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陶傑:香港青年 勿令你的膝蓋貶值

中國人的一生,需要下跪的情節和機會極多,但不要濫跪。膝下即使沒有黃金,下跪的客觀環境條件還是要選擇一下的。如蔣介石逝世後,蔣經國全身戴孝,就在蔣公的靈柩前下跪。台灣民眾看見此權傾一時的太子級人物,平時在戒嚴管治中有無限的威儀,滿面愁容,不剃鬍須,對着棺木竟然也下跪了,顯露了儒家的孝感人性,國民對這位即將繼位的總統,距離就一下子拉近了。

有香港網民帶同標語到地鐵的太子站車長控制室外下跪,要求交出錄影帶。

提出要求沒有問題,但為何下跪?而且下跪的對象,一不是皇帝,二不是中聯辦主任,三不是特首林鄭月娥,僅區區一地鐵站“車長控制室”之操作主任耳。

此一肢體語言,真是回歸初心,上接明清官場以來八百年,民間二千年。香港殖民地時代曾有安妮公主、雅麗珊郡主、查理斯王子與戴安娜皇妃、英女皇等多次訪問香港。其時香港滿山木屋,窮人遍地,更有一個地方叫九龍城寨,主權不屬英國,故此其中藏污納垢,蟑螂老鼠橫行,吸毒者、殺人兇手,低級妓女與龜公等鬼影幢幢。所謂“港英”衛奕信總督決定將這塊前清留下來的神聖中國領土予以拆毀,磨合多年,從未見有香港人向英國官員下跪哀求者。

向洋人拒絕下跪,有如義和團的愛國忠勇,這一點尚值得讚揚。但是我不明白為何一個地鐵站的控制室值得閣下屈膝?

即使要跪地鐵,也應該找對“領導人”,去前主席馬時亨的官邸外日夜二十四小時風雨不改的跪着,與“六四”前新華門外跪請求見與“秋菊打官司”之類的中國苦情戲脈絡基因,較為銜接。

或許苦主一看見“車長”兩字,以為是權威大人物。唯身為香港人,必知“車長”其實僅是司機。大愛平等時代,尊重人權,大廈清潔工人已經提升為“衛生管理主任”;商場看更也可以派咭片,職場Title為保安主任,不值得你一雙膝蓋。

放心,中國人的一生,需要下跪的情節和機會極多,但不要濫跪。膝下即使沒有黃金,下跪的客觀環境條件還是要選擇一下的。如蔣介石逝世後,蔣經國全身戴孝,就在蔣公的靈柩前下跪。台灣民眾看見此權傾一時的太子級人物,平時在戒嚴管治中有無限的威儀,滿面愁容,不剃鬍須,對着棺木竟然也下跪了,顯露了儒家的孝感人性,國民對這位即將繼位的總統,距離就一下子拉近了。

下跪當做一場騷,時機場合都要計准。越是大人物,一生公開下跪那麼一兩次,時機更要精選。香港年輕人是未來社會的棟樑。這次示威抗議的這一幫,幾十年之後更可能是香港政府司局級官員(對,我對人類的未來樂觀),年輕人滿懷激情,將來要做大事,要由目前的這點小事的政治細節里學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