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止暴制亂」不見了?

作者:

中國更換香港中聯辦主任,派出新官一名。新官第一天見記者發表講話,忽少了「止暴制亂」四字,香港輿論大嘩,覺得好像太陽這天早晨沒有升起來。

唬得新來這位主人,再露面講話,速將「止暴制亂」四字加回。香港輿論之種種性幻想,得以煙消。

然後林鄭月娥那張困惑的臉孔,在「止暴制亂」四字一度消失之後再次加持,即回復短暫失落的殺氣。

畢竟好像一個老太太,一天起床發現夜夜晾在床邊的假牙不見了,十分鐘在地上拾回,重新戴上。那一度消失的自信,又回來了,頗令人欣喜。

其後,習老大說要保證基本法不走樣、不變形,要「行穩致遠」。於是此四字也即刻台詞化,林鄭在下面向年輕人訓話,也跟着說:你們若不鬧事,了解基本法,那麼二〇四七年之後,香港一國兩制,一定可「行穩致遠」。

中國人是要管的,由思想行為到語言詞彙都由「中央」一錘定音,全面規範。

一九八六年,中國文聯主席夏衍說:「現在的報道,套話太多。談話一定要『促膝談心』,宴會一定是『頻頻舉杯』;講草木茂盛,一定是『鬱鬱蔥蔥』;領導人講話,一定是『重要講話』,這些東西不採訪也可以隨便寫。」

一九九〇年中國新華社社長穆青又指出:「在新聞語言方面,有些陳詞濫調,實在不能容忍,套話術語太多。」

但是,中國人的語言,須先統一規範,思想行動,方可與核心保持一致。

這是一個擅長陽奉陰違的民族,領導人講話,叫黨員「落實」,要加上「真正落實」;漸見不夠,還要「真正落實到點子上」。指示救災,「一定要將救災工作切實做好」,處理危機,一定要「嚴肅處理」。

這些「真正」、「切實」、「把什麼什麼嚴肅追查到底」之類堆迭僭建不斷加強語氣的助語詞,就是奴隸主揮鞭向一群散漫的奴隸背上,不停抽打的一響響的聲音。

「止暴制亂」一詞,短暫消失長達九十六小時,親中建制派大為恐慌。真的,一度仰頭如見天狗食日,太陽忽然不見了,成千上萬地上種田的農民,先大驚而竊竊私語,繼則各自回家取來面盆,向天空一陣敲打。

終於,太陽又重新吐出來了。我高興地拍着我的小手:天狗沒敢把太陽吃進肚子里,太陽又出來了。香港的警察,都勿偷懶,繼續幹活吧。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