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延安日記:毛搞的根本不是馬克思主義 而是以自己的思想代替之

於是,他就利用真正的馬克思主義作掩飾,搞出了他自己的哲學「現實的馬克思主義」。這就說明,中共黨內的權力鬥爭,為什麼如此激烈和殘忍。它實際上是中共黨內兩種思想——毛的思想和馬克思主義思想——爭奪最高權力的鬥爭。因此,黨經歷了十年時間的尖銳衝突,也就不足為奇了。

1945年7月12日

在整風運動的苦難日子裏,共產黨員們經受了一次毛澤東思想的嚴酷訓練。中共第七次代表大會,從思想上總結了“實際生活中的馬克思主義”所取得的成就。

這些黨員大多數年齡不到三十。他們已經成為黨的幹部。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們將成長為黨的各級領導幹部。黨的未來是屬於他們的。

在所有這些事情中,最壞的是把毛澤東與革命、與普遍真理看成一回事。對黨員來說,毛澤東是帶給他們革命信仰的使者,他是一貫正確的。在這裡,理智被本能,一種盲目的本能,一種宗教信條所代替!他們不需要理解就相信,因為是毛澤東說的吆!

革命者的信仰和對創造奇蹟的神的信仰,發生了衝突。

我不由得翻開我的哲學筆記。在這方面非常有意義的是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給勞拉·拉法格的信。恩格斯在信里寫到了1871年之後巴黎工人的“極端革命性”即布朗熱主義的問題。他說:

“不,這次陶醉於布朗熱主義的原因是更深遠的。那就是沙文主義…法國這種愛國狂熱的必然後果是,法國工人現在成了沙皇反對德國而且也反對俄國工人和革命者的同盟軍!…但是像這樣的狂熱從1789年以來已經是第三次了。這種狂熱的浪潮第一次把拿破崙第一擁上台,第二次把拿破崙倫第三擁上台,現在又把比他們兩個更壞的傢伙擁上台,但是,幸而浪潮已沒有力量了。無論怎樣,我們顯然必須得出這樣的結論:巴黎人革命性的消極面——沙文主義的波拿巴主義,同積極面一樣,都是不可缺少的方面:在每一次大的革命運動之後,波拿巴主義就會再次發作,要求有一個救主,去消滅…可惡的資產者。

“因此,我將歡迎巴黎人賜給我們任何革命的激情,但預料他們以後又會受害而轉向創造奇蹟的救主。我希望和相信,巴黎人在行動上會像往常一樣有能力,但他們如果要求在思想方面進行領導,那我就不敢領教了。”

1911年群主政體被推翻,持續不斷的農民暴動,19251927年的革命動亂,以及內戰的血腥暴行——結果產生了同一種信仰,信仰一個“創造奇蹟的偶像”——毛澤東。

從我對毛澤東和他所創造的整風運動的長期了解,我確信我的說法是對的。我有時覺得,好像我自己也在這裡經受了這場嚴酷的洗腦筋運動。這場清洗有助於使我看清民族主義的危險,盲目信任領袖的危險,用教條、用政治上的猶太教義、用歪曲來代替活生生的馬克思主義思想的危險。

中共黨內的沙文主義,是中國民族意識釀成的悲劇之一。

我在延安待了這些年以後,使我感到,馬克思、列寧和恩格斯的才智、深邃的遠見和偉大的人格,更加光彩奪目了。他們的思想培育了布爾什維克黨。這就是布爾什維克黨具有偉大的生命力,以及它必須取得勝利的保證。

延安培養出來的黨的工作者,一批接一批地走向國家最邊遠的地區。他們到各地去領導黨員群眾。他們是懷着對革命、真理、國家以及對毛澤東的神聖信念離去的。

凡在理智屈服於盲目本能的地方,教條就成了生活的真諦和目的。可怕的教條——“實際生活中的馬克思主義”!

我經常聽到一套套標準的答話,而聽不到一句生動的語言。不同的人,在表情上都是一個模樣,這給人一種不愉快的感覺。人們心安理得地在死記硬背“實際生活中的馬克思主義”的真理。

對毛的讚揚帶有神秘主義色彩,是一種不健康的吹捧。這種危險做法,使黨員沒有主見,思想超不出毛澤東指示的範圍,使黨喪失能動性,這在大會上已有表現。結果,毛主席一個人的“一貫正確的創造奇蹟的頭腦”,代替了千百萬人的頭腦。

研究了毛澤東的幾個報告之後,使我確信,他是很有手腕的。他通過歪曲共產黨的歷史、歪曲中國人民的革命鬥爭和目前的事件,以及通過搞整風運動這種無事生非的做法,來腐蝕黨員群眾。

1945年7月13日

在民族解放運動政黨和馬克思主義政黨之間,存在着明顯的重大的差別。毛在美國人面前如此欣然同意改變黨的名稱,是不無理由的。這種情況根本不是什麼策略問題。毛澤東把馬克思主義看作是一種“難得的裝飾品”,藉以掩護他去搞一種與馬克思主義運動完全不相干的、不受其約束的社會運動。

歷史使他不能有別的抉擇:共產黨興起不是他的意願,而馬克思主義在世界上已深入人心,使人無法忽視。於是,他就利用真正的馬克思主義作掩飾,搞出了他自己的哲學“現實的馬克思主義”。這就說明,中共黨內的權力鬥爭,為什麼如此激烈和殘忍。它實際上是中共黨內兩種思想——毛的思想和馬克思主義思想——爭奪最高權力的鬥爭。因此,黨經歷了十年時間的尖銳衝突,也就不足為奇了。這種衝突,對局外人來說,並非一直都很清楚,可是鬥爭沒有減弱,一直在持續進行。採取的方式也是多種多樣的(一直到為“純潔文風”而進行的鬥爭)。這是黨內的階級鬥爭,是思想意識形態的鬥爭,是被一種不斷高漲的、極易為沙文主義情緒所左右的民族解放運動不斷激發起來的鬥爭。

這個鬥爭在代表大會上,以毛澤東的勝利而告結束。雖然用毛澤東自己的話來說:“真正的團結還在前頭”。中國民族解放革命運動因日本的失敗而高漲起來,這使中共黨內國際主義的馬克思主義力量與小資產階級的“實際生活中的馬克思主義”之間的關係,發生了重大變化。

康生下來了,新人被提拔到中共的領導位置上。這一事實說明,已經向中共黨內的先進份子作出了讓步,儘管這種讓步只是形式上的。總之,為“真正的團結”而進行的鬥爭還在前頭。事情並不都是按毛所希望的那樣發展的。這顯示了歷史發展的邏輯。

日本人在戰場上仍然是個難對付的力量。盟國為拿下太平洋的每個島嶼,都不得不艱苦作戰。日本守衛部隊抵抗到最後一個士兵。美國人表示擔心,不知道日本人在他們自己的國土上將怎樣接待他們呢。

1945年7月17日

不幸的是,在中共領導中還有一些動搖於共產國際和延安之間的人,他們正在猜測,哪條路線將會獲勝。

這些人在莫斯科是同意共產國際的建議的,但回到延安又遷就毛澤東。他們在這裡雖然很謹慎,但還是要把在莫斯科贊同過的同一條共產國際的路線,叫作“支持投降主義和不符合中國民族特點”的路線,如此等等。

他們是一些戴着假面具的人!只是變換假面具而已!換來換去,直到整風的浪潮把共產國際想支持的一切事物都沖光。

毛越來越經常地陷於抑鬱,這也說明了他的健康狀況不佳,憂鬱症一發,就打不起精神來,幹不了工作。

1945年7月21日

由斯大林、杜魯門、丘吉爾及他們的外長參加的波茨坦會議開幕了。

在羅馬,人們將要慶祝佛朗哥反叛西班牙人民共和國的周年紀念。真是厚顏無恥!

有八名德國罪犯在美國被處決。

法西斯恐怖籠罩希臘。

對法國前元帥亨利·貝當提出了控告,指控他陰謀破壞國內安全並與敵人相勾結。

今天毛澤東跟我說,他高度評價蘇共和蘇聯在中共為爭取中國革命勝利的鬥爭中所起的作用。

光線很難透過紙窗照進屋內,天氣不好時,室內更暗。就像現在似的,正是中午時分,但外面下着雨,我只好點上一支蠟燭。

今天,是我好幾個月以來第一個比較空閑的日子。

雨點不斷滴滴答答地打在糊着油紙的方格窗上。

我想着當我回莫斯科的那一天,我將交出我的代表證,收起我的鋼筆,不考慮任何問題,信步往家走去……

我也不會再通宵達旦地伏案寫緊急報告,翻譯冗長的中文材料,捉摸談話筆記中的弦外之音,去戳穿謊言,探索事實真相了。

而且,在很多年以後,我終於不需要再經常處於警惕狀態之中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延安日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