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阮吉安漫畫709:我為何關心中國時政

陳光誠在回憶錄《赤腳醫生》中表達得很清楚,大陸的法律,就像鬼為自己準備的畫皮,一旦需要,可以隨時撤下這張畫皮露出猙獰的臉。

李文足終於見到了王全璋(阮吉安提供)

2015年,我在網上看到“709”的事情,特別是2016年初,我看到王峭嶺等“709”家屬寫的心理轉變過程,非常感動,所以一直很關注她們。

我非常敬佩“709”的參與者,他們代表了良心和希望。“709”律師中,我只見過謝燕益律師,一個很純粹的人。可以想像其他人,一定也有這種很乾凈很質樸的氣質,能自己營造出一方世界。

我關注“709”,更多地是從“709”的家人為她們受難的親人吶喊並互相扶助的角度看的。就像在美國的陳闖創所說,“709”家屬群體,是第一個為被迫害的家人感到自豪的群體,她們努力撕開黑暗,積極開展營救。

陳光誠在回憶錄《赤腳醫生》中表達得很清楚,大陸的法律,就像鬼為自己準備的畫皮,一旦需要,可以隨時撤下這張畫皮露出猙獰的臉。

法律(阮吉安提供)

不管在什麼國家,大多數人都只是想安分地過好自己的日子,不會特別關注時局,更不會採取什麼行動。即使是“709”家屬,在丈夫出事前,也不是對時政非常熱心的,更何況其他人呢。

其實國內很多人看得也是比較清楚的,只是可能不會說出來。只要大環境有了好的改變,人的精神氣質、行為方式也會慢慢隨之改變的。國內很多沒有受過教育的人,看時政也是很深刻的。

有時候,與自己觀點有衝突的人深入交流,就會發現,其實對方也知道自己的說法不能自圓其說。有時,對方很反感我的態度和轉發的文章,但隨着時間,他們也會轉變、認同。

我覺得對自由的喜愛和獨立思考的能力,和人在哪裡可能關係不大,如果有一定的契機,都可以發展出這些品質。當然,出國後認識和思辨能力在新環境中會有提升。

我沒有學過畫畫,但小時候經常會去榮寶齋、美術館看畫展。我比較喜歡圖文並茂的形式,看書喜歡看有插畫的書。對於“709”,我感到自己必須要做些什麼,用畫畫來表達態度也是自然而然的。現在,我只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做一些事情而已。

( rebeccaxjwu/Twitter)

阮吉安(Rebecca),70後,北京人,現定居新西蘭。自由職業者,愛好廣泛,寄情山水,關注政治。她為“709”事件畫了很多漫畫,在推特、臉書等平台廣泛傳播。@*#

我們要會見(阮吉安提供)

“709”家屬李文足尋夫(阮吉安提供)

北京的陰霾(阮吉安提供)

“709”家屬剃髮“寧可無發,不能無法”(阮吉安提供)

謝燕益夫婦和他們的三個小孩(阮吉安提供)

李文足終於見到了王全璋(阮吉安提供)

“找爸爸”(阮吉安提供)

爸爸,我們想你(阮吉安提供)

“709”家屬(阮吉安提供)

“709”家屬李文足和兒子鼓勵丈夫(阮吉安提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