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西安事變挽救了中共 導致日本侵華提前

沒有西安軍事叛變,共產黨早就被消滅了,作為政變直接發動者的張學良和楊虎城,理應被視為歷史的罪人。使早已橫言「對西安事變絕不坐壁上觀」的日本軍閥,深有「此時不滅中國,將無來時」的感喟,從而提前了全面侵華戰爭的時間表。西安事變後僅半年,那一場由中共所一心盼望的「被侵略戰爭」,便終於在日本軍閥的瘋狂發動下,甚至是在中共的直接誘發下,全面爆發了,再加上中共口頭「抗戰」實則漁利的做法,中華民族遭遇了亘古未有的巨大戰爭創傷。

左起:張學良、楊虎城、蔣介石在事變發生前合影

看過小說《紅岩》或者電影《烈火中永生》的中國人都不會忘記,那個大頭細身子綽號“小蘿蔔頭”的小男孩,很多人因為充滿了對“小蘿蔔頭”深深的同情而認為國民黨“兇殘無比”。當然,殺害一個幼小的孩子的確不該,但造成其悲劇的根源卻在中共身上。

根據電影和小說的描述,“小蘿蔔頭”宋振中的父親宋綺雲是楊虎城的秘書,事實並非如此。他只是奉中共的命令去楊虎城部做新聞宣傳工作的中共黨員,並沒有擔任其秘書。

1904年出生的宋綺雲,於1927年加入中共。國民黨“清黨”後,他來到北平,在北京大學中文系以旁聽生的名義掩護自己。1933年,他接受中共任務,成為中共西北特別支部的領導成員之一,並代表中共去做包圍中共的西北剿共副司令楊虎城和十七路軍的工作,為中共生存擴展空間。

宋綺雲徵得楊虎城同意後,改組一直進行反共宣傳的《西北文化日報》。該報成為了主要由中共黨員辦的一份報紙。宋綺雲還親自撰寫了《論攘外必先安內》等社論,痛斥蔣介石消極抗戰,積極“剿共”的反動方針政策。

早在“西安事變”前三年,楊虎城就有兵諫的想法,對此,宋綺雲早已有所了解。為了推動楊虎城付諸實踐,宋綺雲向楊虎城開誠布公做了大量工作,並通過楊虎城的高級參議杜斌丞去影響楊虎城。

此外,中共還派楊虎城的老朋友、中共黨員南漢宸以及與楊虎城有家世淵源的王炳南,前去說服楊虎城。在1989年後中國大陸出版的現代史著述中已經明白無誤地說道:“1935年秋,中共即令南漢宸派人向楊虎城傳達了中國共產黨的‘八一宣言’。”“同年12月,中共又派汪鋒對楊虎城及西北軍將領做工作。”“1936年春王炳南則奉中共指派專從德國回國去做爭取楊虎城的工作。”九十年代初,在中國大陸出版的中共共青團中央機關刊物《中華兒女》雜誌,已專門發表吹捧王炳南是如何成為楊虎城幕僚,並如何勝利完成策反楊、張和參加策劃西安事變的。

1936年4月,作為一方軍閥的楊虎城為了擴張自己的軍事勢力,終與中共結盟,雙方簽訂了互不侵犯、建立聯絡站、交換情報、設立交通站等協議,初步形成了合作局面。此後,中共往返西安、延安,進入 大陸,回歸陝北,路條均由楊的十七路軍提供。國民政府命令剿共的楊部,非但已與中共暗通款曲,甚至已經同流合污。然後,再由楊虎城去合謀已經被中共包圍的張學良。

就張學良而言,其周圍亦有多名中共黨員和“左傾”分子,他們掌管掌握了張學良的一切秘密活動,一切與共產黨聯繫的技術工作,以及東北軍全軍的人事工作。張學良副官兼機要秘書苗劍秋曾經一再鼓動張學良策動西安事變,說不要替國民黨打內戰。

中共抓住張學良和東北軍喪土失家的“情結”,接近他,然後包圍他,從而使“未足而立之年,即負方面,獨攬大權”,“未作過任何人部下,未有過任何長官”,“忿事急躁”的“少帥”張學良,終於不知不覺地改變了是非觀。在中共的滲透下,充滿野心的楊虎城和涉世未深的張學良同蔣介石在政見上的分歧加劇,他們反對蔣的剿共計劃,要求停止剿共,一致抗日。

當年12月9日,中共地下黨策劃西安學生3千多人在廣場集會,主張“國共合作,團結抗日”。次日,楊虎城即令宋綺雲參加草擬《張、楊兵諫經過》、《張、楊八大主張》等重要文件。這些文件都由宋綺雲帶回報社連夜印發號外。不久,在蔣介石再次來到西安後,張、楊發動了軍事叛變。

在西安事變發生當天,毛澤東在給斯大林的電報中稱,西安事變是“根據張、楊、共三角聯盟抗日反蔣的協定而發生的,中共中央已積極推動張、楊堅決與蔣分裂”。

而在張、楊發動軍事叛變後,儘管斯大林持反對態度,但宋綺雲主持的《西北文化日報》卻為事變大唱讚歌。在中共的巧舌如簧下,蔣介石同意停止剿共,國共合作抗日。宋綺雲又根據中共指示,連續發表了《蔣離陝後我們應有的努力》等社論,強調依靠群眾、逼蔣抗日、發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方針。

此後,張學良被囚,楊虎城避難國外,宋綺雲也被迫離開西安。1941年6月底,宋綺雲夫婦被捕,襁褓中的幼子宋振中隨母親徐林俠(亦是中共黨員)入獄。1949年9月6日,在國民黨離開大陸前,一家三口被殺。

而西安軍事叛變的直接後果是使中共獲得了喘息時間,並逐漸擴大,而且使國民黨“八年剿匪之功,預計將於二星期(至多一個月)可竟全功者,幾乎隳毀於一旦”,“西北國防交通,經濟建設,竭國家社會數十年之心力,經營敷飾,粗有規模,經此變化,損失難計。欲使地方秩序,經濟信用恢復舊觀,又決非咄嗟可辦。質言之,建設進程,至少要後退三年,可痛至此”。

此外,西安事變使早已橫言“對西安事變絕不坐壁上觀”的日本軍閥,深有“此時不滅中國,將無來時”的感喟,從而提前了全面侵華戰爭的時間表。西安事變後僅半年,那一場由中共所一心盼望的“被侵略戰爭”,便終於在日本軍閥的瘋狂發動下,甚至是在中共的直接誘發下,全面爆發了,再加上中共口頭“抗戰”實則漁利的做法,中華民族遭遇了亘古未有的巨大戰爭創傷。

可以說,沒有西安軍事叛變,共產黨早就被消滅了,中國現代史也將被改寫。因此,作為政變直接發動者的張學良和楊虎城,理應被視為歷史的罪人。而作為幕後策劃者的中共(包括宋綺雲),置民族大義於不顧,在自己一直並不光彩的歷史上又書寫了不光彩的一筆,同樣將受到歷史公正的審判。

2011-04-11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