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悲哀凸顯:冷漠看殺與無奈待宰的心態已經遍及中國大陸

—強拆橫行無忌凸顯的大陸悲哀

作者:

網絡上一則面臨強拆的信息,其面臨強拆者的激憤和拚死抗爭的表示,相對大陸社會波瀾不起的冷漠,令久居海外的人也不免寒意襲體心生悲哀。北京昌平區崔村鎮香堂村的上千居戶,上月收到一紙鎮政府的公文,聲稱他們的房屋屬於違章建築,限三日內自行拆遷。而業主們卻有二十年前購房時,村鄉區三級政權及國土局蓋章的購房協議,而這次鎮政府命令他們拆遷列舉的依據,儘是業主們購房後陸續出台的法規。群情激奮的業主們包圍了鎮政府,不斷陳述有白紙黑字購房協議,不能由鄉一級政府說推翻就推翻,拒絕相應賠償任由他們露宿街頭。

業主們表示,如當局不顧輿情就此強拆,每戶的平均損失將達五百萬元以上。由於大陸一般民眾的家庭財富,就是所居或所有房屋眼下的市值,強拆就是讓這上千家庭家財歸零。所以業主們喊出「跟他們拼了,保衛香堂,抗議強拆」,甚至寫下遺囑,立了生死書。但是據業主委員會披露所了解內情,此次強拆是北京市委書記蔡奇負責,香堂村只是類似狀況房屋的強拆試點,這次北京強拆有一百多處地點關係到數十萬業主。而蔡奇之所以要強拆這些被稱為小產權房屋,就是為了拿回建造這些房屋的土地,並要在明年一月一日之前完成土地的儲備,以便來年上市拍賣充盈北京財政。而目標之所以定死在明年一月一日之前,是因為新土地法那時生效,農村土地可以合法流轉,再不動手怕是需要另找由頭大費周章了。

若果真如業主們所了解講述的情況,他們抗拒強拆保住家園的願望恐要落空。數年前,數十萬北京打工的農民工寒冬臘月就是被這個蔡奇驅趕街頭,他們的居所被強拆轉眼一堆殘磚碎瓦,即使多人自殺、海內外一片驚呼譴責,不也是趕了也就趕了,拆了也就拆了,蔡奇至今安然無恙官位更穩。中共犯下無數令人髮指的邪惡罪行,早已嘗到犯了也就犯了能耐我何的甜頭。這正如六四中共屠城,數千人殺了也就殺了,斷無還需給個說法的法律道義壓力,甚至還揣着不追究親屬已是法外開恩的矯情。所以在財政緊張刮掠民財的需要下,對法無明文的小產權房下手,怕是在劫難逃已是中共囊中之物了。

香堂村的業主房屋與所謂的小產權房有所不同,因為這裡的房屋是村鄉鎮規划出售的,業主全有鎮政府蓋章的房屋產權證。一九九八年開發香堂文化新村,也是當年昌平縣人大常委會審核批准的項目。就算這一當地政府倡導的房屋建造項目,與後來中共通過的北京城鄉規劃條例不符,也不能由政府後來制定的法規,肆意絞殺政府前面批准的行為。而且就算要糾正政府前後不一的言行,也斷無只有政府批准的行為人獨自被宰的道理,其實主要責任和損失應由造成這現象的政府承擔是毫無疑問的。

然而中共當權者何以敢如此悖理逆情橫行不法?只要看一看這涉及數十萬人頃刻家毀淪落街頭,而大陸不涉拆遷之人毫無關注表示,便可知中共篤定數十萬人災難不難彈壓,只因不涉及此難的大陸其他人對此基本視而不見。網上曾流傳一個遭強拆投訴無門而自殺婦女的遺文,說中產階級的自己本是一名無條件擁共的黨粉,直到自己房屋被強拆尋不到投訴說理地方,被迫上訪卻受盡凌辱關押打罵而絕望,才深刻體會到一心擁戴的黨其實視自己草芥不如,如今惟有一死才能擺脫屈辱而又無盡絕望。遺文中還提到,自己從前對上訪不滿者不了解並斥責,直到身處同樣境地才意識到那些人的無助無奈的屈辱。其實,這位自殺女士幾乎是大陸活得尚可者普遍心態。

大陸民眾基本只顧自己和眼前的狀態,甚至對自己或許也難逃的未來危險也熟視無睹,不禁令人想到廣東酒菜館為食猴腦而待宰的猴群。據觀察者記述,每當廚子挑選將要食用猴子時,驚恐萬狀的候群總是向後躲閃推出身邊猴子。一旦廚子選定了某隻猴子,猴群便一擁而上將其推出,隨即歡天喜地以為災難已去,自家又可以安全的吃喝跳躍玩耍了。或許大陸人無視身邊的不公不法災難,與猴群有所差異不盡相同,但是總引人想到這猴群則難免無奈又無盡的悲哀。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