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生態 > 正文

切爾諾貝利事故如何動搖蘇聯

切爾諾貝利核事故本身就暴露了它是一個腐敗、失敗的體制出現的綜合症,而不僅僅是一次技術性的災難。很快,在烏克蘭和白俄羅斯的切爾諾貝利核事故抗議活動之上,獨立運動也發展壯大起來,蘇聯體制失效是一個重要原因。此外,經濟也是個問題。蘇軍在阿富汗軍事干涉、計劃經濟導致的災難性失敗,導致了有着蘇聯的糧倉之稱的烏克蘭出現嚴重的主要糧食短缺,更加重了體制的壓力。

發生爆炸的四號反應堆及覆蓋在上面的“石棺”(2006年攝)

30年前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災難事故發生,蘇聯當局不但反應遲緩,而且試圖掩蓋真相

30年前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災難事故,發生於蘇聯僵化的體制在各個層面上受到挑戰之際。

首先,蘇聯的新領導人上台時間不久。就像那時候的笑話說的那樣:在很長一段時間以來,蘇聯終於有了第一位可以無需別人攙扶和協助、自己可以走路和說話的領導人。

戈爾巴喬夫當時執政才一年多。他動搖了衰老的蘇聯共產黨的等級體制,還允許甚至鼓勵討論此前曾是禁忌的話題。在這些話題中,經濟問題,思想多元化和環境問題是首要的議題。

他當時沒有意識到,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會把社會討論和公眾參與提升到一個全新的水平。

當時的蘇聯突然出現了一種新現象:基層運動,綠色運動。特別是在受切爾諾貝利事故影響最嚴重的地方烏克蘭和白俄羅斯,這些活動力量空前壯大。

災難發生幾個小時後,石墨芯仍在燃燒,但蘇聯能源部副部長阿列克謝·馬庫欣給蘇共中央秘密發出的“緊急報告”說,工作人員正在處理現場,沒有疏散附近城市人口的必要。切爾諾貝利正開工建設時馬庫欣在烏克蘭任能源部長。

領導這些活動的並非黨的官僚,而是作家、學生、醫生和科學家。而蘇聯共產黨發現自己被聚焦於尖銳的、批評性的審查之下。

人們無法原諒當局就輻射水平的謊言,混亂的醫療健康建議和他們的政治冷漠。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核災難發生後,當局拒絕取消在基輔舉行勞動節集會遊行,並要求把孩子們帶到街頭,表明基輔是安全的。

核災難發生後,當局拒絕取消在基輔舉行勞動節集會遊行,並要求把孩子們帶到街頭,表明基輔是安全的。

而當人們後來了解到,一些黨內精英的孩子已經坐飛機離開了基輔,他們感到震驚和氣憤。

失敗的體系

綠色團體在烏克蘭組織的集會結果聚集了數以萬計的參加者。

他們的口號慢慢地但堅定地發生了改變,因為切爾諾貝利核事故本身就暴露了它是一個腐敗、失敗的體制出現的綜合症,而不僅僅是一次技術性的災難。

很快,在烏克蘭和白俄羅斯的切爾諾貝利核事故抗議活動之上,獨立運動也發展壯大起來,蘇聯體制失效是一個重要原因。

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和妻子在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發生3年後首次視察事故發生地。但這一事故早已動搖了人們對他改革蘇聯體制的信心。

此外,經濟也是個問題。蘇軍在阿富汗軍事干涉、計劃經濟導致的災難性失敗,導致了有着蘇聯的糧倉之稱的烏克蘭出現嚴重的主要糧食短缺,更加重了體制的壓力。

在此之上的切爾諾貝利核電事故造成的巨大代價,為戈爾巴喬夫雄心勃勃的改革計劃籠罩了一個最終失敗的陰影。

戈爾巴喬夫和他的盟友們試圖將一個不穩定而且效率低下的制度現代化。

而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發生後,蘇聯自己的公民都認為這已經不可能。這麼做的風險太高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