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打水漂!中共花20年費上萬億還踏步 虧損92%王健林只求活下去 前中國首富出獄江湖已變色

新外資禁區 關鍵陣地死守 32家中企拿不出年報或退市 芯片投資加速推升行業泡沫 中共緊購美大豆 美農民賠變賺

在美國祭出封殺華為的大旗後,中國半導體芯片行業全面告急。但不為人知的是,中共在過去二十年,耗費上萬億人民幣,而半導體產業相對美國而言,仍是原地踏步,所佔全球市場份額不過是美國的零頭而已,然而中共仍未吸取教訓,還在繼續大規模燒錢。最近中共當局發布最新版外資准入「負面清單」,進一步開放金融產業,中共背後有着怎樣的考量?

黃光裕、馬雲和王健林都曾是中國首富,但今天三人卻有着天壤之別的境遇。此外,中國32家上市企業年報遲遲不出或有退市風險;中國加緊採購美國大豆引發價格上漲。

打水漂了!中共花費20年耗費上萬億相對水平仍原地踏步

6月24日,美國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全球政策與戰略學院中國國際事務主任、教授巴里·諾頓(Barry J. Naughton),參加了美國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舉行的一個聽證會,他在會上表示「在過去的二十年中,中共在半導體製造(研究)上耗費了約2000億美元,而與美國的差距並未縮小。」

他在書面證詞中表示,中共在半導體技術發展上遇到「瓶頸」,而在機械製造方面則「更為脆弱」。

「他們(中共)在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構造塊方面存在明顯的缺點。IP構造塊是IC(Integrated Circuit,芯片)複雜電路設計的基礎。」

日本經濟新聞》(Nikkei)報導,中共領先的人工智能芯片製造商的一名高管透露,中美在芯片領域的技術差距懸殊。他說:「如果我們無法獲得美國軟件或繼續更新,我們的芯片開發將走入絕境。」

美國半導體市場分析公司「IC Insights」(集成電路見解)發布了一份芯片市場數據的統計報告顯示,2018年美國芯片公司佔全球芯片市場份額超過50%,中國只佔3%。美國無晶圓廠芯片公司佔據全球68%的市場份額,中國只佔13%;而美國整合元件製造商(簡稱IDM)則佔據了全球46%的市場份額,中國IDM市場份額不到1%。

市場研究人員表示:「中國公司需要數十年才能在非存儲器IC產品領域具有競爭力。」

在美國祭出封殺華為的大旗後,中國半導體芯片行業全面告急。不過中共仍未吸取前面的教訓,還在依靠中共政府的大規模補貼,在芯片產業燒錢,最終結果只能是加速推進產業泡沫,浪費納稅人的錢。

中國芯片投資加速推升行業泡沫

江系香港英文媒體《南華早報》25日報道,近期,風險投資資金已經從消費者互聯網公司轉向芯片公司。據清科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該領域的風險資本投資在兩年內幾乎翻了一番,達到220億元(31億美元)。

投資者已將中國45家上市芯片製造商的股價推升至盈利的100倍以上,使半導體成為股市中價格最高的板塊。

儘管中國芯片企業股票被投資者熱炒,但這類企業存在巨大風險。

將於今年在中國科創板上市的寒武紀科技(Cambricon)在其招股說明書中表示,其2019年的收入為4.44億元,凈虧損11.8億元。

寒武紀科技是北京市一所人工智能技術公司。在失去與華為的業務後,該公司現在幾乎一半的收入來自北京市政府分支機構。

根據中共官方公布的進口數字,2018年中國進口了價值超過3,000億美元的計算機芯片(晶片),超過一年的軍費開支,超過進口原油的支出,也超過全球芯片進口總額的66%。

北京當局2019年10月份設立了一隻規模290億美元的基金,用於培育國內芯片產業。

無線充電芯片製造商Nuvolta聯合創始人黃金彪表示,「不只是政府,私營部門也一樣。中國所有人都在試圖投資半導體相關領域。」

中共政府對中國芯片企業提供減免稅收的優待,按照其技術難度和投資規模,可減免2-5年稅收。這些優惠政策基本包括了高中低端芯片的生產。

經合組織在2019年12月12日的報告指出,中國半導體公司得到政府支持和投資,大大高於其他國家的競爭者。

但中共在芯片行業的投入獲得的結果充其量是喜憂參半。

幾家獲得國家支持的製造數據存儲記憶芯片的中國製造商宣布了大規模生產計劃,但他們只能生產低端芯片,這類產品在全球市場已經飽和,這意味着盈利前景黯淡。

上海半導體市場研究公司芯謀研究(ICwise)首席分析師顧文軍表示,總體而言,政府的扶植助長了這個產業在中國的發展。但在太過浮躁過熱之後,其實負面的影響更突出。

顧文軍指出,中共政府對行業沒有太多認知,只是在耗盡民企能夠有效使用的資源。

中共公布新外資禁區清單,關鍵陣地死守禁投資

最近中共當局發布最新版外資准入「負面清單」,在金融等多領域進一步放寬外資投資限制,但仍有關鍵領域死守陣地禁止外資介入。

自由亞洲電台6月24日報導,中共發改委、商務部近日發布2020年《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和《自由貿易試驗區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自7月23日起施行。

在金融領域,取消了證券公司、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壽險公司外資股比最多佔據51%的限制。

在基礎設施領域,取消50萬人口以上城市供排水管網的建設、經營須由中方控股的規定;在製造業領域,放開商用車製造外資股比限制,取消禁止外商投資放射性礦產冶煉、加工和核燃料生產的規定。

不過這份清單明文規定,新聞、廣播電視、出版等行業仍然由中資牢牢把控,外商禁止投資;中共也依然禁止外國投資法律事務、社會調查和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機構。

阿波羅網評論員楊旭表示,中國經濟復蘇步履維艱,全球供應鏈正加速撤離中國,企業經營慘淡,財政收入捉襟見肘,外匯儲備驟降,大撒幣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中共取消多項外資限制,放開金融業,是亟需外資輸血急救,留住外資、穩定外匯,為實現中國經濟六保的無奈之舉。

中共加緊採購美國大豆引發價格上漲

華爾街日報》25日報道,美國農業部數據顯示,僅過去一個月,中國就購買了近500萬噸美國大豆。

中國增加採購美國大豆,推升了大豆價格。自4月份跌至近一年來的最低位以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大豆期貨價格已經上漲了6.4%。

周三25日,交投最活躍的大豆期貨合約價格收報每蒲式耳8.71美元,一些交易員認為,當前這樣的勢頭可能會推動大豆價格超過每蒲式耳10美元。高於約每蒲式耳8.50美元的農戶盈虧平衡點,超過該水平農戶才能賺錢

中國32家上市企業年報遲遲不出或有退市風險

目前,2019年年度報告最後披露期限進入倒計時,僅餘5個交易日。但截至6月24日,還有至少32家上市公司未披露年度報告。

Wind數據顯示,截至6月24日,超過32家上市公司仍未披露年報,其中23家已經披露了年報預告,但大多數均為業績巨虧或大幅下滑的企業。

如*ST飛馬、中昌數據、華昌達、*ST凱迪、*ST康得等9家上市公司預計虧損額在10億元以上;*ST富控、千山藥機、ST天成等虧損額在5億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這些企業雖然尚未披露年報,但投資者早已開始用腳投票,或使得部分公司因觸及面值退市標準,提前離開A股市場。

虧損92%王健林「1億小目標」成奢望只求「活下去」

2020年,前中國首富王健林,可能是中國最慘富豪之一。不過王健林當初在媒體面前曾揚言「先賺1個億小目標」。

大陸財經媒體《侃見財經》6月25日報道,王健林直接宣布,萬達旗下的AMC院線全球關閉1000家影院,其中美國就高達630餘家,解僱600餘人。國際測評機構更是直接把AMC院線拉入「垃圾評級」,普遍看衰。

2020年3月,AMC院線的總市值一度跌至僅剩2億美元,浮虧比例超過92%,浮虧金額高達140億元。

巔峰時期,萬達電影的總市值一度高達2000億元,目前僅剩323億元。

王健林之後,再來看看另外兩位首富黃光裕和馬雲

中國前首富黃光裕假釋歸來

6月24日,北京市第一法院裁定對黃光裕予以假釋,假釋考驗期限自假釋之日起至2021年2月16日止。這意味着,在服刑超過11年後,黃光裕將重歸商業江湖。

圖:黃光裕

黃光裕是中國前首富、國美家電創辦人,他2004年、2005年、2008年三度問鼎胡潤百富榜之大陸首富,在2006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亦排名第一。

大陸澎湃新聞分析,黃光裕入獄前,國美還是行業里的龍頭老大,年營收是阿里巴巴營收的十餘倍,京東的百餘倍。古語云「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國美與阿里、京東、蘇寧在規模上已經不是一個重量級。

繼2019年9月,55歲的馬雲辭去了一手創辦的阿里巴巴的董事局主席職務之後,周四25日,馬雲退出了日本軟銀的董事會,同日軟銀創始人兼CEO孫正義,也宣布即日起退出阿里巴巴的董事會。

阿波羅網評論員楊旭表示,黃光裕、王健林和馬雲三人相同的都曾是中國首富,不同的是,黃光裕剛剛走出監獄,王健林日薄西山,雖然馬雲看似功成名就,但在中共一手遮天、出爾反爾的政治環境下,有誰能保證王健林和馬雲不會重蹈黃光裕的覆轍呢?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