開始,多次派學術外交官前往武毒所調研,曾兩次警告武毒所存在安全隱患。2018年1月19日美使館發出的電報說:武毒所嚴重缺乏受過適當訓練的人員;石正麗團隊在冒風險研究蝙蝠病毒,蝙蝠體內的類SARS冠狀病毒能與人的ACE2受體結合,造成類SARS疾病。

2018年4月5日央視報道:武毒所牽頭的科研團隊,近日確定一年多前,曾在廣東導致大量豬死亡的流行性腹瀉,罪魁禍首是一種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狀病毒。報道稱,該病毒暫時不會感染人。這一成果在國際權威的學術期刊「自然」雜誌上發表。報道還說,當時武漢病毒所正在豬身上試驗解藥——中共病毒疫苗。武漢肺炎爆發後,面對質問,武毒所說:18年中共病毒與19年中共病毒是不同的。網友說,是不同,18年中共病毒+愛滋毒=19年的中共病毒。

2019年3月2日,石正麗等在國際學術期刊《病毒》(Viruses)發表了《蝙蝠冠狀病毒在中國》的論文,預測中國將大規模爆發蝙蝠冠狀病毒疫情。該文投稿日期為2019年1月29日,早於武漢軍運會9個月。石在暗示:武毒所參與了新冠病毒的實驗室秘密人體試驗(當時有許多武漢的大學生失蹤,這些人成了秘密的「小白鼠」啊),並有重蹈SARS疫情的預感。出於良心發現,便給英語讀者以預警,藉以免除她的千古罵名!

王廣發是國家衛健委的(呼吸病)專家,2020年1月8日他隨國家衛健委專家組前往武漢。1月10日他宣佈:中共病毒「可防可控」。16日他出現武肺症狀,20日被確診為武肺,21日他用了抗愛滋的藥物,22日症狀緩解,30日出院。然而,僅僅靠治療武肺的經驗總結出可以用抗愛滋藥物這個結論,明顯是不可能的;1月31日印度專家通過基因序列對比發現:與Sars病毒比,中共病毒中被人為地插入了4個獨特的愛滋病的氨基酸殘基。2003年SARS時候,基本上採用激素療法,抗愛滋藥物並不是抗冠狀病毒的藥物。王廣發是國家級醫療專家,肯定不可能拿他來做藥物試驗。那麼官方的醫療系統怎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準確地找到看似與冠狀病毒毫無關係的抗愛滋藥物給王用呢?只有一種可能性:中共病毒是實驗室產物,高層心知肚明。

針對沸沸揚揚的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否把愛滋病毒鑲嵌進了冠狀病毒的猜測和爭議,是否有病毒泄露的爭議,2020年2月2日,正麗石在其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天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7/1478110.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