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記者手記:台北隔離14天警察兩度找上門

作者:

德國之聲記者剛在台北完成14天居家檢疫,警察曾兩度登門調查。當局如何軟硬兼施監管檢疫者?

記者3月7日從香港出發抵台,在桃園國際機場通過檢疫關卡後(見上篇),在短租一個月的民宿開展為期14天的居家檢疫。台灣居家檢疫利用手機定位追蹤,德國之聲記者入境時沒有台灣號碼,當局如何跟進處理?

台灣居家檢疫規定嚴格,檢疫者不論是住公寓還是旅館,14天內一律不得踏出家門,換言之出門拿外送、取包裹、丟垃圾、晒衣服都屬違法,可罰款10萬到100萬元台幣。

台灣《傳染病防治法》賦予政府權力強制隔離民眾,而立法院2月25日通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簡稱《肺炎特別條例》),更賦予權力讓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實施必要防疫措施。當局不須徵求民眾授權或同意,就會把檢疫人士的手機號碼自動整合至‌‌「電子圍籬智慧監控系統‌‌」,如手機定位顯示檢疫者離開檢疫範圍,系統會發送‌‌「告警簡訊‌‌」給當事人、民政單位、衛政單位與轄區警察。民政單位的里長、里幹事也會每天致電問候健康狀況,如有癥狀會通報衛生部門。

兩天沒電話記者主動通報

記者沒有台灣號碼,入境時留下香港號碼及電郵,並註明會打開漫遊,但到3月8日第二天都沒接到任何電話或電郵通知,也沒有人上門聯繫。獨自居家檢疫之下不免更疑惑不安:第二天都沒接到電話正常嗎?境外手機如何監控?除了待在家還需要配合什麽?若沒接到電話,當局會否視為失聯個案?會否在檢疫者不知情下就開罰單?有沒有申訴渠道?

當晚等到近9點還是沒有動靜,記者遂致電防疫專線1922查詢,通報後被轉駁到台北市政府‌‌「陳情系統‌‌」,專員為記者立案促請所在區公所查察跟進,事後寄了立案紀錄到記者電郵。

警察登門問話

3月9日第三天早上有人敲門,記者以為是前一晚立案後區公所派員來跟進,沒料到打開門是兩名身穿全套防護裝備的警員,嚴肅查問身份和入境資料,又質疑記者提供的手機號碼不實,態度頗為強硬。估計是因境外號碼在‌‌「電子圍籬智慧監控系統‌‌」無法顯示,觸發了‌‌「告警簡訊‌‌」,懷疑記者是擅離檢疫處所個案,驚動警察上門來查。

為減低接觸,近15分鐘的問話過程都在家門外走道進行,記者向警員交代狀況,並展示前一晚立案紀錄電郵,對方稱會記錄在案,並多次警告違規者要罰款,奉勸繼續乖乖待在家。

里幹事送手機

同一天中午,隸屬民政部門的區公所里幹事登門造訪,首先就早上警察查訪安撫記者,又解釋說手機號碼打不通、申報地址不夠細緻,故前兩天一直聯絡不上,而記者沒有本地居民證件又增添在系統追查的難度,接到陳情通報後已馬上跟進。記者當場獲發一台‌‌「防疫專用手機‌‌」,內有台灣電話卡供當局實時定位監察,檢疫14天期間里幹事會用該號碼打電話問候。

《傳染病防治法》第11條規定,對居家檢疫者的合法權益應予尊重及保障,不得予以歧視。相比警方的‌‌「強硬‌‌」,里幹事顯得更為‌‌「體貼‌‌」,親切關懷記者的情緒和生活需求,譬如吃飯有否遇到困難、生活用品是否足夠、屋內是否有網絡和洗衣機,甚至關心記者被關14天生計會否大受影響。得悉記者因無體溫計而難以填妥病徵表,以及因門禁而無法處理垃圾等問題後,里幹事承諾會儘力解決,惟坦言體溫計‌‌「有錢也買不到‌‌」,不保證能安排到。

約20分鐘的訪視在屋內玄關進行,里幹事表示‌‌「站在門外怕影響到鄰居‌‌」。他言談間不忘‌‌「軟中帶硬‌‌」,透露所負責的20多名居家檢疫者中,有三四人涉違規受查,‌‌「我剛剛才去了派出所處理,有一個可能要罰幾十萬‌‌」,暗示記者要安份守己。他離開前詢問記者的作息時間,預告會在不打擾休息的時段內(早10晚10)致電。隨後數天,里幹事每日不定時來電兩次噓寒問暖,並了解記者有否出現肺炎病徵。

台式體貼:政府轉贈‌‌「祝福包‌‌」

到了3月12日居家檢疫第六天,里幹事再次登門造訪,這次帶同體溫計及十片口罩,另派發一袋‌‌「安心祝福包‌‌」,內有五穀粉、香積飯、保健品、《靜思語》書籍、祝福卡和平安吊飾等。里幹事當場沒有多作解釋,只說是‌‌「政府送的‌‌」,但據了解是由慈濟基金會致贈。東西是否合用見仁見智,但送禮的姿態讓居家檢疫者‌‌「被關‌‌」期間也能感受‌‌「被關懷‌‌」,做法人性化,防疫也不忘展現‌‌「台式體貼‌‌」。

台灣不同縣市各出奇謀推出各款防疫包,如桃園市‌‌「全民健康關懷包‌‌」有口罩、氯錠、中藥材、零食、泡麵、燕麥片;高雄市‌‌「防疫關懷包‌‌」有口罩、漂白水、肥皂、沖調食品包等;新北市的‌‌「安心宅關懷包‌‌」更分為實體版和數位版,前者有口罩、乾糧和市長問候信,後者有三大OTT影音平台提供的14天免費觀賞序號,讓檢疫者在家追劇解悶。

手機沒電警察拍門

踏入3月中,歐美疫情大爆發,台灣將全球各地的旅遊疫情警示一律提升至第三級警告,需要居家檢疫的人數一下子飆升,里幹事工作量也相應大增。他在電話中向記者透露自己照顧的人數從20人升至高峰期的60多人,連日來東奔西走,已個多禮拜沒放假。經過第一個禮拜的交流,記者和里幹事漸有互信,例行問安電話也變得簡短而形式化,來電次數漸從兩次減至一次,彷彿形成互不打擾的默契。

記者按檢疫規定每天量體溫,一日三餐訂外送,垃圾由政府安排的清潔人員來收,全程足不出戶,盡量不麻煩到公務人員。直至3月19日第13天早上8時,有人持續用力拍門,記者從睡夢中驚醒,迷糊之間開門發現警察又來了。兩名警員語氣頗為急促嚴厲,在門外盤問手機在何處,記者睡眼惺忪從屋裡拿出防疫手機,才注意到電話沒電關機了,估計讓‌‌「電子圍籬智慧監控系統‌‌」以為是失聯個案而響警報。

警員查明後要求記者即場插上充電器,兩人親眼見證手機‌‌「復活‌‌」才離開。數小時后里幹事來電問候,再三提醒記者睡前務必充電、手機常開,‌‌「要不然警察又跑過來了‌‌」。

檢疫14天變15天?

居家檢疫有驚無險到了尾聲,以為終點在望,卻在3月18日第12天出現了一段小插曲:記者3月7日入境,里幹事告知系統標示3月22日才解除檢疫,但記者比對機場檢疫關卡職員填寫的結束日期為3月21日,即第15天解禁。一輪溝通後釐清,居家檢疫是從入境後第二天起計,第16天午夜才解除,經記者查詢1922防疫專線後證實說法。

早前有新聞報導指,有直播主居家檢疫14天,因算錯日期提早一天自行解禁,被警察上門調查。若非事前溝通確認,記者恐怕也會犯同樣的錯,第三次驚動警方。里幹事在3月22日第15天最後一次來電,確認當天是居家檢疫最後一天,沒有任何手續,當晚零時零分系統上會自動解除,過兩天再約記者收回防疫手機及體溫計。

從3月7日至21日,記者實際上在家隔離了15天,除了頭兩天因沒有台灣號碼而遇到不少困難,後續都順利進行,無論是警察執法、里幹事關懷還是1922防疫專線,政府個部門都互相協調、反應迅速。

趴趴走要受‌‌「道德公審‌‌」

居家檢疫者突然喪失人身自由,連到梯間丟垃圾也不被允許,相信對很多人來說都很大挑戰,期間或出現恐懼、憂鬱、憤怒、委屈等各種情緒,如有反抗心理也是人之常情。針對‌‌「人性的弱點‌‌」,台灣的對策是制定具阻嚇力的罰款金額並提高執法效率,警察多次找上門就是具體的‌‌「有形壓力‌‌」。截至3月25日,台灣居家檢疫人數累計達8萬逾人,有229人違反規定,合計共開罰1866萬元。

然而不管居家檢疫措施如何全面,始終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很大程度還是要靠民眾自律,處處考驗公民質素。比如若有心人士把防疫手機放在家中,趁里幹事不會來電的時段外出,料當局很晚才會發現。因此除了金錢懲處之外,當局也試圖利用輿論的‌‌「無形壓力‌‌」加強嚇阻性,地方政府公布違規‌‌「趴趴走‌‌」檢疫者的姓名及個人資料,經媒體大幅報道,一方面讓民眾協尋,另一方面形成某種‌‌「道德公審‌‌」,收殺一儆百之效。

截至3月27日,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過53萬宗,死亡病例達2.4萬人;而有2300萬人口的台灣,確診病例僅267宗,死亡個案2宗,抗疫成績讓世界觸目。各地紛紛借鏡台灣防疫措施,但其他國家是否學得來、民眾會否接受則言人人殊。比如台灣利用手機定位監控檢疫人士、公開違規者姓名等,如何平衡公權力與私隱權、公共衛生與個人權利,都值得社會深思。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