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政黨 > 正文

魏京生: 別把中國拖進種族主義的泥潭

——文化、種族和愛國主義

總是談政治經濟,大家可能不那麼關心了,連我都覺得有點兒枯燥無味。不如談點愛國主義,糾正一下流行的觀點更能提精神。順便說說現在流行的所謂愛國主義,其實不是中國傳統的愛國主義,而是從歐洲傳來的種族主義。是一百多年前開始學習西方文化的垃圾副產品。

所謂中華民族不是什麼黑頭髮、黑眼睛、黃皮膚的種族特徵。絕大多數中國人的頭髮和眼睛,是從黃色到棕黑色,程度不等的顏色。真正黑色的只佔很小的比例。春秋時代的古人就認為中國境內的人種,是紅、黃、黑、白四大種族,泛泛稱之為四夷。

所謂的華夏國家就是由這四夷的種族所組成,而且華夏國家在夷狄種族中有大量的親戚部族。華夏從來就是一種文化稱謂,或者說政治體制。是叫做國的社會體系和落後的氏族部落體制的區別,而不是種族區別。從那個時代開始的三千多年,愛國主義從來就不包括種族概念。華夷之分就是社會體系的區別,沒有種族的概念。

現代考古學也從一個側面證明了古人的觀點。國外的考古學家們發現,比古埃及文明更早的蘇美爾文明被阿卡迪文明取代之後,大量的蘇美爾人部落向東遷徙。經過中亞大草原遷入新疆和中國大陸。最近發掘的四千多年前的新疆小河流域遺址,在幾百年的時段內呈現了從純白種人到黃白混血的過程。安徽中部裕溪河流域的凌家灘遺址,僅發掘了不到百分之五,就呈現出明顯的蘇美爾文化特徵。

還有很多遠古的有待定性的遺址,都說明古代中華民族的文化和種族特徵十分複雜。大約經過了三千年才綜合成為中華文明,而不是文人們所謂的單一起源的炎黃子孫。炎帝和黃帝就分屬不同的種族,分屬遠古種姓的姜姓和姬姓。也就是通常認為的紅種人赤帝和白種人的黃帝。當然,早已經不同程度地混血了。

孔子所說的朝中失禮求諸四夷,也從一個側面說明了華夏文明是一個綜合性的文明。這是綜合了各個不同種族和民族的文化而形成,而不是沒文化的近代文人所謂的單一起源的種族文明。其中起到引導作用的,很可能是從西方傳入的炎黃兩族的文化。周朝和秦朝的國王,都有向西方尋找西王母的記載,把那作為尋找遠古祖先的行動。而且蘇美爾文明是公認最早擁有國家形態的文明,將國家這一華夏特點的社會制度帶入中國,是一種比較合理的假設。

在以國家制度為特點的華夏先進文明逐漸統一了中原的秦漢時代,形成了逐漸強烈的愛國主義。他所愛的是國而不是種族,因為那個時代種族和氏族的概念還很強烈,甚至很多邊遠地區還沒被華夏國家文明所同化。因此愛國主義是抵制種族和民族文化的政治需要。在戰國時期,還有很多夷狄文化的部落生活在周朝都城的近郊。整個秦漢時期就是一個文化大混合的時代,種族主義恰恰是違背時代潮流的落後文化。

順便說說。現代中共宣傳的黃皮膚的種族主義,也是落後於時代的,逆時代潮流而動的反動文化。它只能拖着中華民族的後腿,阻止中國的進步,把中國拖進西方種族主義的泥潭。學習別人切忌淺嘗輒止,把那些垃圾當作寶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