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江峰: 深度分析中印邊境衝突升級到戰爭有多遠

最近中印邊境衝突加劇,兩國會不會像1962年那樣再來一場低限度戰爭?中印兩個擁有世界最多人口、擁有核武器的大國,有多少意願為歷史遺留的領土爭端發動一場21世紀的現代戰爭?目前國際背景和中共國內政治起到怎樣的作用?雙方的軍事和社會準備如何?

著名時政分析評論家、網絡媒體平台《希望之城》城主江峰先生,在他的「江峰漫談」節目中從歷史和現實角度深入分析了這一系列問題。

大局勢:美國和全球戰略轉移,中共內部外部危機重重

人們已經普遍發現,這一、兩年很不太平,國內經濟形勢非常不好,大量失業人口為社會增加更多的不穩定因素,中共給言論自由的空間幾乎沒有了,連中共自己的高層官員、社會名流、紅二代的帳號和言論都被封殺,只剩下黨媒允許甚至製造出來的謠言四處播放。

江峰說,國際形勢的惡化跟中共國內為了分散、化解社會矛盾和社會積怨有關係,把黨內矛盾轉移到國際,樹立「反華勢力」,不斷翻出來使用,使用頻率越來越高:新疆是「反華勢力」操控的,西藏是「反華勢力」點着了自焚僧侶身上的汽油,香港是「反華勢力」讓兩百萬港民上街的,香港市民拿了美國的錢,甚至從中國散播到全世界的病毒也成了「反華勢力」製造的,從武漢海鮮市場到北京新發地的進口三文魚。所以國際上的衝突不斷,離不開國內興風作浪,離不開中共末日危機這個根本原因。這是觀察點之一;所有「反華勢力」的指向,以及目前加速中共末日危機進程,離不開一個國家,那就是美國。

2017年川普執政之後,美國國家戰略進行重大調整,中國取代俄羅斯成為美國第一戰略對手。那麼中印邊境衝突從根本上也離不開這兩點:第一就是中共內部危機加劇,第二就是美國國家戰略轉移。中共因為自己對世界秩序的破壞,和滲透征服世界野心的暴露,中美之間從「合作夥伴」變成了「戰略敵手」,從「接觸」政策轉向全面對抗。搞清這兩點,對中印衝突的走向,首先就有了大局觀;但是「魔鬼在細節上」,所以有必要把這兩點、和圍繞這兩點的國際關係和政治的變化進行一些分析。

中共篡政後的幾次戰爭:用對外戰爭轉化內部危機的慣常做法

江峰首先介紹了中共篡政之後進行的幾場戰爭,都是以對外戰爭轉化內部危機的慣常作法。

50年代的朝鮮戰爭:是中共篡政之初為了向蘇聯表忠心、取得信任之舉。因為剛剛建政,所以還沒有政權內部危機,但是有新舊政權交替的危機,也就是面對數以百萬計前政權留下來的軍官、公務員,毛澤東藉著戰爭的機會,進行了大規模的殺戮清理。當時毛澤東對主管公安軍的羅瑞卿說要抓住朝鮮戰爭這個機會。中共利用這個機會完成了一場奪取政權後的社會經濟體制轉變,資本主義經濟與中國傳統鄉紳制度被打掉了;二戰中與美國共同抗擊民族強敵而建立的中美民間廣泛的親近被扭曲成「敵人」並持續至今。

60年代的珍寶島戰役:是一場將中華民族置於蘇聯核打擊最大風險下的戰爭。根本原因是毛澤東掀起的「文革」,導致了中共傳統官僚集團的崩潰,新秩序當中林彪為主的軍方勢力與江青為主的「文革小組」的爭權鬥爭酣烈。極左思想就是要把事情做得越極端越正確,江青的造反派去砸外交使館,讓自己的外交官逼迫所在國學習毛選、喊「毛主席萬歲」,直接到海外發動顛覆政權的革命,就跟今天的「戰狼外交」一樣,越極端越被欣賞。而林彪的軍方為了獲得黨內話語權,就策划了珍寶島戰爭危機:你有毛選我有槍,你喊口號我子彈上膛。

每個國家都有危機管理機制和能力,安全危機處理的目的就是控制危機升級,減少軍事衝突危險。可是中共權力鬥爭往往打破這種常規思路、正常社會的思路,它顛倒了干,把可控的國際安全故意升級為軍事危機,目的就是為了加強黨內話語權。

70年代的中越戰爭:是中共徹底脫離蘇聯陣營,投奔西方的一場戰爭。其實對於鄧小平來說,是充分利用了美國聯合中共抗擊蘇聯的布局,在美國的支持下完成了黨內奪取第一把手華國鋒軍事指揮權的政治布局。當時鄧小平是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華國鋒才是正職,美國知道鄧小平說了算、是決策人,演雙簧邀請鄧小平訪美。鄧訪美回國掀起輿論、做戰爭準備,直到發起戰爭,前線司令都直接向鄧小平彙報。1979年打越戰,華國鋒1981年被逼下台。

1962中印戰爭發生的主要國際國內背景

江峰說回到1962年的中印戰爭,當時是一個怎樣的國際、國內背景呢?當年的社會主義老大是蘇聯,所以中共要看蘇聯臉色,那麼蘇聯對印度是什麼態度呢?斯大林時期是把印度國父甘地描述成鼓吹種姓制度的反動派,並支持印度共產黨在印度鬧革命,走中共的道路,推翻民主政府。但是印度共產黨在中印邊境領土爭端上,不願意跟中共一個調門。當時印度總理尼赫魯希望印度在東西方冷戰中,從美國和蘇聯方面都可以獲得好處,所以中共跟隨斯大林說:尼赫魯是帝國主義走狗,是跟蔣介石、李承晚一樣的人類渣滓。

江峰介紹,赫魯曉夫時代,蘇聯對印度的態度發生巨大改變,誇讚尼赫魯,雙方貿易往來增多,軍事合作增強,甚至開始原子能技術的支持。中共也跟着變,周恩來和尼赫魯稱兄道弟,但是微妙的變化發生在毛澤東這裡。毛澤東把印度定義為民族主義國家,不是共產黨領導但和共產主義一樣都要對付帝國主義。但是毛澤東希望印度接受自己在亞洲領導的願望被西藏問題和中印邊境領土爭端打斷了。中共在歷史上,除了征服與出賣,對領土主權沒有任何有效的管理和談判方式。

隨着毛澤東與赫魯曉夫的矛盾加深,赫魯曉夫支持的印度也不再是毛澤東的朋友。1959年中印邊境衝突加劇,尼赫魯有兩點判斷:第一,中國國家政策失誤,農村遭遇饑荒,城市工業發展停滯;第二,蘇聯強勢支持印度而疏遠中共,印度對爭議的邊境領土的堅持,有利於國內民意的支持。於是,作為亞洲兩個人口大國之間的矛盾開始加劇。這就是當年主要的國際背景。

為什麼中共內部從50年代末就開始中印邊境摩擦與談判,突然就變成了戰爭了呢?國際安全危機是怎樣突然轉化成軍事危機呢?中印邊境從過去到最近,為什麼都用石頭、棍棒?都是在努力避免軍事衝突,是管理危機的制度。就跟珍寶島戰役歷史學家們說的,可以在談判桌上解決的問題卻變成了一場戰爭。中印之間完全是可以談判化解的,但是要看國際形勢的變化,和中國內政的變化。

1962年,中國經歷連續三年大饑荒,大躍進、人民公社造成了中國歷史上最大的災難,數千萬人死亡。這一年發生了重大的歷史事件:就是中共7000人大會,劉少奇為主的中共官僚集團開始對獨裁者毛澤東發動問責。人吃人要寫進史書的!毛澤東的當務之急就是要挽回黨內威信和控制權。當時的控制權分散在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手中,毛澤東能做的事情就是,打一仗重樹威信,滿足了黨內鬥爭要求之外,還可以教訓赫魯曉夫對自己在人民公社問題上的指手畫腳,對樹立全球領袖形象都有幫助。於是毛看中了中印邊境,並親自部署,通過自己把控的軍委,開始向那個準備讓他休息的中央發難了。

相比1962年戰爭,情勢對印度更加有利,中共更加被動

江峰說,如今的中印衝突,印度方面,總理莫迪被稱為尼赫魯和甘地家族領袖之後最偉大的印度總理,在他去年連任的那天,正好下雨,印度人開始說,這是老天爺給我們的賜福,莫迪現在在印度的地位開始被神化。而莫迪面前展現的國際形勢,跟當年尼赫魯時期有太多的相似:曾經看似強大的中國經濟已經被疫情打擊得明顯下坡,而疫情印度相對較輕,這是不是一個從中國手裡奪取更多發展空間的機會呢?儘管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給全世界造成危害,但是在街上焚燒習近平畫像的並不多見,各國政府都在管控民族情緒,而印度卻發生了。

這種民族主義情緒的提升,對於中印兩國領袖來說,和平管控危機的空間大大縮小,說白了就是,老百姓鬧起來,不打一仗不好交代。當然,印度是民主國家,民族主義情緒來自於民間自發,這跟中共的極權統治操控民意、利用民族主義有着本質區別。但是我們反觀這次中印邊境衝突,印度方面傷亡20人,中共到現在只承認有傷亡,不公布數字,新華社甚至都不報導,而是引用外國媒體報導,具體數字也故意向中國百姓隱瞞。一是怕報導43人傷亡被老百姓笑話:總貶低印度軍隊,怎麼一到衝突了,傷亡比別人還多;另一個是,的確中共在小心翼翼控制着民間情緒,怕給已經錯綜複雜的形勢添亂。

當前,莫迪面對的被疫情重擊的中國,跟當年被饑荒重擊的中國類似,今天的莫迪要搶奪中美貿易戰後衰退了的中國的位置,跟當年利用冷戰東西方矛盾搶奪亞洲先機非常相似;莫迪對爭議領土、對與巴基斯坦等爭端領土的強硬與尼赫魯一樣。看來中印衝突,印度方面是具備打的動機了。

而最新透露出來的消息:印度已經明確得到俄羅斯的支持,優先供應1000輛T14主戰坦克。而印度除了符合美國印太戰略封堵中共的布局之外,也因為國際反恐戰爭的需要會得到美國的支持,更何況印度死敵巴基斯坦因瓜達爾港等軍事港口與中共「一帶一路」合作,威脅美軍在印度洋的存在呢。因此印度將會兩頭得好處,比起1962年戰爭更加有利,而中共更加被動。

用戰爭轉移政治危機符合中共目前政治需要,也符合其慣常做法

江峰說,那麼中共這邊刻意地壓制輿論,不讓民間情緒鼓譟,是不是不想打呢?不是。當年中印戰爭是一場突襲,蘇聯和印度都沒有想到毛澤東當初考慮的主要緣由是黨內鬥爭需要。現在,中國的所謂民意和民族情緒這些年已經被中共完全操控,已經基本演化成沒脾氣了,所以中共並不在意。那麼最在意的黨內鬥爭,卻有了跟當年極大的相似之處:習近平在經歷了親自指揮、親自丟人的疫情之後,伴隨着一錯再錯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和中美貿易戰的判斷進退失據,黨內、體制內批判的聲音非常強,公開信和換人呼聲不低於當年毛澤東的境遇;今年「兩會」上李克強的不同聲音,不僅代表了總理個人,也象徵著黨內眾多利益集團對現狀的及其不滿。是不是跟當年7000人大會要毛澤東退休相似呀?那麼習近平手中,也只剩下軍權了,當然他沒法跟當年的毛相比,但畢竟目前黨內沒有比習近平更有能力靠近和掌握軍事權力的政治人物了。打一仗,穩固自己的黨大陸位,鍛煉提拔忠誠於自己的文官武將,擴大親信隊伍,習近平是有這個願望的。

當年的經濟崩盤大饑荒,那麼多索命的冤魂,跟當下的經濟崩潰,疫情頻發,遠比公布出的死亡數字多得多的災難,跟1962年的國情何其相似。眼下疫情已經突破京城,直接威脅中共首腦機關所在地;航班停飛,學校停課,北京封城已經成了現實。轉移國內巨大政治危機,提高國家安全力度,直接進入軍事危機,符合中共目前的政治需要,也符合中共用戰爭轉化內部危機的慣常做法。這就是目前中印邊境衝突,完全有可能轉化為戰爭的因素,與歷史驚人相似的一面。

國際局勢與美國印太戰略都利好印度而不是中共

江峰進一步指出,在國際形勢方面,現在和歷史相比卻有着重大不同。中美關係方面,蓬佩奧和楊潔篪在夏威夷的秘密會談結束,雖然沒有正式結果出來,但從雙方各自發表的聲明就說明,會談沒有達成共識。中美全面對抗已經是一個現實的存在。

相對於當年尼赫魯在蘇、美兩國之間尋求生存空間的局面來說,今天莫迪可以獲得美國的全面支持是肯定的。川普的印太戰略,從中共東北的日本、韓國,到東邊的台灣,到南面的菲律賓、越南,一路包圍過來,日本G7會議對中共香港問題表明了日本堅決站在美國一方的態度,韓國因為受中共支持的北朝鮮的威脅,態度也是明確的;台灣從今年一月份總統大選開始就已經確立了在未來堅決脫離對中國大陸的經濟依賴和政治綏靖,將成為未來民主世界與中共獨裁衝突當中最堅定的堡壘。美國國會共和黨人關於威脅與反制的報告當中明確指出,要全面鼓勵與越南和菲律賓的自由貿易,強化雙方的軍事往來,這是一個在南海周邊國家遭受中共霸凌的情況下,很能夠打動人心的計劃。現在印度如果把門一關,中共就只剩下北邊一個出氣口了。

中印進入戰爭的很多因素與歷史相似,但中共已失去把控戰爭的可能

江峰認為,習近平雖然握有相對有力的對軍隊的掌握權力,但並不能保證習近平對軍隊的絕對掌控,也就是說他即便有進行軍事挑釁的能力,卻未必有掌控戰爭如意進行的能力。當兵的拿到上了子彈的槍,槍口朝向誰就沒準了。

另外,當年中印戰爭草草收場的原因今天依然存在,那就是中印邊境地區靠印度一面,大量平原地區,戰爭輜重供應不成問題,而中共的物資供應就要翻山運過來,很困難。1962年戰爭迅速脫離戰鬥就是這個根本原因。所以即便中共有開打的願望,冒險失敗的可能性要大很多,一旦軍事冒險失敗,那麼習近平通過戰爭鞏固權力、轉化國內危機的目的不僅達不到,估計,中南海前面轉個圈,直接去秦城了。

江峰總結說:總而言之,中印戰爭升級,符合雙邊國家戰略、國際形勢的需求,也符合中共當下處理黨內矛盾、解決政治權力危機的要求,這些都跟歷史相似。但是能不能打,敢不敢打,這世道已經變了。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