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黑人弗洛伊德之死 美國因他引發了一場騷亂

作者:

黑人弗洛伊德被反綁着雙手,脖子上被一個白人警察的膝蓋壓着。他口中呢喃着,「求求你,我喘不上氣……」

過了7分鐘,當警察把膝蓋挪開的時候,弗洛伊德已經漸漸陷入昏迷狀態,一小時後,醫院宣佈了弗洛伊德的死亡。

弗洛伊德被警察用膝蓋踩在地上

這是5月25日,一起發生在美國明尼阿波利斯的普通逮捕案件,但弗洛伊德的死引起了軒然大波,一場抗議活動席捲了整個明尼蘇達州乃至整個美國。

死者是黑人,肇事者是白人,美國再度陷入了黑與白的衝突之中。

那麼弗洛伊德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他的死冤不冤?這場抗議活動的實質又是什麼?

上街遊行的白人也很多,美國種族問題再掀巨大波瀾

01弗洛伊德本來想當個好人

1974年10月14日,喬治·弗洛伊德出生在德州休斯頓第三區,這是一個黑人聚居區,在這裏他渡過了人生中大部分時間。

弗洛伊德家並不富裕,就是靠着打工生活的普通黑人家庭,和許許多多黑人一樣,弗洛伊德小時候也有夢想。

弗洛伊德從小就非常高大,體育運動是他渴望改變自己人生的途徑。

他的髮小喬納森·維爾說:「我12歲時認識了弗洛伊德,當時他有六英尺高(1米8)。我從未見過這麼高的人。」

弗洛伊德擁有不錯的運動天分,當他在耶茨高中讀書的時候,他是美式橄欖球和籃球的兩棲球員,還曾參加過地區的籃球決賽。

只是,職業運動員之路並不是誰都能走的,最終只長到1米9左右的他並沒有獲得向職業發展的機會。

大塊頭的弗洛伊德被稱為「溫柔的巨人」

高中畢業後,弗洛伊德上了德克薩斯州農工大學-金斯維爾分校,這是一所全美排名200名開外的普通大學,但他並沒有完成學業,只在裏面呆了兩年,1997年之後就再也沒有讀書。

小時候的弗洛伊德是個靦腆的人,周圍的人都很喜歡跟他交朋友,人們叫他「溫柔的巨人」。

耶茨中學的美式足球的教練希基說:「他在學校里沒有任何暴力傾向。」而且弗洛伊德因為球場上的「友好舉止」,教練還有點不滿意,體育運動需要一些「侵略性。」

弗洛伊德的弟弟也向媒體說:「他不會傷害任何人。」

在親人和朋友眼裏不會傷害任何人的弗洛伊德可能讓他們失望了。

1997年弗洛伊德第一次走上了法庭,23歲的他被控為他人運送管制物品,最終法官判罪名成立。

這次牢獄之災也讓他離開了學校,從此相當長的時間裏,他都在人生的歧途奔走着。

早年坐牢的弗洛伊德

一年之後,他又再度走上了法庭,這次是因為持槍盜竊被判服刑10個月。從此往後,弗洛伊德的人生便和犯罪交織在了一起。

在他的檔案里,總共有9次被控的經歷,其中6次罪名成立。

包括2002年非法擁有毒品入獄8個月。

2005年再次因為持有毒品被判入獄10個月。

最嚴重的一次來自2007年,他參加了一次入室持槍搶劫案。

弗洛伊德的上庭檔案

弗洛伊德和同夥強行進入了受害女士的家,他用槍指着女士的腹部,強迫女士進入起居室。

隨後,弗洛伊德在房子裏搜尋毒品和金錢,他的同夥用手槍打擊了女士的頭部,最終他們搶走了一些珠寶和女士的手機。

在他們逃走時,車牌號碼被鄰居記下來,警察通過這個線索抓住了弗洛伊德。

這是他最嚴重的一次犯罪,法官在2009年判處他入獄5年。

弗洛伊德的持槍搶劫案卷宗

2014年,弗洛伊德出獄了,此時的他已經40歲了,之前的人生有將近8年是在監獄裏度過的。

這一次,弗洛伊德想換個活法。

對於一個慣犯來說,身邊環境朋友是非常大的影響因素,所以為了擺脫那個讓他無法自拔的犯罪泥潭,弗洛伊德離開休斯頓來到明尼阿波利斯。

在這裏,弗洛伊德先是在幫助出獄人員的救世軍商店工作過,然後他在酒吧找到了保安的工作,同時他還是兼職的卡車司機。

弗洛伊德每天都非常忙碌,但能通過上班掙錢,他的人生變得很快樂,總是樂樂呵呵的。

弗洛伊德經常面帶微笑

他的酒館老闆約萬尼·滕斯特羅姆對他印象非常好,「他是個很有禮貌的人。」

弗洛伊德身上具有幽默細胞,他笨拙的舞姿會逗樂身邊的人。老闆說自己想教他跳舞,可是沒有成功,因為他太高了。

弗洛伊德總是稱滕斯特羅姆為老闆,但老闆說:「我不是你的老闆,是你的朋友。」

弗洛伊德也對新生活感到滿意,他在網上po過一條視頻,在視頻里他告誡年輕人,一定要制止槍支暴力。

弗洛伊德說:「顯然是我們後代迷失了,夥計。」視頻里是回頭的浪子對後浪的深刻懺悔和殷切告誡。

弗洛伊德在視頻上告誡後浪要走正路

弗洛伊德到底是怎樣的人,還可以通過其他一些細節來感受一下。

他因為自己在體育方面的興趣愛好,結交了NBA球員斯蒂芬·傑克遜,前勇士隊的小前鋒。

兩人非常有緣分,因為長得非常像,簡直就和孿生兄弟似的,傑克遜回憶兩人見面時的情形,「我們互相問的第一個問題是:『誰是你的爸爸,誰是你的爸爸?』我們的友誼是從那裏開始的。」

從此以後,每次傑克遜去休斯頓,都會找弗洛伊德玩。為什麼呢?

傑克遜說:「作為職業運動員,很多人濫用你的友誼和友善,沒有誰會毫無動機地真正支持你,而弗洛伊德就是那個人。」

傑克遜(右二)對弗洛伊德印象非常好

顯然,弗洛伊德並不像那些圍繞在明星身邊的酒肉朋友,蹭吃蹭喝蹭錢。這也說明本質上弗洛伊德是個厚道人,有着他的尊嚴和底線。

在明尼阿波利斯,弗洛伊德努力地工作,因為他還要養活6歲的女兒,他還是El Nuevo Rodeo俱樂部的保安。

這是一個當地很出名的live house,在音樂界頗有名氣。弗洛伊德經常在俱樂部組織的演唱會擔任保安。

在去年的流行樂之夜,弗洛伊德又來到現場工作,他可能沒有注意到另外一個保安,德里克·喬文(DerekChauvin)。

德里克是個白人警察,像許多人那樣,德里克利用業餘時間打打零工,掙點外快。

弗洛伊德(左)和警察德里克·喬文有可能認識

弗洛伊德和德里克曾是「同事」,他們在同一時間出現在音樂會現場,只是德里克負責外場,弗洛伊德在內場執勤,老闆聖瑪利亞不確定兩人是否認識。

但在2020年5月25日,弗洛伊德和德里克以一種激烈的方式相遇了,這次相遇以弗洛伊德身故為起點,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02弗洛伊德因為20元美元「偽鈔」而死

2020年的春天,一場席捲全球的新冠疫情打擊了弗洛伊德,酒館老闆滕斯特羅姆找到他談話,告訴他無法在繼續賓主關係了。

弗洛伊德加入了失業大軍,滕斯特羅姆說:「他每天都要為生計奮鬥。」並且給他介紹了一些職業訓練項目。

5月25日下午,弗洛伊德駕車來到芝加哥街的「Cup Foods」超市購物,他購買了一些商品,包括一些香煙。

但超市店員隨後撥打了911,在通話記錄里,店員說:「有人來我們商店使用假鈔,在他離開時我們發現了。我們追出去,他們坐在車裏,讓他們把東西還回來。」

店員說,發現弗洛伊德喝醉了,弗洛伊德歸還了買的東西,本來他可以走了,但似乎醉得太厲害,所以一直呆在車裏沒有離開。

警察接到報告後,派出了四人前往處理,他們是托馬斯·雷恩、透濤Tou Thao、亞歷山大·昆,還有一個是德里克·喬文。(從名字看至少有兩人是少數族群)

弗洛伊德逐漸失去了知覺

從旁邊的監視錄像中,我們可以看到兩位警察一前一後左右夾着車,左邊靠近駕駛室的警察對車內人進行詢問,過了一分多鐘,警察將弗洛伊德拽出了車,並且給他上了背銬。

弗洛伊德被帶到路邊,隨後一輛警車趕到了現場,弗洛伊德被帶走了,鏡頭中依稀看到弗洛伊德跌倒在地,他說自己有幽閉恐懼症拒絕上車,於是出現了文中開頭的一幕。

弗洛伊德被

責任編輯: 寧成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601/1458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