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不為人知的石牌血戰

國民黨將軍中能打仗的不少。胡璉就是其中一位,而且以善打惡仗出名的國民黨將軍。

胡璉塌眉毛,嘴角耷拉,下巴尖挑,面若野狐。在戰場上,胡璉多疑善變,打仗小心翼翼,攻戰必先求穩,戰場嗅覺異常靈敏,一有風吹草動就能馬上察覺,然後迅速脫身,人稱「狐狸」。

投考黃埔初露鋒芒

胡璉字伯玉,幼名從祿。出生於1907年的胡璉,資質聰慧,勤奮好學,成績優異,同學們給他取外號「鬍子奇」。小學畢業後,由於家貧胡璉無法繼續求學。當時他一個在廣州行醫的親戚給胡家寫信,說黃埔軍校招生,希望胡家小兒子前來投考。其時由父母包辦,胡璉已娶鄰村的一個姑娘為妻。為了解決南下的旅途費用,他的結髮妻子賣掉新婚的首飾和娘家即將成熟的青苗,才湊足盤纏,讓其上路。

1925年中秋節前後,來自陝西華縣鄉下貧寒農家的18歲青年胡璉,終於到達當時中國革命的中心廣州。在黃埔軍校第四期開學典禮上,胡璉與張靈甫等日後在中國大地上叱咤風雲的人物們站在一起,聆聽校長蔣介石的訓話。

1926年以黃埔軍校為主力的北伐軍勢如破竹,直搗兩湖。因戰鬥頻繁,北伐軍急需補充一大批中下級軍官。又因胡璉作戰勇敢,戰功卓著,頗受賞識,擢任排長。但是北伐之後,胡璉所在部隊被遣散,胡璉也因此失業。在窮困潦倒中,胡璉得知他的同鄉、黃埔一期的關麟征時任南京警備司令部警衛第二團團長,於是遠赴蚌埠投奔。關麟征親自對這位小老鄉進行了口試和實兵指揮測試,並認可了胡璉的才幹,任命胡璉為第一連連長。

在中原大戰中,胡璉所在的第十一師奉命向歸德進攻。馮玉祥部用密集的炮火反擊,並以敢死隊抵命死搏。胡璉的連隊因而守住了陣地。是役胡璉的指揮能力和膽量給陳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決定重用胡璉,於是胡璉被提拔為營長。1931年至1934年,胡璉跟隨陳誠參加對中央蘇區的第三、四、五次「圍剿」,又因功於1933年8月升任第十一師第六十六團團長。1942年調任第十一師師長。1943年石牌保衛戰一戰成名,翌年任十八軍軍長。

石牌一役青史留名

古鎮石牌是長江南岸宜昌境內的一個小村莊,位於長江三峽西陵峽右岸,依山傍水。石牌方圓70里,上有三斗坪,是當時的軍事重鎮,六戰區前進指揮部、江防軍總部等均設於此。下有平善壩,與之相距僅咫尺之遙,是石牌的前哨,亦為我軍河西的補給樞紐。它下距宜昌城僅30餘里,自日軍侵佔宜昌後,石牌便成為拱衛陪都重慶的第一道門戶,戰略地位極為重要。1943年,日軍從西邊截斷中國補給線的企圖被駝峰航線打破了。此前,從緬甸快速東進的日軍也被怒江天險阻擋在了滇西狹長的地域內,無法對中國的戰略縱深造成進一步威脅。迫於在太平洋戰場上日益惡化的局勢,日軍孤注一擲,集結了約十萬的地面部隊,試圖打開石牌天險。那時,川鄂之間依然不通公路,日軍只有奪取石牌,才能沿長江三峽,進逼重慶,儘早結束在中國久拖不決的戰局。在這種大背景下,本來名不見經傳的石牌頓時成了兵家必爭之地。而石牌一役關係著整個戰局的發展和演變,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決定着中國與日本的命運。

1943年5月25日,在湘鄂邊境的日寇佔領要隘漁陽關後,渡過清河逼近石牌要塞。日寇第三十九師團主力,在敵酋高木義人率領下,從南面沿長江進犯石牌要塞。石牌這個不足百戶人家的小村,是長江湖北西部的重要江防要塞,若石牌丟失,則日寇可直接窺伺四川,威撼西南。日軍集中數萬兵力向石牌要塞陣地發動進攻,第十八軍陣地被日軍突破,而第六戰區派來支援的部隊,又被日軍阻擊,這樣石牌要塞陣地就陷於孤立境地。且日軍有向縱深迂迴直趨四川腹地之勢,民國政府軍事當局嚴令部隊不惜一切代價守衛石牌要塞。

決戰前夕,胡璉帶領十一師全體官兵,對天宣誓:

「陸軍第十一師師長鬍璉,謹以至誠昭告山川神靈。我今率堂堂之師。保衛我祖宗艱苦經營遺留吾人之土地,名正言順。鬼伏神飲,決心至堅,誓死不渝,漢賊不兩立,古有明訓華夷須嚴辨,春秋存義。生為軍人,死為軍魂。後人視今,亦尤今人之視昔,吾何惴焉!今賊來犯,決予痛殲力盡,以身殉之。然吾堅信蒼蒼者天必佑忠誠,吾人於血戰之際勝利即在握。此誓!」

胡璉任師長的第十一師奉命阻擊日寇。胡璉曾經填詞記錄當年的石牌要塞保衛戰的情景和他當時的心境。詞日:

「風蕭蕭,夜沉沉,龍鳳山頂一徵人。為報黨國恩,堅定不逡巡;壯志凌霄漢,正氣耀古今。蜉游寄生能幾時,奈何珍重臭皮身?吁嗟乎,男兒不將俄頃趁風雲!山斧斧,陣森森,西陵峽頭一徵人。雙肩關興廢,舉國目所巡。賢哲代代有,得道鼎古今。戰場功業垂勛久,不負堂堂七尺身。吁嗟乎,丈夫豈不立志上青雲。」

石牌的戰略地位,註定中日雙方必將有一場你死我活的血戰。大戰在即,寢食難安,夜不能寐,胡璉連夜修書五封。在給其父的家書中,胡璉動情地寫道:「父親大人:兒今奉令擔任石牌要塞防守,孤軍奮鬥,前途莫測,然成功成仁之外,並無他途……有子能死國,大人情也足慰……懇大人依時加衣強飯,即所以超拔頑兒靈魂也……」

在寫給妻兒的信中,胡璉寫道:「我今奉命擔任石牌要塞守備,原屬本分,故我毫無牽掛……諸子長大成人,仍以當軍人為父報仇,為國盡忠為宜……十餘年戎馬生涯,負你之處良多,今當訣別,感念至深……」胡璉在絕命家書中行孝託孤,從容交待後事。真可謂生為軍人,死為軍魂。

胡璉是一位善於山地作戰的將軍,他非常重視利用地形構築防線。石牌周圍崇山峻岭、壁立千仞、千溝萬壑、古木參天,這樣的地形對構築堅固工事非常有利。大戰前,胡璉在山隘要道層層設置鹿砦,憑險據守。在日軍強大的火力攻擊下,胡部巋然不動。當戰鬥最激烈時,陳誠打電話問胡璉:「守住要塞有無把握?」胡璉斬釘截鐵地回答:「成功雖無把握,成仁確有決心!」其英雄氣概可見一斑。這次戰鬥的慘烈程度至今令人唏噓。在曹家畈附近的大小高家嶺戰場上,曾有3個小時聽不到槍聲。這不是雙方在停戰,而是敵我兩軍扭作一團展開白刃戰、肉搏戰。第十一師浴血奮戰,拚死守土。這場戰鬥被後人稱為二戰中最血腥的刺刀戰。

石牌戰鬥之激烈,日軍幾乎動用所有的攻擊武器和攻擊手段,炮擊、空襲、突襲、強攻、施放毒氣……還是久攻不克。5月31日夜晚,戰場上的槍炮聲突然沉寂下來,第十一師的官兵發現進犯石牌之敵已紛紛掉頭。此次石牌大戰,我軍打死打傷日軍達7000人,繳獲器械無數。石牌要塞保衛戰不僅僅是挫敗了日軍的進攻企圖,更極大地振奮了國人的禦侮勇氣和抗日精神。

在這場石牌保衛戰中國軍隊在數量超出自己的日本王牌陸軍面前,像釘死在大地上一樣,一步也沒有後退。石牌要塞雖歷經烽火,但仍屹立在西陵峽之濱,固若金湯,如同一座銅牆鐵壁。石牌一役,胡璉收穫無數讚譽,其指揮能力和戰鬥決心再次讓陳誠和蔣介石刮目相看。

(本文略有刪節)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豆丁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