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新疆再教育營內部設施曝光 大家如何看待?

中共政府在新疆建立集中營關押異議份子,一位哈薩克族女孩接受外媒採訪時,表示很想找回親人(視頻截圖)

丁丁在美洲:

轉個帖子:新疆見聞

前段時間回國,前往新疆旅行,所見所聞讓人深感震驚。筆者相信,受時間及外部條件的限制,本人所見絕不是全部,它帶給本人的是一種絕望、痛苦、悲哀。

1.對維吾爾族的網絡化管理

漫步於烏魯木齊的大街小巷,發現販賣新疆瓜果的維吾爾族小販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由大陸來疆的漢族小販。後經了解,朋友才介紹說,現在沒有烏魯木齊城市戶口的維吾爾人都已被遣回原籍了,他們離開戶籍地需要政府批准並提供相應的證明,政府還為這種管理模式起了個很時髦的名稱:對維吾爾人的網絡化管理。維吾爾族在異地生活或工作,如果戶籍不在當地,需經政府批准並有漢族朋友為其提供擔保。本人到一家單位找朋友,親眼目睹了兩名維吾爾族少婦找漢族朋友為他們提供擔保,態度誠懇、卑微。雖然那位漢人願意提供擔保且十分友善,但眼見整個過程,那情景依然令人震驚!

在烏魯木齊美美購物步行街出口,維吾爾族保安直衝沖地攔住了兩位步入步行街的維吾爾女學生,要求查看他們的手機,兩位女孩子靜悄悄地把自己的手機遞過去讓這位保安檢查,一切都活生生地發生在我的眼皮底下,他們顯然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環境。

近些年來,維吾爾族在大陸旅行和住宿都面臨難以克服的困難,俞振聲在任國家政協主席時期及當時的國家民委曾就此提出批評,說這種做法是不對的。現在,這已是正式的政策了,還有誰敢提出異議嗎?今天,即使在新疆本地,也不容許維吾爾族自由旅行了。

這讓我想起了北京,遊覽天安門廣場需要出示身份證並接受安全檢查。由天安門徒步前往西單,一站之遙的路程,途中需經過中南海新華門。新華門周圍也被警察設置了路障,路過的行人都要查看身份證。中南海圍牆西側的府右街人行道已被封閉,禁止行人行走了。據說整個中南海府右街對面的民居都得搬遷,按每平米十萬零五千元人民幣的標準給予補償。今天發生在新疆的事情是不會發生在北京的,這種想法天真了吧?也許同樣的事情明天就會在北京發生。

2.學校不容許教授維吾爾語

早有傳聞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各級學校已經禁止教授維吾爾和哈薩克語了,這次到了當地,才知道這是真的,該政策是從2017年秋季開始實施的。

自2005年以來,新疆教育及出版系統的少數民族官員編輯出版了一系列針對新疆各級學校的少數民族文化教材,他們在這些少數民族語種的語文及歷史等教材中植入了大量的疆獨思想並大肆渲染以往漢族人對少數民族的屠殺和迫害。這類教材在新疆中小學流行的時間長達十三年之久,受此教材影響的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學生超過百萬。由於新疆的漢人大多不懂少數民族語言,故此類教材在新疆流行多年卻未被當局發現。

這些教材在新疆流行如此之久,除了因為漢族官員不懂少數民族語言之外,另一個原因就是接觸和使用這些教材的少數民族官員、教師、學生及家長無人向政府反饋。而了解相關情況的人數應該不少於三百萬,占當地少數民族人口總數近四分之一。可見事態之嚴重及新疆的少數民族期盼分離的心態之強烈。

據此情況,中國政府被迫廢止了這些教材並禁止在學校傳授維吾爾語和哈薩克語。少數民族官員和教師的行為直接影響了政府對他們的信任,再加上漢族官員一時無法實施監控,由少數民族官員和教師編撰和繼續傳授民族語言、文化及歷史知識已無可能,這些都是導致少數民族語言教學在新疆各級學校全面被禁的原因。新疆大學、新疆師範大學、新疆醫科大學、新疆社科院、喀什師範學院、新疆教育廳的少數民族正副校長及正副廳長全部被捕,被抓的還有新疆出版系統的大批少數民族官員。

我本人並不同情這些少數民族官員,他們明裡一套暗裡一套,肆無忌憚地宣揚和散播民族仇恨,別說是在中國,恐怕放在哪裡都不會被容許。其結果就像今天在新疆發生的那樣:在共產黨的中國給維吾爾族帶來了更加深重的災難!

3.清真寺空了

為了在新疆加強控制,當局給每個清真寺都派住了監督員並安裝了圖像監視系統。少數民族因為恐懼,已經不敢去清真寺做禮拜了。

曾有朋友給我講過這樣一件事情,新疆當局進行調查摸底,要求居民填寫調查表格,表格里有年齡、職業、工作單位、政治面貌、宗教信仰等內容。一位業已退休婦女,系前政府職員,維吾爾族,在宗教信仰欄目下填寫了伊斯蘭教。第二天這位老人就被抓並被送往再教育營,所謂的職業技能培訓中心。老人的孩子急得不得了,找到了自己的童年漢族玩伴,這位童年發小現在已是警察,他告訴這位維吾爾族朋友,他也幫不上什麼忙,不過你母親心裏信仰伊斯蘭教就行了,何必非要把它填進調查表格里呢?那位維吾爾朋友聽取了警察發小的建議,在探望他母親的時候說服了他母親,沒過幾天他母親就被放回來了。

4.責任連帶

新疆這些年發生了如此多的事情,外界缺知之甚少,為什麼會這樣?這主要是新疆當局實施了一種責任連帶制,通俗點講,就是株連制,一人出事兒,全家受株連。最早這種制度是用來對付暴恐分子的,那些人不要命,為此官方想出了此策,你不怕死,那好,我讓你九族都為你受株連,看你怕不怕。之後,這一政策擴展到社會的方方面面,任何人犯了官方認定的錯誤,其親友都要受到懲罰。中國老百姓目前使用最廣的社交工具就是微信,新疆居民的手機都被政府強制安裝了監控軟件,只要是國外來的信息、語音等等,100%受到監控,新疆當地的居民早已適應了這種生活環境,言談舉止都十分謹慎,外界絕少能從當地居民的口中得到信息。

烏魯木齊所有機構和居民區都有圍牆、安檢和門衛,外部人員進入需出示身份證件。筆者本來還想拜訪一些朋友,考慮到於人於己均不方便,只好作罷。新疆,這塊生活着兩千三百多萬人口,一百六十多萬平方公里的中國面積第一大省,現在已經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全世界最大的露天監獄。這和一個對外宣稱開放的國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落差。

5.漢族人口大量流失

新疆局勢的持續惡化,導致了大批漢人內遷(往大陸遷移)。僅2017年一年,遷往大陸的人口就達一百二十多萬,而新疆的漢族總人口還不到一千萬!

隨着新疆經濟建設的發展,部分城市居民需要搬遷,最初政府給發放搬遷費,拿到搬遷款的漢族居民隨即就把它當做自己的安置費而遷往大陸。政府發現之後改為發放代金券,只能在本地買房使用,再往後政府幹脆連代金劵都取消了,為搬遷戶直接分配住房,沒有商討的餘地。

為了杜絕漢族人口進一步流失,新疆各級政府已經凍結了戶口遷移,邊境地區更加嚴格,據說已經暫停了漢族人口的出國旅遊。

烏魯木齊人口高峰時期曾達三百七十多萬,政府規劃要達到五百萬以上,據說現在已經不到二百萬了(官方數據:2013年346萬,2015年266.83萬)。2017年一年,烏魯木齊流往大陸的戶籍人口就達四十多萬。由於烏魯木齊人口的急劇下降,原計劃在烏魯木齊修建七條地鐵,現已改為一條半,即地鐵一號線(已建成),地鐵二號線建一半,其餘的已經開建的全部回填。這已經成為天大的笑話,更別提什麼一帶一路、西部開發了。

新疆局勢發展到今天這種狀況,無疑是新疆各族民眾的悲哀。傳說中央某位領導已經發話,國家下決心,不惜犧牲兩代人的利益來換取新疆的穩定,不知有多少當地居民願意當政府的這種殉葬品?更可悲的是政府已有定論,表示建國七十年來,未能在維吾爾人心目中建立起國家意識。這意味着中國政府已經把整個維吾爾族群確立為國家的敵人。消滅他們的文化、同化他們的族群,這好像已經成為既定的國策了。這些都為新疆維吾爾族今後的悲劇埋下了伏筆。

以上種種,即為我在新疆的見聞,相信實際在新疆發生的,遠遠不止這些。筆者無能,除了向各位介紹這些有限的情況之外,唯一能做的就是向上帝祈禱,為了新疆的各族民眾。

另外一個論壇上網友的回帖:

新疆的幹部,上至地級市市委書記,下至普通科員,每個人都分配到戶,到最窮的家庭,以及家裡出過暴恐份子的家庭,家裡大人因為信極端宗教被抓了,榜上有名。

市長大人就住到他們家,白天幫他們幹活,晚上對他們留守的老人孩子洗腦,順便利用政府資源直接扶貧,

每個領導每月輪到五天常住,然後大家輪流五天,輪流洗腦。領導不論男女都要去。

哈密一個局長親口和我說的,他們幹部必須做好三件事,第一件就是上面我說的重點戶輪流駐點,

第二件就是單位24小時值班不得離崗,

第三件就是政府領導在110特勤中心24小時輪流值班,

每個領導都要輪流過去。

除此之外日常的大陸幹部要做的工作還不能落下。

應付檢查還得應付檢查,招商引資還得招商引資。

烏魯木齊市政府是市區任何地點發現事端一分鐘以內警察必須到場。

新疆現在是每隔十米就是一個攝像頭,市區限速40碼。到處都是鐵絲網。

所有大小學校,機關,加油站,商場,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市中心街上特警日夜巡街。

戶籍警察上門查水表要穿防彈衣帶武器。

所有大小刀都要打上二維碼和身份證號,店裡用刀還要用鐵鏈拴住菜刀。

進萬達廣場都要兩道安檢,門口的女安檢員都是穿着防彈衣帶着頭盔。

南疆喀什更加嚴格,像監獄一樣,所有街邊的店面都裝着鐵柵欄並配有門禁,想進店需要裏面給開門。

居民組成聯防隊,每天定時巡查和操練。

大街上所有人必須有身份證和良民證(“便民聯繫卡”)。

路上隨時有流動安檢,還有大街上設安檢。城鎮都是百米一亭。公職人員全年無休。

機器查手機,幾秒鐘掃描,如有任何涉恐信息或者圖片就被抓進學習班。這就是沒有宣戰的戰區。

Merlin–人間失格

補兩個舊品蔥用戶對這個問題的兩個回答:

right-wing(原問題為新疆模式受否能夠推廣全國):

根據財政部公布的《新疆自治區2017年預算執行情況報告》,新疆17年財政支出5373.6億,其中2608.8億來自中央轉移支付,公共安全支出579.5億元。而且,真實維穩費用肯定高於公開的“公共安全支出”數據。南方周末2014年的《公共安全,新疆要花多少錢》一文寫到:

張立德和他的同事、財政廳法制稅政處處長崔洪波等受訪者,也向南方周末記者坦陳,僅僅是“公共安全支出”一項,並不能全面反映在反恐維穩方面的開支情況,“各地各部門這一塊的‘開口’太多,比如各單位自行購買的安全裝備,增加值班人員、值班時間等等,可能都沒有納入‘公共安全支出’的科目中去計算”。

也就是說,根據上述數據,若不考慮中央轉移支付,新疆維穩費用占政府財政支出比例至少達20%。

更嚴謹的算法是按人均維穩費用推算,因為維穩費用大致跟人口數量成正比。新疆人口2100萬,維穩費用大於580億;全國人口13.8億,按比例算就需要至少3.8萬億。現實是2017年全國維穩總費用為1.2萬億(來源為香港記者呂秉權的估算),這樣子中間存在至少2.6萬億經費缺口。在當前各省財政普遍赤字的情況下,2.6萬億哪裡來?實際上,如果沒有其他省份輸血支援,新疆模式在新疆都維持不下去。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新疆模式會嚴重阻礙正常商業活動。試想,逛個商場進門都要安檢,誰還想出門逛街呢?手機上個網都要限速,動輒就全省斷網,還怎麼做生意呢?每天都聽說有親戚朋友被關進集中營,誰還能安心上班呢?新疆近年來民間經濟活動萎縮得很厲害,漢人都想把戶口遷往大陸。如果全國都像新疆這麼搞,經濟崩潰指日可待。

中共想不想在全國推行新疆模式?當然想,問題是做不到。

利維坦(原問題為新疆模式是否能起到預期效果):

這種行為是把漢族置於極度危險之中,而只收到短期的效益。

維吾爾族是世界著名的世俗化程度非常高的穆斯林,大家都知道,他們甚至可以飲酒,女子也往往不戴頭巾,僅僅是不吃豬肉。但是當上百萬大部分並非恐怖分子的維族人被無端不經審判地長期關押和虐待之後,他們一旦出來,是會對中國的專制掌權者心存感激呢?還是燃起更多的仇恨呢?是會更親近那些報復性團體呢?還是更遠離他們?是會更仇恨那些接受甚至看着集中營叫好,被中共利用看管維族的漢族人呢?還是和他們關係更好呢?他們的眾多親屬同族也是同理,沒有人會不仇恨那些把自己的父母兄弟關進集中營非法關押的人。長期以來,在新疆的漢族被利用作為當局看管維族的依仗,這種官方的暴行會被輕易地轉變成民族仇恨。

現在在國際壓力下,中共正在偷偷將這些未經審判非法關押的維族公民轉運到全國的監獄中,等這些心懷仇恨的人從全國的監獄出獄,將會發生什麼呢?

很多人說,好像這麼干群體性事件是少了,但這其實就是在高壓鍋燒開的時候去壓住旋轉着往外噴氣的氣壓閥。看似震動沒了,蒸汽沒了,事態被壓下去了,好像壓着壓着就可以消失了,但是實際上內部的壓力是越來越大的。當然新疆的維穩官員是不在乎這些的,他們是專制官僚體系的流官,干幾年就能調走,根本不用對下負責。而以“防止民族分裂”和“維穩”這兩個中共內部的大義名分來向中央索要資源是很容易的。龐大的官僚維穩體系“養寇自重”,維持地區的緊張局勢,來保持自身存在和發展的必要性。

其實單純以馬基雅維利主義來說,這種做法也是達不到效果的。有的漢人可能就像他不在乎其他漢人死活一樣,覺得維族人的人權是無所謂的,假如當局的給的鐵拳夠大,維族也許就被壓垮了,漸漸同化消失,然後自己就安全了,哪怕做法多麼納粹也無所謂。假如有人這麼想,他的打算也會落空。因為維族的力量並不在民族服裝、維語、不吃豬肉、會背《古蘭經》、相信伊斯蘭信條這些被中共着力打擊的東西上。假如民族是個人的話,這些東西只是衣服而已。打擊這些東西只會讓維族經由民族仇恨而更廣泛地動員起來,他們可能會暫時表現得恭順,假如時間夠長他們也許下一代會像歐洲穆斯林移民的第二代一樣,生長在一個社會廣泛都是非穆斯林的環境中,但是他們還是會回去穿上維族其實傳統上並不穿的黑袍,強迫母語為漢語的自己去學阿拉伯語。維族的力量不是這些。我可以想到比現行的無效做法徹底得多有效得多的手段來實現中共的目標。但是這會摧毀維、漢的未來。我已經徹底忘掉了。

Lucky_Star

敬佩記者的勇氣,感謝他(她)留下的證據。這是新疆地區人民受到大規模壓迫的鐵證。法制重大倒退了,幾十萬無辜的公民被非法關押,在這樣非法不透明的情況下又會死多少人呢。全體國人都應為此感到恐懼。

這樣的壓迫下,新疆人民的遭遇會得到全世界人的同情。新疆民族自決的願望也會從少數普通人和極端份子擴展到大部分新疆普通人。更多的仇恨成為助長恐怖主義的力量。

這種建立在恐懼和壓迫上的統一,也配叫統一嗎。民族區域自治是基本國策,民族平等團結共同繁榮是民族關係,實際如何呢。

新疆的未來,恐怖主義更加強大。此次過後,可能貽害無窮。

膜膜胡胡的包子

飲鴆止渴!這種將國民當做敵人來對待的做法在中共專制政權倒台之後只會加速新疆脫離中國版圖,同時這種行為還會撕裂維漢之間多年來的關係,我是很擔心在疆漢人今後的安危,可惜當地的“流官”並不在乎這些,可悲!

橘希實香:

如果真有一百萬的人是恐怖分子,那麼中國早就玩兒完了。但是習近平通過集中營手段製造出來了最多一百萬的恐怖分子……遲早要完蛋

Android

從短期來看再教育集中營是關押維族輕中年的洗腦營。

從中期來看是培育了一批更加了解更加疼恨中共及漢人並更加緊密團結一致的維族武裝後備軍。

從長期來看這些再教育集中營最終會被用來關押新疆的中共黨員以及漢人人質的。

1新疆維族為主的穆斯林群體生育率遠遠高於新疆建設兵團。比例為3.7:1.1。25歲以下人群中新疆漢族青少年佔比26%。計劃生育在新疆建設兵團內部作為體制性單位得到嚴格執行。大量的新疆漢族已經搬遷到大陸,年青人能到大陸工作就業已經成為當地長輩的所有期待,新疆漢族人口比例更多的是戶籍在此而全家早已搬到大陸。新疆已禁止漢族人遷移戶口到其他省份。

2許多新疆建設兵團被改製為民族縣或者市或者併入到民族自治州,許多的兵團企業與資產乃至於農場都已經交由地方民族縣州所有,現在的新疆建設兵團實際對新疆地區的控制力度與管控域度名存實亡。其軍事功能都由軍隊武警與大量警察所代替。

3大量的維族大學生都回到了新疆找工作就業,其中政府事業單位在南疆區域維族人占絕大多數,許多的新疆政府機構事業單位除了書記與援疆幹部全是維族人。因此沒有中共或者說排除了中共後維族隨時可以運轉起自己的政府。

4新疆包括兵團在內的政府部門腐敗現象也是很嚴重,貪占各種援疆物質,安防工程,建設工程拿回扣在各級政府普遍存在。兵團日益成為少數人私有化的公司,兵團漢人以及維族人都對中共政府感到不滿意。

5在民族團結一家親的大旗下,許多需要依法依據公平處理的事件沒有公正處理,彼此隔閡與相互暗地埋怨不相往來才是此地當前民族關係的真實狀況。

張樹人

新疆的集中營將長期存在,並且有可能擴展到大陸。

外媒調查,這個集中營裏面估計有幾十萬的維吾爾族人。我不相信共產黨把一些成年人關起來,“再教育”能夠讓他們真的被洗腦。你像我,我每次vpn不穩定的時候呢,我都對共產黨咬牙切齒,那你想一想那些維吾爾族人,我真的不相信一群成年人會被這樣洗腦。

這樣的話呢,共產黨就會面臨著一個非常艱難的抉擇,就好像在戰國時期白起面對幾十萬趙國戰俘一樣。

如果把這些戰俘放回去,那麼等到下一次戰爭的時候,他們就是秦軍的死敵,那麼如果把這些戰俘留下來了以後又養不起。所以說呢白起做了一個非常殘酷的決定,把這幾十萬戰俘全部給坑殺了。

其實這件事放在中共的手上也同樣的成立。這幾十萬人,讓他們聽命於共產黨,我覺得我絕對不信。那麼現在呢,如果把這幾十萬放出去,那麼很明顯共產黨就多了幾十萬個死敵。

所以說呢,在新疆這些集中營裏面的被關押的這些人,如果共產黨不倒台,他們一輩子可能都要生活在這種被囚籠般的生活。

然後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就是,雖然說這些成年人不太可能會被洗腦,但是他們的孩子很可能的真的會被洗腦。

suibianba

其實我不禁要開始質疑了,這些維吾爾族人出來了之後,他們到底會是什麼想法?因為眾所周知黨的洗腦能力頂呱呱,萬一真給洗成功了眾人愛戴呢,也不是沒可能,我覺得還真的得看看出來的人怎麼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品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