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樓市鬆綁也遭遇了404了…

浙江嘉興的海寧市新出台了一項政策,政策的主要內容是:限時一個月,非海寧戶籍在海寧可以買多套房。 作為一個炒房團的資深觀察員,有那麼一剎那間,我有一種恍惚: 「一切都回來了。」

好像一個愚人節玩笑。

在疫情最嚴重的前些天,北京大學教授徐遠很擔心中國經濟,他向中央上書了一個長治久安的「良策」:

由政府每年直接投資10萬億,每年興建1000萬套安居房,每套平均投資100萬。

「這樣,未來10年的經濟增長都有了保障。」

他認為,扶持中小微企業、幫助抗疫企業,可以幫助緩解經濟病痛,但是談不上治療,更談不上培育長期經濟發展的潛力,是「亡羊補牢」型,但不是「增強動力」型。

徐教授一生短暫的學術生涯都貢獻給了中國房地產行業我努力地總結了他學術成果的精髓:

只有房地產才能救中國經濟。

是的,對於地方政府,土地財政是整個社會的一個局,你不入局,就會被社會拋棄。

3年前,中央政府終於厭倦了這樣的被動局面,提出了一攬子解決方案:建立房地產長效機制。

但是,這都第四個年頭了,我在每個季度的最後那幾天都去問一位為決策層提供諮詢的學者,他最近兩次給我的回復都只有四個字:

「快了快了。」

在最近的萬科2019年業績會上,主席郁亮抬高聲調喊了一句話:「非常期望房地產的長效機制儘快落地,更好解決老百姓的居住問題。」

一場疫情下來,經濟增長壓力陡增,在買房這件事情上,我不知道老百姓還着不着急,但地方政府的首腦們肯定着急了。

今天,浙江嘉興的海寧市新出台了一項政策,政策的主要內容是:限時一個月,非海寧戶籍在海寧可以買多套房。

作為一個炒房團的資深觀察員,有那麼一剎那間,我有一種恍惚:

「一切都回來了。

我翻了一下海寧財政局的月度報表,在最近的六個月(2019年9月至2020年2月),這裡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的變動是:下降12.6%、下降5.8%、下降11.0%、下降0.2%、下降78.6%、下降84.2%

這座城市直到2019年也只有87萬常住人口,但因為地理位置及層出不窮的政策概念,海寧樓市就像是一輛踩着油門加速的汽車,它曾是上海溫州房產投資客的天堂。一句口號是這樣說的:

「海寧不是海寧人的海寧,而是杭州的海寧,是世界的海寧。」

在宣布完全放開限購的十幾分鐘後,我給海寧的一處售樓處打去了電話,接線小姐姐們用動人的聲音告訴我:

「這裡就是杭州,是不限購的杭州。」

只是,在杭州擁有一套房的夢想很快就醒了,幾個小時後,這項新政發布的網頁鏈接已經被404。

好像一個愚人節玩笑。

這兩個月,這樣的玩笑已經騙了我很多次。

3月3日,廣州市政府出台48條舉措,放鬆公寓限購,但當晚就刪除了;

3月13日,陝西寶雞宣布降首付、上調公積金額度,但連夜被廢;

2月21日。河南駐馬店宣布首付比例由30%下調為20%,幾天後,文件刪除了。

還有幾家銀行出台了降首付的條款,也沒活過幾個小時。

我想,有時候,他們大概想開一扇窗,讓自己回憶那過去的榮光。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