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香港還能做多久蝙蝠?

作者:
香港有沒有「一國兩制」,不只是中國是否在收緊的問題,最終是美國為首的國際與中國切割之後,還准不准你香港特區濫竽充數厚麵皮自稱「國際都市」的問題,也就是美國會不會將香港連同也一屁股踢出列車的問題

美國這次動了真火,決定將中國逐出全球化列車。是否成功,工程龐大,但因為天賜良機,病毒禍及意大利、德國和歐洲、英國和俄羅斯,不論平時貪婪金錢短利的歐盟,還是美國的敵人,全部領教了病毒,各有人口慘遭「達爾文」掉。美國領導抗黃禍,全球並無跟進與否的爭論,紛紛計算自己的籌碼,只有決定跟進多少的計算,以及可以掛單美國能索賠多少的考量。

其間東亞一大贏家是台灣;一大輸家,是左右不是人的特區香港

香港成為特區之初,董伯上台,喊出「香港好,中國好;中國好,香港也好」的口號,好像在推銷洗衣機一樣推銷中國。但他沒有提及:萬一中國「不好」,全挨身投倚的香港,雞蛋都放進同一隻籃子里,有如洗衣機買回來,總也有一個保養期;一旦中國出現了故障,香港去向如何?

但在同時興起的「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世紀」之民族主義亢奮之中,十四億人口加香港愛國同胞,開始一場長達二十年的集體跳神,其間燒香放鞭炮、鑼鼓喧天,若有人由理性思辯的角度,只問一句:「萬一中國不好,香港會如何?」即會被視為「唱衰」大局,於跳神遊戲的歡喧,有心敗興。

於是香港全背靠祖國,然後西方生產線也完全背靠此一世界工廠。其間香港也自稱「國際金融城市」,以港幣掛鈎美金,成為人民幣流出西方化為貪官資產的洗腎機。

本來此灰姑娘奇緣舞會,相安無事,午夜十二點還沒有敲鐘,沒料到舞會先爆了一枚超級臭彈,賓客掩鼻離場。

此時香港已經變成中國,而「國際」與中國鬧翻。

在香港,「國際」的定義,專指英美歐洲加拿大澳洲和日本,不包括非洲和孟加拉。在香港,小孩讀國際學校,指英國Island School、德瑞中學,香港沒有一家國際學校,指索馬里、蘇丹或譚德塞的埃塞俄比亞。

香港有沒有「一國兩制」,不只是中國是否在收緊的問題,最終是美國為首的國際與中國切割之後,還准不准你香港特區濫竽充數厚麵皮自稱「國際都市」的問題,也就是美國會不會將香港連同也一屁股踢出列車的問題。

香港的林鄭土著班子之智商與及「國際視野」,只限於子女由英國買了一個什麼西方手袋孝敬母親節,於其漸自絕於國際毫無感應。香港的投資者見董伯、梁振英、林鄭,這仨綁成號稱當家作主的一串,其實心中有數。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