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胡平章立凡:2020年中國將面臨的「灰犀牛」與「黑天鵝」

中共官方的說法,2020年是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完成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之年」。這對實現中共制定的所謂「兩個一百年」的第一個一百年目標意義重大,也意味着抓經濟將是2020年中國各級官員的首要任務。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2020年新年賀詞中說「衝鋒號已經吹響」,號召民眾「萬眾一心加油干」。

中國經濟的加速放緩、美中關係的惡化、香港危機的持續以及多變的國際局勢都給實現這一目標帶來了了變數。展望2020年,中國將面臨哪些「灰犀牛」與「黑天鵝」?

嘉賓:《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新年賀詞是政治含量最低的。他認為在習近平新年講話中有三個方面值得注意。

第一個,習近平講話中談到2020年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行第一個百年奮鬥的目標。

另外2020年也是脫貧攻堅的決戰決勝之年。實際上過去這一年2019年,是中國經濟下行增速降低的一年。同時,習近平講話也談到國際形勢,要繼續張開雙臂擁抱世界,向世界展示了一個文明、開放、包容的中國。那麼這種說法顯然放在去年這個背景之下,就讓人感覺到有點打腫臉充胖子。因為事實上是過去這一年恰恰是中國在國際上陷入孤立的一年。還有一個值得注意之處,就是他破例的提到了一國兩制,專門談到了澳門談到了香港,唯獨隻字未提台灣,在這一點上,他認為習近平說了什麼並不重要,沒說什麼倒顯得更重要。

胡平還認為現在開始大講要保護民營企業,要發展民營經濟,於是國進民退的勢頭有所遏制,但又出現了國退民進的趨勢。從去年的情況來看,中國的經濟形勢顯然是發展得很不妙,這對於要達到兩個100百年的目標就有相當的困難。

造成這個中國經濟形勢不好的原因很多,一是有經濟周期本身的作用,第二也有過去多年積累的一些弊端浮出水面。第三是習近平本人上台以來在經濟方面執行的一些偏左的政策造成了一些後果。第四是貿易戰對中國經濟帶來的影響。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中國多少也意識到其中的一些問題。因此開始大講要保護民營企業,要發展民營經濟。

章立凡說過年了,報喜不報憂是中共的慣例。對於遇到的困難習先生都沒有提,談到的都是一年來的政績。這也和此前剛剛結束的中央政治局的生活會有關,習近平被授予人民領袖的頭銜,會議也談到習總書記高瞻遠矚、統攬全局、運籌帷幄、指揮若定。

最近出來的信息也比較多,昨天播出新年賀詞的同時,我們也看到習近平在全國政協團拜上的講話和新年賀詞有所不同。我們把政協看作體制內人士,習近平在團拜會上說到勇於鬥爭、善於鬥爭,他重提鬥爭。現在面處困難局面,他必須要表現出指揮若定、人民領袖的姿態,才能繼續帶領大家往前走。

他描繪美好前景,既有風平浪靜,也有波濤洶湧,是什麼樣的波濤洶湧?很可能是中共面臨的執政危機抵達一個節點。外有中美貿易戰和國際孤立,香港問題導致一國兩制嚴重受挫,目前嚴重影響到台灣大選選情。

這就是為什麼這次新年賀詞單提香港而不提台灣。如果這是個裏程碑也是個下坡路的里程碑。這一點也可能是習近平不願意明說的。

現在所說的就是讓大家對領導人有信心,明年這一年如果所謂全面小康社會等指標拿不下來的話,一個領導人的任期即將屆滿,他是否還能當船長,對他來說也是生死存亡的問題。

章立凡又說,今年一月一日《求是》雜誌也發表了一篇總書記先生的重要文章,《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這篇文章和新年賀詞配合可以看到他還是要強調四個自信和中共的制度優勢。雖然也講到去年一年搞的幾百個改革和改革方案,但都不是根本的改革,都是體制內的修補。他們應該改的就是他們認為不能改的,就是政治體制改革。

他把政治體製作為中共執政和國家長治久安的根本,是不會改的。就此來看,如果中共體制不改的話,中共可能在數字上做點文章,這些指標是能夠實現的,數字誰不會做?經濟形勢長遠來看是悲觀的,但是就像毛澤東大躍進一樣,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一旦失敗,災禍就蔓延全國。

同時在中美貿易第一階段談判結束、第二階段談判還沒開始的時候,想儘可能達到一些指標,給大家信心。他有目標、設定了很多目標,但是在這個體制內,上下不同心,他也沒可能完成建黨一百年的目標。

上下普遍質疑領導人的領導能力,還有他連任的問題,他只有2020這一年的時間可以騰挪。小康社會的標準有十條,第一條講的是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超過3000美元,其他還有恩格爾係數、城鎮化、住房面積等等,這些在這一年裏如果靠統計局去搞數字是可以得到的,但是真正實打實地實現,目前的政治體制下是沒辦法完成的。

2019年中美關係持續惡化,貿易戰一直持續到年末才達成一個小規模的第一階段協議。美中兩國現在在一系列問題上都有對抗的趨勢。美中關係在2020年繼續惡化成為灰犀牛的可能性多大?

章立凡說這個灰犀牛會繼續存在的,很可能到美國下一屆大選之前都未必能有結果。現在本來是一攬子計劃,結果中共變卦了,推倒重來,把一攬子計劃拆分成兩個階段來談,其中最麻煩的是對於產業補貼的部分,這是中共非常堅持的,拒絕結構改革。

在這次雙方的談判中,《華盛頓郵報》提出協議中的一個漏洞,就是現階段協議沒有觸及中共政府對產業的補貼,可這是貿易戰的原因啊。這個目標在這次談判中沒有提及,就成了下一輪談判的主話題,中共並沒有任何放棄中國製造2025的意圖,媒體不再提了,但是中共並不想放棄。也就是說中美的對抗和長期競爭還會繼續。

從這一點上來說,即便1月21日簽訂協議,也只是給了中共一個喘息時間,中共利用這個時間來騰挪和調整,來達到和實現一些產業目標。這個協議即便是簽了,中共能不能遵守,從歷史記錄來看,中共也是沒有信用可言的。

特朗普總統可能有些眼前好處,比如中共購買美國農產品,解決特朗普總統的票倉問題,但是雙方爭執的焦點還是沒有解決。這就成為下一輪貿易戰重啟的原因。有可能由於第二階段的談判破裂,導致不能達成新的協議,前面的協議的懲罰措施又會重來一遍,就拖到美國大選了。

這對美中雙方都有可能成為灰犀牛。這中間還摻雜台灣和香港的形勢,都會影響美中關係。各自有各自的盤算,誰能贏得博弈,目前很難說。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102/1390782.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