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法媒:中國特大水災 官媒沉默 頭條都是紐約停電

六月底以來,南方多省市遭遇特大洪災,據中國官媒7月14日引述中國水利部官員的說法,中國已有377條河流超過洪水警戒線。全國16個省市已發佈1萬5干次山洪災害預警。中國大江南北暴雨洪災持續。

7月15日,網民在社交平台上紛紛貼出各地洪災視頻圖片,可以看到,湖南,江西,廣西,廣東洪災場面,整片地區,整個村莊,整條街道被洪水淹沒,湘江決堤,湘潭,株洲成澤國。視屏中可以看到整幢樓房坍塌,民眾蹲在窗台上無助地等待救援,民眾站在齊腰深的水裡做飯,民眾自發在水裡打撈浮屍。

面對一場顯而易見的人道災難,就在數千萬災民等待救援,需要暢通無阻的信息協助他們逃生或獲取生存資料的時刻,官媒突然集體沉默,查看百度頭條是也紐約停電,印度水災,央視新聞台連續數天滾動播報的是習近平赴內蒙調研。

湘江決堤的消息首先從網絡自媒體傳出,貼出的照片也多來自外媒。洪災在繼續,但今天的央視新聞台頭條滾動新聞竟是日本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火災。到底有多少人在持續的水災中喪生,人民財產損失到底有大?哪裡的災民最急需救援?沒人知道。有些自媒體見官媒不報道,主動在網上搜集民間信息圖片,編輯報道,但官媒在做什麼?這是網民一致的發問。

更令網民不解的是,執政黨在幹什麼?國家領導人在幹什麼?在大半個中國泡在水裡的危機時刻,中共領導人卻跑到遠離水災的東北及內蒙去調研,水災現場看不到任何國家領導人的身影。

網友野山發帖說:“如果不是自媒體,我們根本不知道南方多省洪災如此嚴重。作為官媒,自己國家水災裝聾作啞,去報道印度災情,這是什麼精神?只能說是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國際主義精神!”

另有網民發帖說:“近日美國紐約停一次電,把央視急得火上房,新聞滾動播出!國內南方大面積水災,城市如澤國,央視卻看不到蹤跡!網友說了:他們只擔心他們在美國的家人。”

還有網友發帖說:“記得好多年前,當洪水來襲,江澤民,朱鎔基、溫家寶等人,都無一例外會出現在央視的鏡頭下,親臨抗洪救災第一線,甚至冒雨指揮喲………現在可好,新聞都不帶報道了!”

7月16號,人民日報以【奇觀!700年古建洪水中屹立不倒】為標題,在微博網頁上發了一張圖片,配文是這樣的:

7月15日14時,長江漢口水位達到26.09米。被稱作“萬里長江第一閣”的鄂州觀音閣遭遇水患。鄂州觀音閣系元代所建,距今已有700餘年歷史,雖然洪水已經淹沒了十幾米高的基座,但是古建築在洪水中安然無恙。

這段大有將喪事辦成喜辦的炫耀文字立即招致網民痛罵。

網友@PDChinese發帖說:“一場洪水,檢驗了一座700年古建築的質量;檢驗了一個70年政權的水利成就;檢驗了一個“人民”政府如何服務“人民”;檢驗了一個“媒體”的良心……”

網友劉案源賦詩一首:

任它洪水滔滔

我自蔚然不倒

管它生靈塗炭

何妨冷眼旁瞧

雖淹數十米高

卻不耽誤拍照

問誰如此扯蛋

唯我人民日報!

也有網友發帖說:“六月份江西300萬人受災,政府居然只撥款了600萬賑災款,人均兩元,請問兩塊錢夠買什麼?連一瓶礦泉水都買不到。真的希望國家哪怕少支援一點國外,稍微拿點錢出來救救災民吧,別忘了他們也是納稅人啊,稅收理應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不是取之於民用之與國際,也不是取之於民用之與官。中國每年十多萬億稅收有多少用在了民生上?”

一篇題為《如此嚴重的水災官媒為何不報道?》的網文這樣寫道:“這兩天,如果不是自媒體的各種報道,不是有那麼多的視頻在網上流傳,我們根本不知道江西湖南發生了大水。而那些所謂的主流媒體,面對國內滾滾洪水視而不見,反而去報道印度洪災,這真是咄咄怪事。這是為什麼呢?其實這就是真相被壟斷以後的無奈。

只要有特權就會有壟斷,被壟斷的不僅是財富與權力,還有真相。特權為什麼要壟斷真相?很簡單,壟斷真相比壟斷財富更容易掌控世界。其實,像水災這樣的事情並不涉及什麼政治正確,你如實報導了就行了。然而,在現有的通稿制度下,媒體連報道民生也不報道了,這僅僅是有關部門的責任嗎?這裡固然有制度的問題,媒體就一點責任沒有?在我看來,所有的所謂主流媒體,現在都是謊言的一部分,他們都把真相貼在體制的大背景上,誰揭穿真相,誰就是在跟體制對抗,誰就是在找死。所有的媒體人現在上班其實都是一場荒野求生,所以,他們在求生過程中所作的一切,他們覺得都跟他的內心不一樣,這只是為了生存而已。問題是,為了你自己求生你就可以吃掉同類嗎?”

一篇題為《這裡的一切靜悄悄》的網文這樣寫道:“在過去的幾天,我的老家湖南的降雨量突破了歷史極值,湘江超歷史最高水位,長沙,衡陽,株洲,瀏陽等市縣濁浪滾滾,一片澤國,村莊被淹,農田被毀。而這麼大的水患,僅有一些自媒體在報道,朋友圈有零星幾個好友在轉發一些視頻。

我在九日晚去了江邊,那時候暴雨未停,我看着渾黃的江水漫上來,門口的東洲島也即將被淹,我訂了十號的高鐵,攜母親去了桂林,然而未曾想,只是從一個暴雨肆虐的城奔赴又一個洪水泛濫的城而已。

此次水患,廣西未能倖免。所到之處,撲過來的是骯髒的令人窒息的腐爛的氣息。灕江,遇龍河的水不再清澈,濁黃濁黃的往上涌,上面密布着散發著惡臭的垃圾。

有人會說,“真有那麼嚴重?新聞都未見報導啊!”

是的,現在的媒體都在關注宏大敘事,哪有功夫關心底層百姓的生死?別說淹死了幾個人,就算再多又能怎樣?人命如草芥,草芥還能“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而人命卻只這一茬。

你以為看到的是新聞,其實都是宣傳與聖旨。哪裡來的盛世?只有深淵罷了。

連日暴雨過後,太陽又囂張熾熱起來,湘江的水位以極緩慢的速度退了下去。人與植物一樣,在烈日下萎靡。這裡的一切靜悄悄,一些人開始清理被水淹過的店鋪,廢墟之上呆立着木然的人們,他們沒有表情。

阿爾貝·加繆在《反與正》里寫道:“我如今祝願的已不是幸福,而僅僅是醒悟。”

如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