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新書揭中共重塑世界靠籠絡西方菁英 出版突然受阻

—專訪漢密爾頓:揭中共滲透新書 出版突然受阻

漢密爾頓:這本書最重要的主題是中國共產黨將精力集中在發展與西方國家菁英建立聯繫。鎖定各國政治、學術、媒體的菁英,贏得他們認可北京的世界觀。這個(籠絡)比我們理解的統戰工作還要廣泛,我們在書中詳細追蹤中共如何做到這一點,且在各國都是量身訂製他們的戰略。例如,在美國他們鎖定華爾街金融家、紐約的文化菁英,在澳大利亞則努力動員華人社區的成員,在英國他們與倫敦市建立聯繫,在德國則鎖定汽車工業產業。

新書《隱藏的操盤手:揭露中共如何重整世界》作者之一漢密爾頓(視頻截圖)

因為撰寫《無聲入侵》而名噪一時的澳大利亞學者漢密爾頓最近又有新書,揭露中國共產黨利用籠絡西方世界菁英及一帶一路條款重塑世界。這本書雖然已在澳洲與德國出版,但在英、美、加的出版計劃卻突然因法律威脅受阻。本台記者唐家婕專訪了本書的作者漢密爾頓。

澳大利亞學者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與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研究員馬曉月(Mareike Ohlberg)合著的新書《隱形的操盤手:揭露中共如何重塑世界》(Hidden hand: Exposing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reshaping the world),日前已分別在澳洲及德國出版。

不過,這本書原訂在英國、美國、及加拿大的出版計劃,卻因為6月18日一封來自英國的杜爾斯律所(Druces Law)信函而暫緩。

杜爾斯律所的客戶是英國的48家集團俱樂部(The48 Group Club),這個組織致力於建立中國及英國的貿易交流。俱樂部的主席斯蒂芬·佩里(Steven Perry)的家族與中共領導高層長期關係緊密,斯蒂芬·佩里還於2018年獲頒「中國改革友誼獎章」,並在人民大會堂獲得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接見。

漢密爾頓告訴本台,這本書中揭露中國共產黨如何通過籠絡各國菁英,控制國際話語權,進而顛覆全球民主政治。書中提到48家集團俱樂部的章節引起佩里不滿,指控作者"毀壞名譽",要求修改內容並提出法律威脅。

本台聯繫佩里及他的代表律所,至截稿沒有回應。

新書《隱藏的操盤手:揭露中共如何重整世界》封面截圖

 

再次出版中共滲透主題書籍受阻

唐家婕:教授您好,這不是您第一次碰到出書受阻的情況。2018年,你在出版《無聲入侵:中共在澳大利亞的影響力》(Silent Invasion),揭露中共在澳大利亞滲透一書,也遇到過阻擾,是嗎?

漢密爾頓:在我即將完成《無聲入侵》時,我的出版商突然決定取消出版計劃,因為擔心北京的報復。

這個決定令人深感不安,這意味着受尊敬的澳大利亞出版商不願出版一本批評獨裁擴張的書,這確實是史無前例,讓人擔憂。幸運的是,最後,我找到一個更有勇氣的出版商哈迪格蘭特(Hardie Grant),也是他們建議我出第二本書,更廣泛地研究中共在世界的影響力。

唐家婕:而這次出版你又再遇到壓力?

漢密爾頓:收到一封沉重的律師信,威脅要把你告上法庭總是不愉快的經歷。但我想一想也不太意外,很多人對於這本書揭露的內容不高興,但馬曉月和我堅持我們研究的質量。

中共重塑世界靠籠絡西方菁英

唐家婕:這本新書叫《隱形的操盤手》,研究中共如何重塑世界。你們的發現是什麼?

漢密爾頓:這本書最重要的主題是中國共產黨將精力集中在發展與西方國家菁英建立聯繫。這是一種很有策略性的手段,鎖定各國政治、學術、媒體的菁英,贏得他們認可北京的世界觀。

這個(籠絡)比我們理解的統戰工作還要廣泛,我們在書中詳細追蹤中共如何做到這一點,且在各國都是量身訂製他們的戰略。例如,在美國他們鎖定華爾街金融家、紐約的文化菁英,在澳大利亞則努力動員華人社區的成員,在英國他們與倫敦市建立聯繫,在德國則鎖定汽車工業產業。

揭露"一帶一路"的背後

唐家婕:除了在西方世界拉攏中共的代理人,你們還研究一帶一路協議是中共重塑世界的一個工具?

漢密爾頓:一帶一路倡議是共產黨計劃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霸主的核心部分。

我們在書中着重探討一帶一路有兩個部分,表面上談的是貿易、投資,但桌面下是中國共產黨稱為的話語控制權(discourse control)的計劃。

翻開協議內容,以意大利為例,表面講投資與貿易,但協議底下還有一系列包含文化交流、媒體合作、人員往來的項目。看上去是軟實力的施展,但實際上是北京控制話語權的方式,讓北京有機會去改變(其他國家的敘事)或引導世界發表對中共友好的言論。

我們發現,當這個國家一簽署協議,它的政治人物或高層,就開始附和共產黨的話語系統。換句話說,變成中共在世界各國的政治宣傳部門。

唐家婕:當有人反駁你說,我就是支持對北京的友好政策,這是我的自由。你會怎麼回應?

漢密爾頓:沒關係,在民主國家,這確實是表達自由。但前提是中共這些協議不該用秘密的、腐敗的、強制的方式來謀取利益。但是目前我們看到的幾個案例卻正是如此。中共在利用民主,破壞民主制度。

唐家婕:這些參與一帶一路的成員國,往往會提到他們確實需要來自中共的錢與資源進行開發建設,你的建議是什麼?

漢密爾頓:來自中共的資金跟資源往往被誇大,而且往往有附帶條件、保密條款,已經證明是難以讓人接受的,而且這個國家的公民不知道政府在做什麼。

來自中共的錢看起來很容易,但其他條件也必須考慮,比如對一個國家領土、安全的損害。我認為這些國家應該做的第一件事,是對一帶一路協議有透明完整的審核,你必須清楚你簽了什麼。

北京外交「更強硬」澳大利亞「不向霸凌者妥協」

唐家婕:把澳洲與中國目前的外交緊張關係,與2018年加拿大因華為孟晚舟事件與中國的緊張關係相比,澳大利亞政府似乎採取了更強硬的姿態,這是為什麼?

漢密爾頓:我們在校園裡學到的第一課,就是如果你對霸凌者讓步,他們就會繼續霸凌你。澳洲政府決定,儘管面對北京在經濟上的敲詐,有些基本價值是不能為貿易而屈從的。我認為澳大利亞政府的做法是正確的,他們採取冷靜但堅定的立場,對北京說,這是我們要捍衛的價值觀,不會因為被威脅而改變。這種反應對北京來說也是他們不習慣的。

唐家婕:你從2018年出版關於北京滲透澳洲的書到現在,觀察到北京與世界往來有什麼改變?

漢密爾頓:北京正在世界各地展開更強硬的外交策略。所謂戰狼外交、各種欺凌、經濟脅迫的手段,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更深入地展開。

與此同時,中共在掌控國際話語權、影響力的工作,持續在進行,即我們所點出的隱性影響力(covert influence)。

唐家婕:你在書摘中提到一句話,北京不僅僅在進行新冷戰,他們還在舊冷戰中。這是什麼意思?

漢密爾頓:舊冷戰是一場意識形態競賽。中國共產黨沒有放棄這一競賽。如今的北京仍對自由媒體、憲政民主等西方思想感到偏執、甚至恐懼。因此推動意識型態的滲透,並着力於向世界推動中共威權模式、信息控制及話語權,他們希望更多國家採取中共的模式。

唐家婕:謝謝你接受我們的訪問。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