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王維洛:真正破壞秦嶺龍脈的不是別墅而是引漢濟渭工程

作者:
在地理上,秦嶺與淮河組成了中國南北地區的分界線。從環境生態學上來評價,秦嶺地區是中國物種最豐富的地區,保護價值最高。從昆崙山到秦嶺,又被稱為是中國的龍脈。真正破壞秦嶺龍脈的不是那些別墅而是引漢濟渭工程。

一、秦嶺別墅案

圖1:墅案被拆除,圖片來源:網絡截屏

2020年4月20日下午習近平突然來到秦嶺考察調研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據說對自然生態保護這道紅線,習近平從來都是零容忍。

根據官方報道,習近平對秦嶺生態保護工作高度重視,曾就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六次做出重要批示指示:「要從政治紀律查起,徹底查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的問題。」秦嶺別墅案涉及1100多棟別墅建築,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別墅建築都是獲得了區、縣政府的建築許可,所以在城市規劃法範疇內都不算違建別墅。至於區、縣政府向這些別墅建築頒發建築許可,是否符合國土規劃、是否符合秦嶺生態環境保護規劃、是否符合西安市城市總體規劃,這是政府內部的執法問題。特別是某些政府部門利用藉著「旅遊休閑度假區」旗號,並不違法西安市城市總體規劃所規定的土地利用類型,這是土地利用審批中的灰色地帶。1100多棟別墅建築的主人,不管他是平民還是官員,在這個案子中都是別墅建築的產權所有者,他們遵守法律法規,獲得了建築許可,哪怕是在生態環境保護區內,他們的別墅建築是合法的。中央政府用黨紀高壓,迫使陝西省黨委和陝西省政府、西安市黨委和西安市政府強行拆除其中絕大部分的別墅建築,並不按照市場價格予以賠償,是違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按平均一棟別墅建築的價值為1000萬元,被拆除的別墅建築價格值在100億元人民幣以上。拆除1000多棟別墅建築所造成的綜合損失,大於保留這些建築的綜合損失。

因秦嶺別墅案被判刑、被行政處罰、被黨紀處罰的幹部之多,處罰之嚴厲(最高判無期徒刑)是中共歷史上罕見的,原因是習近平很生氣,陝西省、西安市的這些幹部就沒有把他的指示當回事,陽奉陰違。

但是,習近平嚴厲處置秦嶺別墅案的效果並不好。根據澎拜新聞社報道2019年4月18日報道:「就在秦嶺支脈驪山西部,位於驪山國家森林公園西側約2公里處,區域面積達20多平方公里的西安曲江臨潼國家旅遊休閑度假區正在開發建設中。中國房地產報記者注意到,度假區內村莊拆除遷移、耕地毀損、削山毀林,各個建築工地吊塔林立,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設中,諸多知名房企參與房地產開發中,多個別墅項目也在悄然興建中。整個度假區內,挖掘機斗劈山體,填埋溝壑或裝車運走;裝載機鏟高推低,一片片山林變成裸露的禿嶺。一邊是秦嶺的大力整治,一邊卻是度假區大肆削山造地,而「不在整治範圍」的驪山生態保護出路在哪裡?眼前的場景令人心酸和無奈。」正所謂「東方不亮西方亮」。

當然,等到秦嶺支脈驪山西部別墅建好了,習近平可以再生氣一回,再發六道金牌,再將別墅推到。忽見那別墅起,忽見那別墅拆,多麼拆哪(CHINA)!別墅起,GDP上去;別墅拆,照樣有GDP,拆了再建,這兒拆了那裡再建,CHINA!GDP飛躍!

二、秦嶺與淮河組成了中國南北地區的分界線

在地理上,秦嶺與淮河組成了中國南北地區的分界線。從環境生態學上來評價,秦嶺地區是中國物種最豐富的地區,保護價值最高。從昆崙山到秦嶺,又被稱為是中國的龍脈。有人認為,秦朝的滅亡與之前在秦嶺地區大建阿宮有關;唐朝開始走上衰落的道路,與唐玄宗楊貴妃在秦嶺地區建華清池有關。在龍脈上動土,對王朝命運大為不利。

圖2:秦嶺——中國的龍脈,圖片來源:網絡截屏

按理說,中共是徹底的唯物主義者,不應該相信龍脈這些說法。但是習近平在這方面是異類,也許和他當了七年知青有關,相信在龍脈上蓋別墅,會妨礙國運。在中共病毒防疫抗議過程中,把兩個臨時建設的醫院命名為火神山醫院和雷神山醫院,還說這個取名是來自中國道教等等,說明習近平非常相信這套說法。但是習近平身邊的那幾位方士水平太低,把水、火搞顛倒了。習近平經歷過的文化大革命,紅衛兵經常唱的一首歌「抬頭望見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澤東」。為什麼抬頭望北斗星?北斗星古稱玄武,玄武真帝是中國道教的創始人,玄武真帝的故鄉就離習近平這次去的商洛市不遠。玄武有兩個保護神,一個是龜,一個是蛇。武漢市的龜、蛇兩山就是取名於中國道教創始人的兩個保護神。習近平生於1953年,屬蛇,怕火怕雷。

三、真正破壞秦嶺龍脈的是引漢濟渭工程

其實,真正破壞秦嶺龍脈的不是那1100棟別墅而是引漢濟渭工程。

漢濟渭工程就是從秦嶺以南的漢江引水通過穿秦嶺隧道調水到秦嶺以北的渭河、到西安市。引漢濟渭工程又稱為陝西的南水北調工程,把陝南的水向北調,調到陝中。引漢濟渭工程的目的是滿足關中地區渭河沿線西安、寶雞、咸陽、渭南等城鎮的工業、生活與生態用水。所謂生態用水就是引水質比較好的漢江上游的水來沖洗嚴重污染的渭河水,改善渭河的水質。陝西省省委和省政府認為,引漢濟渭工程是破解陝西全局性水資源瓶頸制約、實現水資源配置空間均衡的重大水利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作為陝西省內南水北調的關鍵工程,引漢濟渭工程由漢江向渭河調水,設計年調水量15億立方米,將基本解決關中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用水問題,同時極大地改善區域生態環境。

圖3:引漢濟渭工程,圖片來源:網絡截屏

圖4:引漢濟渭的隧道工程從德國引進的隧道掘進機正在工作,圖片來源:網絡截屏

不知道大家是否知道這麼兩句老話:「善治秦者先治水」,「治秦先治水,興秦先興水」,說的是秦王在關中地區興修水利,把關中平原打造成天下糧倉,建成天府之國,為秦統一中國提供了堅實的經濟基礎。關中平原本是中國北方生態環境最好的地區,原本關中平原並不缺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建設的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嚴重地破壞了關中平原的生態環境。原來的天府之國成為了土地鹽鹼化、水土流失嚴重、洪旱災害頻繁發生、水資源短缺、生態環境系統十分脆弱的地區。造成這些問題的關鍵是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雖然陝西省政府幾次向中央政府提出建議,拆除三門峽大壩,但是都沒有得到正面回應。所以陝西省政府此次是太醫用虎狼葯,建設引漢濟渭工程來救關中地區,不惜犧牲秦嶺的生態環境。

圖5:秦始皇依靠關中平原所建立的經濟優勢統一中國,圖片來源:網絡截屏

圖6:秦始皇依靠如今的關中平原還能統一中國嗎?圖片來源:網絡截屏和筆者加工

四、引漢濟渭工程

引漢濟渭工程由三大部分組成,它們分別是:

——黃金峽水庫大壩工程包括泵站和輸水隧道;

——三河口水庫大壩工程;

——秦嶺輸水隧道工程。

黃金峽水庫大壩工程位於漢江幹流黃金峽鍋灘下游兩公里處,建大壩攔蓄漢江幹流水流,壅高水位,為引漢濟渭工程提供主要水源。黃金峽大壩最大壩高64.3米,水庫總庫容2.36億立方米,調節庫容0.92億立方米,死庫容1.44億立方米,相應的死水位海拔440米,正常蓄水位450米。由黃金峽水庫向北輸水量高達平均每年約10億立方米。對於一個調節庫容只有0.92億立方米的水庫來說,這是一個難以完成的任務。設計的黃金峽水庫如此之小,應該是陝西省與湖北省的一個妥協,就是不讓陝西省利用黃金峽水庫大壩工程控制漢江幹流上游的水量。

由於引漢濟渭工程是自南向北調水,而自然地形是北高南低,所以必須利用泵站把水揚高至少117米。黃金峽泵站工程安裝15台水泵電動機組來完成這個任務。泵站總裝機功率為16.5萬千瓦,預計每年耗電3.67億千瓦時。泵站電動機組的使用率只有25%。從黃金峽水庫取水口到秦嶺輸水隧道工程前的蓄水處距離約16公里,需要開鑿隧道。

三河口水庫大壩工程位於漢江支流子午河,目的是攔截子午河等幾條支流的水量並壅高水位。三河口水庫大壩最大壩高138.3米,水庫總庫容6.81億立方米,調節庫容5.5億立方米,死庫容1.31億立方米。由三河口水庫向北輸水量為平均每年約5億立方米。

三河口水庫大壩工程也建有泵站,把水揚高至少95米。三河口泵站工程總裝機功率為6.06萬千瓦,預計每年耗電0.3億千瓦時。

秦嶺輸水隧道工程是在秦嶺山脈中利用從德國引進的隧道挖掘機技術,開挖斷面直徑為7.16米至8.03米的隧道。秦嶺輸水隧道全長98.5公里,號稱是亞洲最長的輸水隧道。規劃每年通過秦嶺輸水隧道的漢江水是15.05億立方米。但是秦嶺輸水隧道工程的設計流量為每秒70立方米,可以達到的設計調水能力為每年22.08億立方米。因為山西省在提出引漢濟渭工程時,說西安及關中平原每年缺水20億立方米,不是缺水15億立方米。

引漢濟渭工程一期工程的最初投資數額僅為51億元人民幣,後來投資數一漲再漲。目前中共官方媒體報道的引漢濟渭工程一期工程的靜態投資數額為191億元人民幣,接近最初投資數額的四倍。

五、引漢濟渭工程對秦嶺生態環境的破壞

從環境生態學上來評價,秦嶺地區是中國物種最豐富的地區,保護價值最高。但是在秦嶺中開挖近100公里長的、斷面直徑為7.16米至8.03米的輸水隧道,對秦嶺的生態環境的負面影響、對這條龍脈的負面影響,遠遠超過那些在地表建造的別墅。

引漢濟渭工程涉及3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和1個省級自然保護區,它們分別是:

——陝西天華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秦嶺輸水隧道下穿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緩衝區與實驗區;

——陝西周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秦嶺隧洞同樣下穿保護區的核心區、緩衝區與實驗區;

——漢中朱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黃金峽水庫大壩工程及庫尾防護工程直接影響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陝西周至黑河省級自然保護區:秦嶺隧洞保護區的核心區、緩衝區與實驗區。

引漢濟渭工程直接威脅自然保護區的生物多樣性和水土條件。工程直接威脅國家級保護植物15種,省級保護植物26種,共計保護植物41種;工程直接威脅國家級保護動物45種,省級保護動物28種,共計73種。引漢濟渭工程威脅保護動植物物種總共114種。根據筆者在德國工作的經驗,如果一項工程將威脅到該地區的生物多樣性,具體到威脅到一種國家級保護植物或者國家級保護動物,那麼這項工程基本上是無法通過生態環境的評估。

2011年11月8日秦嶺輸水隧道工程正式開工,而引漢濟渭工程涉及四個保護區生物多樣性影響評價報告評審會直到2018年11月10日才召開。此時,秦嶺輸水隧道工程已經正式開工七年,距離完工的時間不到兩、三年。引漢濟渭工程,特別是秦嶺輸水隧道對秦嶺地區,對習近平關注的龍脈的負面影響,將是斷子絕孫的。

六、引漢濟渭工程加重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水源不足問題

南水北調工程,包括東線、中線和西線,總的調水量是每年448億立方米,其中中線工程130億立方米。修改過的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調水量,一期工程結束時為平均每年95億立方米;二期工程結束時為平均每年135億立方米,預計二期工程在2030年結束。

根據1930年到2010年的水文資料,丹江口水庫壩址處的漢江多年平均來水量為每年380億立方米。但這是一個平均數,自然河流並不以平均流量流淌。漢江最大的年來水量超過500億立方米,而最枯年來水量只有240億立方米(2013年)。而且1991年至2002年的這12年的平均年來水量為262億立方米,枯水年份持續的時間很長。

一期工程結束時的調水量為平均每年95億立方米,佔多年平均來水量的四分之一,占最枯年來水量的十分之四。二期工程結束時的調水量為平均每年135億立方米,佔多年平均來水量的36%,占最枯年來水量的56%。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一個最大問題就是漢江的水源不足。

現在,引漢濟渭工程又要每年從漢江15億立方米,後期20億立方米。漢江是否能夠承受如此的負擔?引漢濟渭工程是否是壓垮漢江河流生態系統的最後一根稻草?漢江發源於秦嶺地區,保護漢江就是保護秦嶺地區。漢江的河流生態被破壞,秦嶺這條龍脈還能保嗎?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