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伊朗不敵大國滅疫 中共滅殺瘟疫國策最噁心

—習近平的「大國戰疫」

作者:
中宣部的問題是馬屁拍太快,因為,這本書只是國內感謝狀,更重要的大外宣主題,是外國感謝狀,中共趁着全球被瘟疫攻擊的時候,希望全世界要感謝中國的犧牲,尤其是武漢人的犧牲,這種行徑就如同惡意放火的小孩,打電話報警,要求警察獎勵一樣。

最近很多人探索,伊朗在「武漢瘟疫」侵襲之下,為何確診率迅速攀高?死亡率居高不下?從統計上來看,2月12日,伊朗庫姆聖城出現第一例確診,2周之後,伊朗境內確診人數沖高到3000個,死亡人數來到92人,死亡比率是世界第一,僅次於中國,有人把伊朗的感染速度太快,歸因於穆斯林什葉派信徒,有親吻穆斯林教堂內聖碑的習俗,透過唾液的傳染,使確診病人增加,同樣是穆斯林信仰的遜尼派,就沒有這種習慣,這只是其中之一,其次,穆斯林信仰者不分男女,皆有親臉頰的習慣,這也導致接觸感染,但是,真正的原因仍然在於醫療資源的缺乏。

世衛組織」每一年公布的全球國家「世界衛生報告」書中就可以看出,2018年醫療公衛支出項目,192個國家中,排名第一的是法國,接下來是西歐國家,美國排名37,中國排名144,比海地更不如,伊朗排名156,伊朗不只醫護人員訓練缺乏,一般公立醫院,連呼吸器設備也沒有,老百姓也不習慣戴口罩,戴面罩的女性除外,在這種客觀情況下,感染「武漢瘟疫」加速度,是可以理解的,從中國旅客進入伊朗人數來看,去年,伊朗取消中國旅行簽證後,2019年,到訪伊朗的中國客來到5萬多人,多數旅客集中在德黑蘭,但是,伊朗受到美國經濟制裁後,急需和中國經貿往來,所以商務來訪伊朗,以及跟隨「一帶一路」計劃,中國入境的中國工程工人,去年也增加到一萬多人,中國旅客增加,加速和中國連結,以及醫療資源缺乏,成為武漢瘟疫的致命傷,即便穆斯林一向勤於洗手,也不敵瘟疫的肆虐。

伊朗確診人數增加了,中國這個病毒輸出國,卻反過來降低了,武漢以外居然沒有病人了,這一點也啟人疑竇,很多專家質疑中國向北韓偷學,在「世衛組織」的報告中,北韓被諷刺「沒有疾病的國家」,這個國家人民的生與死,全部被列入高度機密,所以,人口統計也不一定正確(詳見傑瑞米史密斯所寫,全球生死大數據)。中國為了挽救經濟衰敗,強行復工,因此也學北韓,開始出現蓋牌手法了。

踩着人民的屍體復工

面對「武漢瘟疫」,中共擔心紅色政權因為瘟疫襲來而崩潰,過去歷史教訓,帝國崩潰通常如此,所以,中共的策略有三招,第一,甩鍋,要求「世衛組織」把中國武漢名稱去掉,把病毒陰謀丟給美國,第二,封網,強行對人民實施最嚴厲的網路言論管制,抓捕透露真相的公民知青,第三,歌頌共產黨,這也是中共最擅長的把「喪事扮成喜事」,頭痛醫嘴,「一切都聽黨,勇敢走進焚化場」,於是,當武漢還在封城之際,人民還在水火深處,夜間吶喊,白天和飢餓戰鬥,習近平就下達企業復工命令,中共當然清楚,現在復工的話,就是在人民的屍體上作業,感染擴大是必然結局,但是,死掉一批工人,還可以換另一批工人上前線,就好像戰爭,只准前進,不可以後退,習近平很清楚,導致中共政權崩潰,不在於瘟疫,而在於沒工作沒飯吃,結果引發群眾暴動,所以,必須蓋掉確診者死亡數字,粉飾太平,告訴人民,「一切都聽黨的好消息」,如同「人民日報」的社論,「我們的日子比蜜還要甜」。

或許甜過頭了,一本歌頌習大王戰疫成功的百萬字大書,「2020大國戰疫」已經盛大推出,還有各種翻譯本,沒料到網路一片罵聲,反面聲浪襲來說,「武漢人屍骨未寒,共產黨就在大吃人血饅頭」,「網信辦」連刪文還來不及,這本大書巨著,一看風向不對,只好悄悄下架,創下中共中宣部最短宣傳時間,於是,有人認為,主其事的王滬寧,根本就是低級紅,高級黑,用這種方法噁心習大王,替黨中央添亂。

其實,中宣部的問題是馬屁拍太快,因為,這本書只是國內感謝狀,更重要的大外宣主題,是外國感謝狀,中共趁着全球被瘟疫攻擊的時候,希望全世界要感謝中國的犧牲,尤其是武漢人的犧牲,這種行徑就如同惡意放火的小孩,打電話報警,要求警察獎勵一樣。

在中共治理下,人命不值錢,習近平思想和毛澤東如出一轍,所謂「大國戰疫」,不在於宣揚生命在中國特色共產主義下的價值,卻在告訴世人,中國人多,不怕死,就算被瘟疫攻擊死掉六億人,中國還是強國,這樣的瘟疫強國?還需要世人感謝嗎?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