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蔣介石一生經歷多次暗殺 廬山刺蔣的頭號殺手投共 入獄20年

蔣介石一生遭受過7次以上的刺殺,都僥倖逃生。其中最危險的被一個偽裝成軍官的刺客在僅僅5米處射擊,好在貼身侍衛蔣富壽(蔣的親戚)飛身上前擋了那槍,救了蔣的性命。其實,有一個暗殺事件也非常危險,卻又被各方諱莫如深,這就是廬山刺蔣案。

蔣介石和戴笠

年輕時候的蔣介石,他年輕時候性格強硬固執。當時他已經是粵軍司令了,30多歲。蔣介石一生是不怕死的,他經常說,做軍人就不要怕死,怕死就回家抱孩子去。

蔣介石一生遭受過7次以上的刺殺,都僥倖逃生。其中最危險的被一個偽裝成軍官的刺客在僅僅5米處射擊,好在貼身侍衛蔣富壽(蔣的親戚)飛身上前擋了那槍,救了蔣的性命。其實,有一個暗殺事件也非常危險,卻又被各方諱莫如深,這就是廬山刺蔣案。

被暗殺多次

蔣介石在廬山遇刺之前,已經被刺殺過多次,其中有幾次非常危險。

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逝世,國民黨內鬥激烈。

在1925年夏7、8月間,敵對派連續進行了對蔣介石的兩次暗殺行動。

1925年7月的一天,著名的東坡樓事件發生,這也是蔣介石第一次被暗殺。

蔣介石乘小汽車從廣州城外的北校場,到城內的黃埔軍校辦事處,這也是他經常走的一條路線。沒想到,這次出發的時候,蔣介石的座車突然發生故障。司機趕忙下車修理,因為是發動機出現故障,連續修了10多分鐘,也沒有修好。

蔣介石當時剛剛38歲,他急着辦事,沒有耐心多等,就決定暫時乘坐衛士們的車子先走。

他讓衛士們等車子修好以後,再乘坐他的坐車來追他。蔣介石隨後上了衛士們的車子出發了。而衛士們在15分鐘後,也坐着修好的車子追了上去。

蔣介石的這輛坐車遠比衛士的坐車豪華,幾個衛士還互相笑着說:今天,我們也坐一坐長官的豪車了。

在衛士們車子出發的時候,蔣介石乘坐的車子已經到達了黃埔軍校辦事處。

讓所有人都意料不到事情發生了,當衛士們乘坐的車子開到東坡樓的時候,突然衝出幾個刺客,用手槍和機槍對着車子猛烈射擊。

這頓射擊極為猛烈,衛士們沒有絲毫還手的餘地。

蔣介石的座車當場被打的千瘡百孔,車上5名衛士4人死亡,只有警衛排長黃友文手臂受傷,僥倖沒死。

顯然,刺客們準備行刺的是蔣介石,瞄準的也是蔣介石的坐車,只是沒有想到蔣今天臨時換車,所以4個衛士不幸成為替死鬼。以車中人非死即傷來看,如果蔣介石沒有換車,他恐怕是性命難保的。

事後蔣介石部下抓住了其中一個刺客,經過審訊,知道是粵軍反對派下的手。

東坡樓事件剛剛結束,沒想到,短短几天后城門口事件又發生了。

當時蔣介石住在廣州東城門外的東山別墅里,蔣每天進城辦公必經東城門。由於東坡樓事件發生後,蔣介石的衛兵們都高度緊張。一天中午,蔣介石乘車從城內回東山別墅。蔣坐在車後排座位上,衛士隊長宓熙全副武裝坐在司機的旁邊。

另有一輛滿載衛士的汽車緊隨其後。當蔣的汽車進城門洞時,衛士長宓熙突然發現有兩個形跡可疑的人正在盯着前面向開來的汽車,而且他們穿着的長衫的腰間有些奇怪,脹鼓鼓的,似乎帶着武器。

他立即將這情況向蔣介石報告,蔣介石下令馬上抓住這兩個人。宓熙命令衛士們立即去抓捕他們,同時他命令停車,還搖下汽車車窗玻璃,將手槍伸出去隨時準備射擊。

在發現蔣介石坐車停住以後,這兩人突然向車子的方向狂奔。其中一個人從腰間抽出手槍,朝着汽車就要射擊。

宓熙見狀立即開槍,他身為侍衛長,槍法自然是很好的,當場將這個人打倒。

後面那個人見勢不妙,轉身就跑,被衝上來的衛士生擒。

衛士們將刺客送到軍法處審問,據他們供稱是以前廣州商團陳廉伯的人,派來行刺蔣介石,以報去年廣州商團被蔣介石打垮之仇。這是蔣介石第二次被暗殺。

1925年10月,蔣介石迎來了人生中最驚險的一次刺殺。當時蔣介石正在眾多衛士的簇擁下,到財政大樓參加一個軍事會議。

當他走進大樓前廳的時候,突然身旁出現了一個佩戴着通行標記的青年軍官。

這個軍官手上拿着一份報紙,徑直向蔣走來。當時蔣正準備上樓,並沒有注意這個年輕人。蔣的衛兵倒是看到了這個人,不過他既然帶着通行標記,應該不可能是刺客。衛士想,只需要把他擋一擋,不讓他走入他們的隊伍就行了。

就在蔣的衛兵要攔截他的時候,這個軍官突然從報紙中抽出一把隱藏的左輪手槍,對着蔣介石胸部心臟位置就打。

他抽槍到瞄準,到開槍僅僅只有1.5秒鐘的時間。

當時刺客和蔣介石相距僅僅5米距離,蔣又完全沒有準備,根本沒有做出躲閃的動作。看起來蔣介石難逃此劫,要被一槍擊斃了。就在這個關頭,蔣介石身邊的貼身衛士,也是蔣的族侄富壽拚死一躍擋在蔣的身前。砰的一槍,蔣富壽左肩中彈,鮮血頓時噴濺出來,當場倒地不起,而蔣介石毫髮無傷。

隨後這個刺客手中的槍被侍衛長王世和一腳踢飛,七八個的衛兵一擁而上,將他生擒。

後來這個年輕軍官供述,他是粵軍派來行刺的,之所以混進這裡,也是粵軍高層提供的通行標記。這是蔣介石第三次被暗殺。

這次暗殺如果不是蔣富壽拚死用身體去擋,差點就要成功。蔣介石對蔣富壽這些老家人非常感激,隨後將貼身衛士幾乎全部換成浙江人,相當一部分還是寧波甚至奉化溪口鎮人。

後來蔣介石在陝西臨潼華清池被張楊軍隊包圍,也是靠了族侄蔣孝鎮冒死背着他衝上驪山,才暫時沒有被捉住。而蔣孝鎮的腳全部被驪山的荊棘刺爛,留下嚴重的疾病。

1930年6月26日,針對蔣介石的第四次暗殺在南昌發生。

坐鎮南昌指揮第三次"圍剿"紅軍的蔣介石,在陳誠、羅卓英和衛立煌的陪同下,按計劃前往南昌講武堂檢閱部隊。

當時蔣介石已經知道廣東王陳濟棠可能會派出殺手對付他,所以車隊中特地用了4輛一模一樣的汽車。

果然當車隊緩慢行駛到一個拐彎處時,站在路旁執勤的一個軍警突然被一個壯漢一腳踢倒,滾入馬路上。

車隊第一輛汽車見狀趕忙剎車,整個車隊也停住。就在此時,人群中3個刺客用手槍朝着其中一輛汽車猛烈射擊,打光了彈夾的子彈以後,才轉身逃走。

他們正是陳濟棠派來的殺手古孝天、胡俊德和馬必武。

而被他們射擊的汽車也被打穿幾十處,開車的司機中彈受傷。只是,蔣介石並不在這輛汽車裡面,所以並沒有受傷,只是受了一些驚嚇而已。

顯然,這幾個刺客的準備工作和刺殺地點,時機都選擇的很好,只是因為得到的情報有問題,選錯了目標車輛。

下面要說的廬山刺蔣,就是第五次暗殺。

廬山刺蔣也是殺手之王王亞樵的傑作。當時一伙人出二十萬銀元的高價作為預付款(殺死後再給100萬元),買通了王亞樵,讓他去殺死蔣介石。

當時王亞樵剛剛下令讓華克之去上海北火車站,刺殺蔣介石的內弟宋子文。但因為宋子文和秘書唐腴臚當時穿同樣的衣服,帶同樣的帽子。在唐腴臚先下火車時,華克之和其他幾名刺客亂槍將其擊斃,卻沒有殺到宋子文。

由於宋子文遇刺,蔣介石身邊的衛隊長族侄蔣孝先立即提高了警衛的級別,增派大量衛兵。

廬山刺蔣案

此時的蔣介石正在他最心愛的廬山別墅居住。

蔣介石同毛澤東一樣,對廬山有着特別的喜愛。1926年12月,時任北伐軍總司令的蔣介石一路勢如破竹,攻克了南昌,然後他第一次登上了廬山。

面對廬山秀美的景色,蔣介石感慨的說:異日終老林泉,此其地矣?

之後,蔣介石在廬山廣置別墅,包括屬於國家的美廬別墅,脂紅路210號別墅,蔣介石自己購置的河東路191號別墅,其他還有蔣介石在海會寺、觀音橋等地的行館,不下六七處之多。但蔣介石最喜愛的,還是在廬山南麓太乙村的桂庄別墅。

此處山景秀美,又遠離旅遊人群,是個最適合休養和隱居的好地方。據說是由民國初年的18位甘願退隱的將軍所建,太乙村在當時又被稱為隱士村。

民國時期的廬山有句順口溜,說“得意之人上牯嶺,失意之人藏太乙”,也就是這個意思。

1931年6月,正在醞釀和準備圍剿紅軍和消滅黨內反對派的蔣介石又一次來到了廬山。

王亞樵認為這是一個好機會,因為如果蔣介石躲在南京總統府裏面不出來,那還真拿他沒有辦法。總不能殺進戒備森嚴的總統府去吧,那恐怕要調動一個精銳步兵團才可以。

蔣介石現在既然到達了廬山,帶出來的衛兵和貼身侍從不會很多,廬山別墅又不是很大,還是有機會殺他的。

但王亞樵手下的骨幹華克之,鄭抱真兩人仔細研究,卻認為想刺殺蔣介石難度很大。

因為蔣介石在廬山是住在專門的太乙村桂庄別墅里。帶來的人雖然不多,卻也在周圍幾公里內嚴密布防,內層是幾十名貼身衛兵,外圍又有一個連的憲兵,對付幾個刺客是綽綽有餘了。

在這種警戒圈下,外人根本不給入內,當真一個蒼蠅都飛不進去。

有豐富經驗的殺手頭子華克之建議推後一段時間再干,因為現在實在太難了。

王亞樵卻說:出錢的老闆們很急,這件事絕對不能等,必須馬上干,而且越快越好。

幾個人無奈,勉強商量出來一個辦法。

他們為了避開蔣介石防禦嚴密的廬山別墅,將刺殺的地點選在出太乙村別墅的一條路上。去過廬山太乙村的人估計會知道,這是太乙村竹林中的一條甬道,林深幽暗,巨石林立,就算是今天走在這裡也感到十分荒僻。

在當年,這條山路更是山高林密,可以藏身的地方多,非常便於隱蔽。

如果要想徹底警戒住這裡,至少要調用2個營的部隊。

而蔣介石只要出別墅,必然要經過長長的山道。

山道距離很長,地形又險要不可能布防嚴密,這才是適合刺殺的好地方!

地點選好了,問題又來了,武器要怎麼攜帶。當時廬山這一線已經布滿了特務,人員上下全部要檢查,不要說長槍短槍,就是連水果刀,砍柴的斧子都不允許帶上去。

王亞樵他們思索再三,終於想出一個辦法。

特務對來往的老百姓檢查雖然嚴格,但一般對婦女的檢查相對比較鬆懈,可以利用婦女把武器帶上去。

於是王亞樵讓他的夫人王亞瑛和她的表弟媳劉小蓮執行運送武器任務。

王亞樵讓她們倆裝扮成闊太太模樣,帶着兩個傭人化妝成遊客上山。

武器又要怎麼帶呢?放在行李里是不行的,就算放在兩個女人的身上也有危險,萬一有女特務來搜身呢。

王亞樵他們想了又想,最終決定讓他們帶上4隻金華火腿。火腿裏面早已經被掏空,將4隻左輪手槍拆成零件放置在裏面,至於子彈則用油紙包好也塞了進去,火腿外面再用肉沫封起來,這樣就天衣無縫了。

當時大戶人家經常去廬山消夏,一住好幾個月,帶些吃的東西也沒什麼稀奇。

兩位女士讓傭人扛着火腿到了廬山下,又雇了兩個滑桿才登山上去。

一路上連續遇到幾個特務設的關卡,見他們是婦女,就沒怎麼在意。

特務們隨便檢查了一下行李,並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東西,也就放他們過去了。

這樣4把手槍和子彈順順利利地送到了廬山新旅社。

刺殺蔣介石是頭等重要的事情,為此王亞樵派出手下最得力大將華克之帶隊,包括金陵大學畢業的學生陳成和舊軍人劉剛共3人組成行動小組。

這三人都是中國最優秀的刺客,槍法和心理素質都不比後來的孫鳳鳴要差。

他們三個人化裝成學生遊客先後上了廬山,都住進了太乙村外的廬山新旅社。由於他們隨身沒有任何武器,自然也沒有被懷疑。

在廬山新旅社中,這3個人並沒有立即接過武器,而是花費幾天時間踩點,摸清蔣介石的行動規律。

經過詳細的偵察以後,他們發現蔣介石每天很喜歡散步,只是因為風聲緊了,他大多在太乙村別墅附近散步,只是偶爾會走到山道上來。

本來華克之他們還要再觀察幾天,王亞樵卻派人送信,說出錢老闆已經非常危險,讓華克之他們立即行動,如果再遲幾天就算殺了蔣介石也沒用了。

華克之他們沒有辦法,只好從2個女人手中接過4個火腿,將3把手槍零件和子彈取出來,把手槍組裝好。

刺殺對於手槍的精度和可靠性要求很高,這3把左輪手槍是特地從德國定做的,精度非常好,足以滿足需要。

同時為了避免出現射擊卡殼情況,他們沒有使用自動手槍,而是使用左輪手槍。因為左輪手槍不會卡殼,就算有一發子彈擊發不了,再摳一下扳機就行了。

此次他們帶上山的子彈並不多,一共18發,正好供每個人裝滿彈倉。

為什麼不帶很多子彈呢?這是因為殺手刺殺一般頂多開3,4槍,之後不是要逃跑,就是被擊斃了,多帶子彈根本沒用。

可以看到,華克之他們的準備還是很完美的,卻沒有想到他們隨後卻犯了一個錯誤。

他們在一個隱蔽的山溝裏面割開火腿組裝槍械,裝完了以後就把火腿隨手扔在山溝裏面。

在華克之他們看來,這種荒山野林,根本沒人會發現這些火腿。就算髮現了,他們又怎麼知道這些火腿是幹什麼的呢?

華克之他們3人隨後分成3組,分別潛伏在蔣介石必經的山路上。

讓人預料不到的是,之後3天內蔣介石連大門都沒有出。華克之3人蹲在山路邊的草叢裡面苦等,每人只有幾個干燒餅和1小壺水充饑。

到了晚上,路上的蚊蟲肆虐,他們卻蹲着動也不敢動。

這樣整整等了3天夜,3個人幾乎沒有睡覺,實在受不了啦。

此時廬山別墅的蔣介石也相當著急,他得知宋子文遇刺的消息以後,大概知道是誰幹的,正要急於下山收拾政敵。

但軍統戴笠也好,中統陳果夫也好,侍從長蔣孝先也好,都勸他暫時不要離開別墅。

因為他們內線已經得到情況,王亞樵派出殺手準備行刺,此時離開太危險了。

這樣在廬山別墅憋了一周以後,蔣介石再也受不了啦,他力排眾議,要立即下山。

戴笠和蔣孝先勸告無用,也就是在華克之他們埋伏的第四天,一行人準備下山。

戴並不在廬山上,警衛工作主要是蔣孝先負責,他知道這個伯父從來都是說什麼就做什麼,根本沒法勸告。他只能盡量做好自己的工作,加大了衛兵巡邏的力度。

就在蔣介石出發之前,一隊巡邏人員無意中走到一個小山溝,發現裏面扔着幾個火腿。一個特務覺得很奇怪,誰會把火腿扛到這種荒山野嶺扔掉呢?

他們幾個把火腿扛回廬山別墅,交給蔣孝先看。

當時蔣介石已經坐上轎子,正準備出發了。

不過在蔣孝先的勸告下,蔣介石終於決定多搞幾頂轎子一起走。他則隨機坐在其中一頂轎子裏面,以迷惑刺客,多少做一點準備。

蔣孝先問這是什麼?特務說是火腿,扔在別墅附近的。

蔣孝先沒好氣的說:都什麼時候了,扔幾個火腿這種事也來找我。

他轉身就走,準備跟上已經出發的蔣介石一行人。

此時,其中一個特工趕忙說:這些火腿分量很輕,裏面似乎是空的。

蔣孝先大吃一驚,他立即轉身仔細檢查火腿,發現裏面果然是空的。

可就算是內部為空的火腿,也說明不了什麼。蔣仔細觀察,發現好像有些油跡。他用手指沾上去,放到鼻尖一聞,是非常熟悉的槍油的味道。

他這一驚可不得了,他慌忙扔下火腿,拔腿向蔣介石一行人追過去。

幾個衛兵驚訝的看見蔣孝先一路狂奔一路大叫:有刺客,快通知伯父回來!

此時埋藏在山路上的華克之他們3人終於看到了蔣介石的隊伍,前後一共三頂轎子,不知道蔣在哪一頂。

當時位置最前的是陳成,華克之在他身後30米,劉剛又在華克之身後30米。他們分散開,是怕集中在一起容易被人發現。他們的計劃是蔣介石一行到華克之面前的時候,三個人一起開槍,如果是一頂轎子,就全部射擊這一頂,如果是多頂轎子,就沒人負責射擊一定。這樣就算蔣介石有多頂轎子一起上路,也是沒用的。

見蔣介石越來越近,他們3個人屏住呼吸,打開了手槍的保險。

就在蔣介石的轎子進入陳成前方30米的時候,這隊人突然停了下來,人群裏面出現了一些混亂。

此時蔣孝先已經追上了隊伍,讓他們馬上回頭。

於是轎夫們和30多個衛兵立即轉頭,向廬山別墅奔去。

這樣一來除了陳成還有可能擊中蔣介石以外,另外兩個人的手槍已經在射程之外,無法開槍了。

眼見刺殺行動就這樣失敗了,最前方的大學生陳成一時衝動,決定拚死搏一搏。他突然衝出隱蔽處,朝着最前方的轎子就是三槍。

可以說陳成的槍法還是很準確的,手槍一般射擊距離在50米內,其實大多數在25米內使用。陳成卻在30多米距離發射的三槍中,除了最後一槍擊中傍邊的一個衛兵,其他2槍都準確擊中轎子。

如果裏面有人的話,一發子彈擊中胸部,一發擊中肩部,可這頂轎子裏面並沒有人,蔣介石在最後一頂轎子上。

就在陳成開第三槍的同時,蔣介石的30多名衛兵幾乎同時向他開火。駁殼槍,手槍,衝鋒槍的幾十發子彈將陳成打的雙腳離地像飛起來一樣,當場斃命。

華克之,劉剛還算機靈,他們立即扔下手槍,藉助陳成被擊斃的一陣混亂僥倖逃走了。

幾天後,華克之、劉剛安全抵達上海,向王亞樵彙報了廬山刺蔣的行動經過。王亞樵只能感嘆如此周密的計劃僅毀於小小的疏忽,他一面安排給陳成家屬優厚的撫恤金,一面再作新的刺蔣計劃。

蔣介石這邊對此次刺殺極為憤怒,勒令戴笠找到兇手,戴笠很快查出是王亞樵乾的!

蔣介石由此命令戴笠暗中緝拿王亞樵,並下了死命令:勿須活人,打死就行。

奇怪的是,蔣介石隨後要求部下嚴格保密,對於被擊斃的陳成,蔣介石也下令:將刺客趕快埋了,不許聲張。

這次刺殺的迷霧並不在於刺殺本身,而是到底誰出錢請刺客的?

有人說是孫科,因為孫科當時正在廣東搞廣州國民政府,正在和蔣介石對抗。顯然孫科不是蔣介石的對手,所以派人去試圖刺殺。

不過很多人認為請王亞樵要至少數十萬銀元巨款,當時孫科政府陷入財政困境,拿不出這筆錢來。

更況且孫科名聲甚好,他恐怕不敢隨便去聯繫王亞樵這樣的殺手之王去幹這種事,一旦穿幫名聲就全完了。

顯然,至少當時蔣介石認為刺客就是孫科派來的。因為孫科畢竟是孫中山的兒子,所以這件事情傳出去影響太不好,所以長時間封鎖了這個消息。

現在看來,並不是孫科乾的。

有人說是廣西李宗仁白崇禧乾的,因為李白兩人和王亞樵的關係很好,當時如果蔣介石死了,對李白自然是有利的。

不過又有人認為,李白就算要行刺蔣介石,也不用去行刺宋子文,因為宋子文只是掌握國家的財政權,不掌握軍權。廣西桂系的經濟是獨立的,殺了宋子文對他們沒有任何影響,也沒必要去殺他!

那麼最有可能的就是當時的廣東王陳濟棠,這個容納廣州國民政府的軍閥,才是真正的幕後組織者。他有錢有能力,更有關係,可以出巨款,也可以跟王亞樵這種人聯繫。

他先去殺宋子文,是因為宋子文把持國家財政,導致廣東國民政府的經濟困難。之後殺蔣介石,是因為蔣介石軟禁了他的供養的政治領袖胡漢民。陳濟棠知道明着鬥不過蔣介石,只好去暗殺了。

一般認為隨後派孫鳳鳴刺殺蔣介石,最終刺中汪精衛,也是陳濟棠在幕後指使。

花絮:此次任務負責人華克之有個外號叫做百變刺客,用的化名至少有幾十個,最出名的就是刺殺汪精衛時用的化名華克之。其實他本名叫做華皖,江蘇省揚州市寶應縣范水鎮人。他曾經是一個三民主義信徒,1920年,華加入了中國國民黨,成為一名年輕的國民黨員。1927年北伐軍佔領南京後,華克之出任國民黨南京市黨部的青年部長,後來因為涉嫌親共,被逮捕入獄。釋放以後,他開始在江湖上打拚,很快投入王亞樵門下。華克之是個天生做刺客的好材料,他膽大心細,槍法出色,更善於偽裝自己。華克之化裝過商販、記者、哲學教授、龍井茶種植園主、國民黨高級將領和華僑巨商等各式人物,出入於香港、廣州、上海、南京等大城市。他是王亞樵最器重的幹將,幾乎每一次王的刺殺行動都有他的身影,為此國民政府懸賞10萬大洋要他的腦袋。在王亞樵1936年被軍統特務亂槍打死以後,華克之失去了靠山,又背着通緝令,最終去延安投靠了中共。由於他是一個著名的刺客,很快成為中共大特務潘漢年的部下,參與抗戰中一系列秘密活動,立了很多功勞。其中包括不費一槍一彈一共搞到540箱TNT炸藥和194挺機關槍,全部送給新四軍。中共建政後,華克之任內政部副部長,1955年受潘漢年案牽連,入獄20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獲平反。1998年1月7日在北京去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