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柴玲遭牧師強暴真相 遠志明:她勾引我

遠志明一方供詞稱:後來柴玲打電話給遠志明,要他過來,當他抵達時,她穿着睡衣來應門,他覺得她引誘他,後來進入臥室,進而發生性關係,是在兩情相悅的情況下發生的性行為。後來一直有來往,但不再有性關係。本文摘自2015年3月5日《基督日報》,原題為《遠志明牧師被柴玲指訴性侵已辭去神州傳播協會一切職務》。

柴玲

前天安門學運人士、華人知名牧師遠志明本月2日宣佈辭任神州傳播協會一切職務,以及宣佈2015安息年取消所有的講道及行程。

引發辭任事件原因,是前學運領袖柴玲控訴他在1990年天安門事件翌年、海外民運人士流亡期間強暴過她。柴玲控訴遠志明牧師在1990年在新澤西她的寓所讓她觀看色情片,其後向她施暴。

她在2009年成為基督徒後曾要求遠志明道歉,她在公開信中寫道:「你拿了一片黃色電影來放給我看,當時我覺得不好意思,要你停止離開時,你抓住我,用體力強行把我按倒在地毯上強暴我,並用我掙扎中掉在地上的外衣蓋住我的眼睛。」「直到今天,這封信還是很難寫的原因,是我始終不能忘記那在天花板上的電燈是那樣的刺眼,我心裏是多麼的痛恨你對我的施暴……。」

柴玲稱一方一直向遠牧師交涉,一直未得滿意結果,至2月底為止共發出五封公開信追討說法。她表示自己是根據馬太福音18章15至19節所描述關於信徒修復的三個步驟來處理對遠志明性侵的指控:單獨見面、帶證人見面、結果沒有達成和解的第三步是要把事情交給教會。

柴玲在公開信中表示,2011年11月左右與遠志明見面,當時遠志明跟她說:「柴玲,你是新基督徒。你不知道,』如果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舊的已經過去,看哪,新的已經來臨」(哥林多後書5:17)」並敦告她別向其他人說。

2014年6月24日,雙方在周愛玲牧師和徐永海牧師二人見證下一同見面對證。周牧師是柴玲一方邀請的見證及仲裁者,徐牧師則為遠志明邀請出席。

這是事件至今二人唯一在見證人在場的情況下當面對證的場面,據《周愛玲牧師所寫的遠志明和柴玲見面記錄》記錄,二人供詞出入甚大。遠志明一方供詞:「Y說當時在普林斯頓,C因80年代末事件,很有名,是大家捧着的明星,對人頤指氣使,他當時沒有那麼大的名氣,大家常在一起參與一些活動,C沒車,偶而需要他接送,去Macy's買東西等雜事,也幫過她搬家。有一天,二人看電視到很晚,有親昵,但沒有性關係。後來C打電話給他,要他過來,當他抵達時,她穿着睡衣來應門,他覺得她引誘他,後來進入臥室,進而發生性關係,是在兩情相悅的情況下發生的性行為。後來一直有來往,但不再有性關係。(C反駁說他們只見過一次面,但並沒有對Y性愛的描述部分提出異議或抗議)」

而柴玲一方供詞記錄如下:「C說Y一日來找她,說是要給她看他製作的影片,她不疑有他,但沒想到竟是黃色錄影帶,她覺得被騙,很難為情,要關掉放映機,Y就抓住她,在地上強暴了她,完事後,還向她說了一段狠話,是有關因一胎化而被墮掉的嬰孩的話。(這段話可以參看C的自述)。(Y辯說他沒有給她看錄影帶,做愛之後也沒有說那些話,他重申他沒有強暴她。)」

由於遠、柴二人證詞出入太大,且雙方在當時都無法提出支持他們說法的人證或物證,當日無法達成共識。在此情況下,在兩位牧者的異議下,柴玲堅持要單方面將會談細節網上公佈,並提出遠志明必須依據她的版本作出道歉的要求。據周牧師說,兩位牧師不同意柴玲要求遠志明登報道歉及賠償的要求,柴玲此後一直堅持做法。

而作為遠志明一方調解者的徐志秋牧師對此次會談有另一番感想。他在《讓真相曝露在陽光下》文中指,他認為遠志明的陳述更為可信。其中理由是「柴玲回憶二十多年前的某些細節,與她現今在波士頓所從事的女童救助事業驚人地吻合」,此外「遠志明敘述中提到的一些親密細節,柴玲未予否認。捏造此類細節的可能性不大。相比較而言,遠志明的陳述可信度要高些。」

此次會面後,柴玲不再信任自己一方調解人周愛玲牧師,她寫道:「連開始幫助我的牧師也最近承認她已改為開始相信遠志明,又說,她不知道該信誰,並讓我的美國長老牧師不再幫助我找到真相與公義。」

柴玲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在對質後的5個月後的11月進行了職業測謊,為證實自己關於強暴一事上無撒謊,結果她通過了測試。11月底,她向教內媒體包括基督日報要求刊登一封《柴玲寫給教會關於遠志明的信》,其後在12月23日,柴玲正式向教會發出首封公開信——《關於遠志明柴玲寫給教會的信》,開始引起教內迴響。

基督日報曾向遠牧師求證事件。他回應指已就自己對柴玲造成的任何傷害作出道歉,只是認為柴所說情節「全系編造」,因此不能接受。至今年1月,他向基督日報表示自己經過迫切禱告後「神還是不讓我公開回應」而選擇保持緘默。

此後段時間內,遠牧師沒有對事件作出任何回應。但對於傾向相信柴玲控訴的人士,或不少教內人士來說,他們無法忍受一方的靜默。2015年2月10日有18位華人教會牧者連署發佈《18位華人教會牧者就柴遠事件致海內外華人教會及公眾信》,指作為當事人之一的遠志明牧師,以及遠牧師所屬的機構「神州傳播協會」和遠牧師按牧委員會,一直沒有任何公開的回應。一個多月來,主內肢體及教外公眾在網路上爭論不息,莫衷一是。此事件以及由此事件而引起的波動,如若得不着合理的解釋與解決,爭論與困惑將會繼續下去,並給教會造成持久的傷害,促遠牧師回應。

聯署牧者包括龔明鵬牧師、龔文輝牧師、何春勛牧師、何俊明牧師、黃雅憫牧師、林恆志牧師、劉傳章牧師、劉康牧師、任運生牧師、滕張佳音博士、王天聲牧師、王峙軍牧師、王志勇牧師、文耀銘牧師、辛立牧師、余鈞牧師、張道山牧師和趙約翰牧師。

在短短的時間內,同月23日「柴遠事件獨立調查委員會」發佈《關於「柴遠事件」的調查報告》。

該調查由其中3位牧師連同另外2人組成「獨立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最後對他發出4項指控。

對於「柴玲指控1990年在普林斯頓被遠志明強姦」的指控,調查報告的手法和記錄相當粗略,只提供了柴玲一方的證詞,包括提供給調查委員的陳述、回答調查委員會提問時的補充敘述,以及一位J姐妹提供了她在2011年5月從柴玲所聽見的敘述等。對於遠志明一方的證詞,甚至對曾與遠、柴雙方當面調解的周愛玲牧師及徐志秋牧師的會面敘述隻字未提。

「調查報告」對柴遠事件外的另外三項的描述則更詳盡,包括指遠志明於1989年曾性侵一位朱姓舞蹈演員、2013年5月對一位80後姊妹有不當行為。而最引起關注的是一位90後姊妹指遠志明曾於2013年9月在酒店擁抱了一位90後姊妹,並要求她陪睡。

由於調查團引出一宗遠志明成為知名牧師後發生的事件,指控嚴重,加上事件發生時間不遠,引起相當廣泛的關注。

「調查報告」出爐後在2月23日在《生命季刊》網站刊登後兩天,神州傳播協會董事會主席謝文杰在機構網站發出公告,否認《關於「柴遠事件」的調查報告》的正當性、公正性與合法性,稱「其指控未經當事人認證,未經司法部門審定,非法私立罪名,並在公共網絡上散佈流言蜚語,其作法已遠遠超出教會範圍,破壞教會體統,嚴重損害神的教會」。

2月28日,神州傳播協會董事會主席謝文杰透過律師發出公告,指「遠志明對有關「強姦」、「誘姦未遂」、「性侵犯」等誹謗性指責一概否認」,並指「將在適當時候訴諸法律,提起訴訟」。

遠志明則於3月2日首度發出回應,承認曾與柴玲發生性行為。在神州傳播協會刊登的一封《致教會弟兄姐妹的信》上他寫道:「我承認自己是個敗壞的罪人,後來成了何等人,完全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對於1990年我信主前的婚外性過犯,我再次公開地向神認罪,向當事人道歉。」這封信亦貼在他的臉書上。

但對於柴玲的指控他予以否認:「在神在人面前,我雖然可以默默承受不實的指控,但我不能承認我沒有犯過的罪。對於針對我的強姦、誘姦未遂和性侵指控,我一概否認。」

他又寫道:「對由此引發的目前這場風波給教會弟兄姊妹造成的傷害和困擾,我表示深深的歉意,請求大家原諒。」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多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5/0307/524409.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