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古德明:中共為什麼富甲天下?

作者:

月初,貴州銅仁市傳出大學生吳花燕的故事:她幼年喪母,父親五年前也棄世,姊弟兩人獲當局每月三百元救濟,除卻衣食,還要醫治弟弟的精神病。她於是每日只吃兩餐,以饅頭或辣椒醬和白飯充饑,二十四歲身高不過四英尺五英寸,體重不過四十七磅,更因營養不良,頭髮、眉毛脫落,心臟、腎臟嚴重損壞。

去年初,雲南魯甸縣也傳出八歲小學生王福滿的故事:他母親棄家而去,父親則遠赴他方覓食,由祖母照顧,滿手凍瘡還要幫祖母種田。他每天上學,須走個多小時,有一次冒着零下九度嚴寒回到學校,老師見他頭髮上冰花點點,拍照公於互聯網上,見者鼻酸。

又中共宣傳雜誌《今日中國》九月刊登了一篇《海外華僑助力脫貧攻堅》報道,記載了美國川渝同鄉會總商會會長陳春訪四川涼山之後的感言:「學生多營養不良,生活十分貧困。我們每月出幾百塊錢,這些孩子就有肉吃了。」報道的着眼點當然是「海外華僑的桑梓情懷」,還有他們腰包的鈔票,那些食無肉孩子無非配角。中共說治下人民二零二零年將全部脫貧,看來只要把貧窮線再降低一點就可以了。

元朝中葉,濟寧路大飢,濟寧路單州判官蓋苗赴中書省請戶部發賑,戶部以為不便,蓋苗跪在中書堂下,拿出一塊糠餅,哭道:「濟寧民率食此,況不得此食者尤多,豈可坐視不救乎!」宰臣大受感動,饑民全獲賑濟(《元史》卷一八五)。新中國地方官不會有蓋苗,習近平更不會見辣椒醬和白飯而動心。十一月五日,他在上海國際進口博覽會上說:「我們要共建開放合作的世界經濟。」

這開放合作的世界經濟,見於習近平十月中旬之訪尼泊爾,答應為尼泊爾建築鐵路、工商業區、大學等,專家估計至少要幾百億元人民幣;也見於中共八、九月之取代台灣,而與薩爾瓦多、所羅門、基里巴斯三國建交,送薩國社會計劃金一億五千萬元及稻米三千噸,送所國援助金五億美元,還有送基國波音七三七客機一架,價值七千多萬美元。這都不過是最近三個月已知的事。中共有的是錢。

中共的錢從哪裡來,冰花男孩王福滿的家鄉或可給世人一點啟示。去年一月,雲南魯甸縣共干強取村民田地,一位七十九歲婆婆不堪刺激,倒地身亡。一月二十四日,村民挾忿襲黑警,毀警車;大批「防暴」黑警頭戴鋼盔,手持盾牌,趕來鎮壓,村民擲石頑抗,但強弱懸殊,十七人被捕。所以中共富甲天下,而中華賤民則不妨吃糠餅。

魯甸縣民變遭鎮壓之後,互聯網上有留言說:「每一位受傷的村民,加油!路在前方,盜國集團一定被打倒!」今日,「香港人,加油」的呼聲,也響徹香港。一切都是那麼相似。習近平的中國夢和他的世界經濟觀一樣偉大。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