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乾元:中共在中印衝突升級背後的戰略考量

作者:
針對中共的「戰略」,全世界的正義力量首先想到應該是想盡一切辦法儘快制止這場戰爭的發生,不給這個武裝到牙齒的惡魔以任何施展的機會,然後仍舊將注意力放在繼續在中國國內和世界範圍內解體中共——徹底清除其賴以執政的基礎!

中印邊界衝突升級   圖為資料圖。

近一個多月以來,中印在西段邊界的加勒萬河谷一帶衝突不斷,從拳腳對陣到石頭大戰再到棍棒械鬥,逐步升級,最近的一次衝突造成了雙方數十人死傷的嚴重後果。中共為什麼選擇在世界範圍內的嚴重疫情中,在「港版國安法」強制推行所造成的政治動蕩中,還要再加上一場與重要鄰國的戰爭嗎?其背後打着什麼算盤,我們不妨探討一下。

在探討中共的某些重要決策時,絕對不可忘記我們面對對象的非理性特點。中印邊界爭端,由來已久。1962年的中印戰爭表面上以中方的勝利而告終,但由於毛澤東的「個人喜好」及缺乏後勤補給等因素旋即撤出大部分爭議領土,導致了戰敗者得到了事實上的好處,而戰勝者幾乎一無所獲的奇異現象。正是由於當年中共的草率退出,把費力收回的國土又拱手讓出,才種下了今日長達3400公里的中印邊界矛盾重重,積重難返的現狀,甚至到了兩個核大國之間戰爭一觸即發,危及世界和平的狀況。

當前的中印邊界,已經遠非1962年的情況可言。經過數十年的經營,喜馬拉雅南麓的高山峽谷中市鎮連綿,人煙旺盛:印控克什米爾擁有超過1200萬人口,縱深向南的喜馬偕爾邦擁有600餘萬人口,印度稱阿魯納恰爾邦(中方稱藏南)擁有100多萬人口。在這種地勢險要加上人口眾多的地方開戰必將導致大量的平民人口傷亡和財產損失,中共不論打贏還是打輸,都必然背負巨大的道義責任,這也是為什麼前幾任中共政府不願再這一地區輕啟戰端的一個原因—與近幾十年來的中共政府「韜光養晦」的戰略不相容,損害中共希圖成為全球負責任大國的遠景。

然而時光推移,近來的國際國內形勢均發生了重大變化。中美脫鉤數年來一直在進行着,一場疫情,不僅加速了中共與世界的背離,也導致了國內的政治經濟動蕩,這也讓中共統治者深感不安,夜不能寐。毛時代用一場中印戰爭結束了人們對慘絕人寰的三年大饑荒的置疑;鄧時代用一場「對越自衛反擊戰」結束人們對荒唐文革十年的討論,那人們自然會聯想到,難道面對「中共病毒」給中國和世界帶來的巨大危害,中共上層希望再用一場中印戰爭對內施行極權,對外緩解國際壓力嗎?

中共政權的本質就是暴力和謊言,當謊言被識破,國際上「負責任大國」的形象被顛覆,對內也越來越失去凝聚力的時候,當然暴力就會大行其是,中共需要新鮮的血來祭旗!邊界問題幾十年了,毛時代如果真的把國土問題當回事,它就不會選擇輕易放棄將士生命換回的國土;鄧和江的時期也有的是時間和精力去處理這些問題,為什麼非要等到今天,印方已在爭議領土上經營了數十年,卻又來大動刀兵呢?古人云:「須知兵器為兇器,聖人不得已而用之」,而在中共眼中,兵器就是中共控制人民的終極法寶,毛的「槍杆子里出政權」被每一個繼任者奉為圭皋。

針對中共的「戰略」,全世界的正義力量首先想到應該是想盡一切辦法儘快制止這場戰爭的發生,不給這個武裝到牙齒的惡魔以任何施展的機會,然後仍舊將注意力放在繼續在中國國內和世界範圍內解體中共——徹底清除其賴以執政的基礎!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