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杭城18歲小伙:我真想活下去

:

錢江晚報

睜眼,是白色的天花板和白熾燈;閉眼,是那場熊熊烈火。

被白紗布層層包裹的時林,躺在浙醫二院燒傷科重症病房的病床上,度過了生命中難熬的45天。

他最初的夢想是當一名跑步運動員,後來的夢想是開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店。而眼下,18歲的他最大的夢想是活下去然後好起來。

11月10日凌晨,杭州天虹廣場附近的一個燒烤店,因為在使用醇劑燃料過程中發生火情,導致廚師和跑菜小哥被燒傷。跑菜小哥全身燒傷創面達到了90%,屬於特重度燒傷,危及生命。(之前報道→杭州天虹廣場邊一燒烤店凌晨起火!)

那個小哥就是才18歲的時林。

12月23日,副主任醫師邵華偉給小時新聞記者發了一條微信:經過近6周的搶救,時林終於看到希望了,各個臟器功能基本恢復,氣切管已拔除,可自主吞咽,說話,每次換藥的時候都要拉着我聊天。所有醫護人員都在感嘆,大概是上天的眷顧吧,畢竟他還這麼年輕。

12月24日,小時新聞記者去見了時林。

1

時林回復挺好,嘴巴很甜

‌‌「姐姐,你是吃了泡泡糖嗎?‌‌」這是時林見到記者說的第一句話。

18歲的時林躺在床上,1.8米的個頭,全身被紗布包裹着,看得出他很瘦。腦袋還不能隨意動,但他的眼珠子轉悠得特別靈活。他雙手臂舉到半空中,一動不動,‌‌「醫生讓我自己活動活動,對康復有幫助。‌‌」

重症病房裡住着三名患者,時林最年輕,也最討人喜歡。‌‌「剛來的時候他很難受,不能說話,脾氣不太好。氣切管拔掉後,乖了好多。嘴巴很甜,總是姐姐姐姐地叫。‌‌」年輕的護士笑着說,‌‌「好笑的是,他叫叫也就算了,其他兩個病人也跟着他叫我們姐姐,都是三四十歲的人呀。‌‌」

護士們比較欣慰的是,時林恢復得挺好。

2

事發那天的回憶只剩兩個詞‌‌「救命‌‌」‌‌「要水‌‌」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這裡躺了多久,不知道時間,也不知道白天和黑夜。感覺過的始終是一天。‌‌」時林說。

事發那天的很多事,時林都不記得了。他只記得那天夜裡還差一道菜沒有上,作為跑菜小哥的他就在邊上等着,不知道怎麼就着火了。‌‌「救命‌‌」、‌‌「要水‌‌」是他不停喊的兩個詞。在他的記憶里,從起火的廚房往外跑的途中,他見過一盆水,他想過滅火,但‌‌「那盆水是洗酒杯的,不能滅火,我擔心裏面有酒精。‌‌」

很快,他就失去了意識。

怎麼熬過這麼多天,時林就說了一個詞‌‌「難受‌‌」。身體經常很癢,也很疼。心裏更是莫名地難受。他這樣說著,眼眶跟着紅了,‌‌「我想回家,我想回去。‌‌」

他口中的家,是他和相依為命的爺爺在河南的老家。

老房子已經拆除,家裡蓋上了新房,是借錢蓋的。爺爺70多歲,靠種田為生。父母早在2017年離婚,各自再婚,自此他就跟着爺爺。

3

曾經想當過跑步運動員還想過開店

時林小時候的夢想是想當跑步運動員,因為‌‌「800米比賽我拿過全校第一。‌‌」

後來讀不進書這個夢想就破滅了,今年過完年,時林出來打工。

他去過廣東,受過工傷,又來到杭州,在海底撈做過,最後跟着姑父來到出事的燒烤店做跑菜小哥。跑菜小哥的工作時間是每天下午4點到清晨4點,一個月4000多元。

‌‌「我每個月留500塊,其他都存着,準備到過年一起帶回去給爺爺。‌‌」出來工作後的時林有了自己的第二個夢想,攢錢,開一家屬於自己的小店。‌‌「開個炸雞漢堡店。小店可以變成一個大飯店,開在老家,這樣我就可以天天看到爺爺了。‌‌」

來杭州的這幾個月,他白天睡覺晚上上班,不忙的時候打打《王者榮耀》,西湖邊還沒來得及去逛就出事了。

有時候,時林也會羨慕能在學校里讀書的人。不過他會很快安慰自己,開店也一樣的,也是可以實現夢想的。

只是沒想到,他在杭州這幾個月攢下的8000元錢,全都花在了自己的醫藥費上。

4

父母說他是個孝順孩子,他真的很想快快好起來

時林出事後,好久沒聯繫的父母重新在醫院碰上了。

醫院每天探視的時間是下午2點半,只有半小時,每次只能進來一個人。時林說,媽媽常常進來,喂他一點水果,結果水果還沒吃完,時間就到了。他說,這次住院,和父母說的話,可能比前面好幾年加起來的還多。

時林的母親陳青一直在廣東,今年9月才到諸暨,在服裝廠里打工。聽到兒子的消息,工錢也沒結,立刻趕來杭州。看到兒子的第一眼,她哭倒在了地上。

每天,她都不敢離開醫院,晚上就在附近小旅館裏將就,128元一晚的住宿費,她花得很心疼。‌‌「寧願這些錢給兒子治病。‌‌」12月24日,她把行李帶到了醫院,準備在走廊應付一晚。

時林的爸爸時剛從廣東趕來的杭州,同樣寸步不離守著兒子:‌‌「他是個好孩子,孝順。事發前幾天還在微信上給我轉了300塊錢,說給爺爺買件衣服。‌‌」

醫藥費成了一道坎。‌‌「目前已經花了70多萬了,燒烤店老闆出了錢,我們自己付了10來萬,還有湊來的錢,已經花光了,後面還需要錢……‌‌」時剛說。

小時新聞記者也聯繫上了時林的老闆。他現在人在雲南老家。‌‌「店現在不可能繼續開了,只能先放着。‌‌」他說,給時林掏的醫藥費七七八八加起來有六十多萬了,‌‌「這都是我前幾年的積蓄。我也是打工出身,慢慢攢了錢才開了店,現在欠了外債。‌‌」老闆說能承擔的盡量承擔,但是目前確實沒有經濟能力了。

11月16日,是時林的生日。那天,他哭了。

‌‌「姑姑之前說過,今年給我過生日的。‌‌」在記憶里,時林只過過兩次生日,一次請同學來了家裡,還有一次是奶奶給他過的。奶奶過世之後,他和家人的交流就很少了。

時林突然說特別想吃即食麵。‌‌「爺爺種地忙的時候,沒時間給我做飯,我們就一起吃即食麵。‌‌」

他其實是想爺爺了。

他說很想自己能快快好起來,醫生也總是這樣鼓勵他。但他也知道,要康復出院並不容易:‌‌「要花很多錢,醫生說一百多萬,這是多少呀,得多少厚呀。‌‌」

医院裏的燒傷基金也批下來了,錢不多,也是救命錢。邵華偉說,時林的恢復很好,接下來還有殘餘創面的處理,最後還要補一次皮,情況比較樂觀,時林以後生活能夠自理,自力更生完全不成問題。

距離過年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他會鼓勵時林站起來,情況好的話,就能如願地回家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