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封國、停航、隔離、封倉疫情把這一行逼向停擺

近期,關於代購的熱點新聞頻出。海外疫情集中暴發,隨之而來的封國、停航、封倉、暫停銷售等一系列舉措讓代購事業瞬間陷入絕境。

根據艾媒諮詢數據,2018年中國跨境電商交易規模已達到9.1萬億元,用戶規模超1億。在特殊時期,不少代購均表示無法出門掃貨,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將會面臨「失業」的境遇。

同時,疫情之下亂象頻出,近日,北京市昌平區居民徐女士舉報鄰居代購回國後未隔離引發熱議。而讓人意外的是,經警方調查,被舉報者並無出入境記錄,隨後其愛人證實其並未出國。

也有鋌而走險者,日前,北京市公安局前期曾將36名頻繁前往韓國從事代購的人員查獲並轉送至指定地點集中隔離觀察。

此外,《中國經營報》記者調查發現,代購領域假冒偽劣產品層出不窮,掩人耳目的手段也越發高明。同時,隨着海外品牌在國內市場紛紛開設網店,進行營銷活動,代購原本賴以生存的「價格優勢」也已不復存在。

海外疫情暴發代購何去何從

受疫情持續影響,目前全球至少有30個國家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隨之而來的封國、停航、封倉、暫停銷售等一系列舉措讓代購事業瞬間陷入絕境。

天津從事日韓產品代購工作的李麗(化名)表示,目前都不敢鋌而走險出國進貨,但之前囤的貨已經快要售罄,也想過通過郵寄的方式再囤一批貨,但高昂的運費以及漫長的物流讓其打消了這個念頭。她表示自己是專職代購,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自己將面臨「失業」的困境。

「海外疫情暴發,已經不能飛往各國掃貨了。」姜女士告訴記者,這對其業務開展造成了很大影響,因此她決定轉型銷售國產品牌的護膚品。

對此,北京京商流通戰略研究院院長賴陽表示,如今疫情蔓延,代購行業以及跨境貿易開始陷入困境。目前代購基本不能夠出國採購貨物,如果冒險出國掃貨,一旦隔離就需要付出更高的成本。另外,目前疫情加重,國外很多工廠開始停工,生產規模縮小,導致產品斷貨,價格就會上漲,代購的利潤空間就會被大大削弱。

「但目前最難的是物流,重要的醫療物資運輸佔據主要物流渠道,代購將貨物運回國的運輸成本和運輸周期相應增加。總的來說,商品短缺、價格上漲、物流成本增加等都是壓在代購身上的難題,代購行業勢必會經歷一場巨大的衝擊。」賴陽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

實際上,海外疫情只是導火索,不少代購人早已意識到了自身已沒有了價格優勢。「現在做代購的人很多,競爭也比較大。而且專櫃的雖然價格高,但是有很多贈品。代購在免稅店買的產品幾乎是沒有贈品的,就算某些品牌有贈品,也必須要買夠一定金額才能獲得。這樣折算下來,代購的價格並沒有優勢,因此沒有辦法打價格戰了。」姜女士告訴記者,代購這一行已經很難做了。

同時,目前越來越多的海外品牌開始在國內市場探索更多的渠道模式。據《中國經營報》此前報道,高絲集團是日本第三大化妝品集團,目前該集團旗下品牌包括高絲、ALBION、雪肌精、Jill Stuart、Addiction、黛珂,已經在天貓或天貓國際開出旗艦店,這6家旗艦店累計粉絲數量現已超過400萬。

有代購告訴記者,現在越來越多的海外品牌在國內開設天貓旗艦店、京東旗艦店等,線上模式沒有了房屋租金,產品的價格也較以前有所降低。海外品牌也在不斷探索中國消費者的喜好,推出各類營銷活動,留給代購的空間已經越來越小了。

「我們個體的力量是沒辦法跟品牌方競爭的,因此現在只能開發一些新產品,尋找一些沒有在國內開設專櫃或者網店的海外品牌。」李麗告訴記者,現在也有一些代購平台或者公司向她拋出橄欖枝,她尚在考慮之中。但如果後續代購做起來更難的話,抱團取暖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

李鬼橫行真假難辨

疫情之下,不出國門卻售賣海外產品,暴露出了海外代購的亂象,但這僅僅是冰山一角。

「隨着《電商法》出台,對代購的管控再次收緊,提高了代購們的經營成本,同時也擠壓了小微代購的生存空間,很多人就以代購之名,實則銷售高仿、假貨以及殘次品等。」從事多年代購工作的張先生說。

事實上,海外代購假貨案件頻發。日前,重慶市警方根據舉報,一舉查獲了一個「海外代購」的電商平台。在渝北區的倉庫,現場查獲假冒品牌箱包有2000多個,總涉案金額達5400萬餘元。廣州天河警方也曾在廣州白雲區的某工業區內查獲一個生產假冒日本品牌防晒霜的團伙。據調查,這些假冒的防晒霜一瓶大約218元左右,而作案團隊製作一瓶假冒防晒霜的成本最多也就十幾元。

如此暴利,讓不少代購趨之若鶩。一位從事精仿海外大牌彩妝的人士透露,部分大牌精仿品會有防偽碼,有部分代購會鋌而走險,以仿品冒充正品進行銷售,但這種行為風險很大,供應商不會承擔任何責任。

同時記者發現,與上述徐女士的鄰居一樣,沒有出國購買產品,卻有出國視頻、機票甚至購買產品視頻的現象時有發生。

對此,從事海外產品批發的李某告訴記者,這種圖是可以轉發的,很多代購都是這樣操作。而且現在什麼圖都可以做出來,還有人職業給代購提供買貨小視頻,像在韓國新世界樂天門口,有很多韓國本地人做這行賺錢

根據該人士透露,有些代購不敢賣國內工廠的假貨,就會專門去賣國外的「假貨」。而這並不是真正的假貨,產品也是由正規廠家生產,但由於質量參差不齊,供貨對象也會有所差別。比如最高質量的就會拿去專柜上銷售,而其他質量相對次一些的就可能賣給代購,也算正品,但是價格會優惠很多。而代購拿這種產品回國賣,自然就會賺取更高的利潤,又不用擔心查出假貨。

此外,記者還注意到,無論是代購,還是一些海外批發商,其發貨地址大多是深圳上海等港口城市。對此,李某表示,這是為了節約成本,因為在港口城市設立倉庫,可以將國外的產品統一發貨,方便接收。

但有代購告訴記者,這種倉庫還有另一種「功能」。很多買家關注海外代購的物流單號,「異地上線」就能解決快遞行程問題。所謂異地上線,就是指賣家將貨物先從原地址寄到異地,再從這些地方寄到買家手中。

而不少所謂的「海外爆品」實為國內生產後「留洋回國」的假貨。有媒體曾報道,大連海關在一出境至日本的旅客行李中查獲一批涉嫌侵權化妝品。經過鑒定,已證實為侵權品。該批化妝品仿真程度高,僅從外觀難以辨識。據推測,是準備帶出境再以代購直郵方式流回國內。

營銷專家楊青山表示,目前代購行業市場龐大,但是整體較為混亂,許多代購併無經營許可證,所以即使消費者買到假貨,後續的維權也比較艱難。因此,目前主要還是靠消費者自身提高辨別真假的能力。

起底代購事業

對於代購行業來說,受海外疫情衝擊最明星的就是人肉代購。但目前代購方式,並不止人肉代購一種,而是更加多元化的存在。

隨着市場需求的增加,代購也逐漸有了種類之分。從事海外代購的李銘(化名)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目前的代購分為3種,最普通的就是人肉代購。所謂的人肉代購就是指代購者自己預約特價機票飛往國外,一般去免稅店購買產品,然後帶回國內進行銷售,主要銷售渠道就是網店以及朋友圈等社交平台

這種代購方式比較靈活,在購買過程中,消費者可以隨時下單訂貨,當然提前幾天甚至幾個月預訂都是可以的。此外,所代購的產品除了保真,一般還包郵,而且價格比專櫃稍微便宜一些,所以很多消費者都比較信任這樣的代購。

但李銘表示,由於海關管控比較嚴格,限制個人攜帶量,代購每次帶回來的產品量比較小,這樣一來,代購成本就會增高,利潤自然就會下降。

記者了解到,除了做常見的人肉代購,另外一種則是郵寄代購,就是海外產品直接郵寄回國,但因為這種代購需要的成本很高,並且一般只有本土產品可以郵寄,免稅店裡的奢侈品等產品是不可以郵寄的,所以目前做的人不是很多。

相比人肉代購和郵寄代購,為節約成本,很多代購都開始選擇第三種代購方式,即在國內拿貨。

上述姜女士告訴記者:「代購成本很高,除了出國的費用、需要花很久的時間之外,代購去正品店裡購買產品,囤貨就需要很大一筆資金。在這個層面上就限制了一部分人做代購。但現在的代購為何還能隨處可見,就是因為很多人的貨並不是專門去國外購買回來的。」

記者以代購身份從一家跨境貿易公司相關負責人處了解到,目前很多代購都會找他們批發海外產品。除此之外,公司還可以提供代發服務,為讓顧客信服,該公司表示可以告知顧客產品是在海外專櫃購買。

另一位做日本產品批發的李某表示,代購們已經成為自己的主流客戶。因為現在代購跑去國外拿的都是零售價,而自己的產品是國外批發價,所以在價格方面,比代購自己去國外進貨要便宜很多。他還透露,一批貨幾天基本就會售罄。一般產品都是從深圳發貨,但公司只出貨,不提供任何票據。

而對於貨源,上述李某表示,公司有團隊在國外刷貨,但大多是和國外的貿易公司合作,這樣相對來說價格會有優勢。但至於具體的貨源信息,並未過多透露。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國經營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