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不舍10萬手術費 河南48歲男子自殺

近日,河南焦作48歲的韋某某輕生離世,據家人推測,他之所以走上不歸路與他患病導致的絕望有關。在自行出走前,韋某某被診斷出冠心病,醫生告訴他手術費用要10萬元,他可能因此被壓垮。支開妻子離開醫院時,韋某某還帶着輸液留置針。家人報警四處找人,最後發現人已經自殺身亡。

據媒體目前披露的信息看,事情還有一些不清楚的地方,比如韋某某所承受的壓力,是不是全部由十萬元醫療費造成的?隨着他的離世,這變成永遠的謎。然而,全部故事被濃縮為‌‌「付不起十萬元醫療費選擇輕生‌‌」,足夠讓人唏噓感嘆。看似多也不多、少也不少的十萬塊成了不能承受之重,輕易碾壓這位本命年的中年男人。

旁觀者的感慨中其實包含着某種‌‌「不相信‌‌」,不相信在10萬元與一條生命之間,韋某某輕率地選擇了後者;也不相信一家人何以湊不起10萬元,以至於讓他走上不歸路。但這就是現實,不要說10萬元,只怕5萬元也有許多人掏不起。現實屢屢告訴我們,有時人命並不關天,只與錢有關。

韋某某被醫生告知的病情與手術費用,有據可查。按照醫生的說法,韋某某的冠心病應該屬於嚴重等級,需要施行介入手術。若實施支架手術,支架費用佔據手術費的大頭,按照十萬元的手術費估算,韋某某需要4-5個支架。介入療法並不意味着冠心病治癒,後期仍需服藥,這是一個需要付出金錢與精力的漫長過程。

一般來說,冠心病手術都納入城鎮或城鄉大病醫保的範圍,可以報銷六成左右。可以查到的數據是,若個人負擔的醫療費符合政策的報銷比例,10萬元醫療費是報60%。但是不是所有的支架費用都報銷,各地規定不一樣,有的地方只給報銷兩個,餘下的要自己承擔。大病醫保的兜底並非無條件的全面兜底。

猜想也許是韋某某沒有參加城鎮或城鄉居民醫療保險,從而被排除在大病報銷的政策之外,這樣的話,十萬元對他來說,應該就是很大的負擔。當然也不排除,韋某某參加了醫保統籌,但對於冠心病手術的效果、對自身病情的前景喪失把握,又不想拖累家人,於是在疾病折磨與自行了斷之間,選擇了自主結束生命。

而網友們對韋某某離世一事的同情乃至於不忿,也建立在許多假設的基礎上。比如,如果韋某某是公務員,享有體制內的更好的醫保待遇,可能10萬元就不構成障礙;基於身份的城鄉差異、體制內外的不同,作這樣的推測不一定是杠精。也有同情者提到了社會貧富的巨大差別,都是為韋某某鞠一把淚。

一個總體的印象是,在‌‌「10萬元醫療費逼死一個中年人‌‌」的背後,是韋某某這樣的基層民眾缺乏各方面的必要支持,一旦重病纏身,立即變成‌‌「一個前景黯淡的人‌‌」。正如美國作家蘇珊·桑塔格說的,疾病是一種隱喻。韋某某之所以選擇不治,走向自盡,是因為他被某種現實處境拋棄了。

拋棄韋某某的,可能是覆蓋不夠到位的醫保政策,從宣傳看,焦作市2020年的城鄉醫保統籌尚在動員中,不是自上而下的全面覆蓋。讓韋某某沮喪的,也有可能是在醫院的遭遇,被醫生宣判灰暗且費錢的生命前景,醫院沒有錢便不會主動展開手術。甚至於,就連商業化的治病眾籌機制,最後可能都遺忘了韋某某這個人。

在我們熟知的環境中,一個人像韋某某這樣被大病‌‌「臨頭‌‌」,等於從成千上萬弱者中不幸被挑中。而被揀選的後果,不是他這樣的人受到格外照顧,而是被定點拋入孤苦、隔絕與自生自滅的境地。阻卻韋某某生存慾望的,不只是冠心病,還可能是整個社會、行政政策在民眾大病上左右為難、左支右絀的實情。

而對韋某某的同情,不只是對不相干的人寄予最後的人性之光,更多是從韋某某的遭遇上回看自身,激起一種類似的不安全感和焦慮心態。所以,對逝者的同情之理解,包含着生者對自己的觀照,以及向政府、政策求解的期待。‌‌「我能不能不要像這樣自絕於人間‌‌」,在沉重的疑惑中盼望溫情,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弧度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