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澤東傳位的計劃早就定了----就是江青

讓江青“挑大旗”

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的防波堤。有這道防波堤在,毛澤東就在一個安全的制高點上,他不僅推掉了餓死三千七百五十五萬人的責任,而且繼續是正確路線的代表,是拯救人民於水火、打倒那些“走資派”的大救星。誰要否定文化大革命,就是拆毀他的防波堤,就是拉他下水承擔餓死三千七百五十五萬人的責任,所以他對保衛文化大革命的成果有特殊的敏感。在毛澤東這種複雜的心理背景下,他選擇接班人首要的條件,就是能忠實地守住文化大革命這道防波堤,至於有沒有治國能力、能不能得到人民擁護,都在其次;而生產能不能上去,經濟能不能發展,人民的生活能不能改善,那更是個無關宏旨的“目”。他認為只有自己的夫人江青能擔當這個歷史重任,會抓階級鬥爭,會整治那些抓生產的幹部,不計個人毀譽,誓死捍衛他的一世英名。只要家天下能夠建立,只要兩代人的時間——由江青傳位給毛遠新——就能塗掉三千七百五十五萬人留在神州大地的血淚,從根本上改寫中國現代史。

毛澤東傳位的計劃早就定了,這就是江青。他打接班人這張牌,是掩人耳目的晃子,他真正要找的是能夠“託孤”輔政大臣,即毛澤東說的“軍師”或“好參謀”。毛澤東說過許多批評江青的話。為了與“四人幫”鬥爭的需要,為了把粉碎“四人幫”與高舉毛澤東的旗幟統一起來,大陸在宣傳中過多渲染毛澤東對江青的批評。1975年5月毛澤東召集在京政治局委員開會,批評了“四人幫”。華國鋒在黨的十一大報告中把毛這次講話作為粉碎“四人幫”的根據。據黨史學者考證,根本不是這麼回事。中央黨校教授金春明說:“我們在查閱檔案時卻發現毛主席還有很多話,如說江青等人反劉少奇、林彪是有功的,不要小題大做等。聯繫到華國鋒引用的話,恰恰說明毛澤東並沒有認識”四人幫“問題的嚴重性,所以並不急於解決。毛澤東講話的本意同華的結論差別太大。”[6]其實,毛澤東真正的“親密戰友”是江青。在批《水滸》運動中,“毛澤東亮出了對江青的真實看法,當著政治局成員的面表揚她,在政治上給予充分肯定,說:江青鬥爭性強,階級立場堅定,這點我倆是一致的。她不會搞兩面派,但不懂策略,不懂團結人,所以吃了虧。她身邊如果有個好參謀,她是可以挑大旗的。還說:我清楚,頑固派是反對她的,是反對我起用江青的,說違反黨的決議。難道決議就不能改正嗎?決議也是有錯誤的。毛這裡所說的所謂‘頑固派’指的是周恩來、葉劍英、鄧小平一干人。”[7]毛澤東在上邊一講,姚文元控制的報刊緊跟,採取一家發表多家轉載的辦法登出《法家人物介紹·呂后》、《古代傑出的女政治家武則天》等文章。說什麼“劉邦死後,呂后掌權。”“她為人剛毅,曾佐高祖定天下,當政時繼續推行法家路線”,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女政治家。”在介紹武則天時,吹捧“武則天是一個敢作敢為的革新政治家”。“武則天做皇帝上表擁戴的就有六萬多人”,“武則天政治統治的社會基礎比唐太宗時期更寬了”。江青要做女皇已經是路人皆知了。以至毛澤東死後粉碎“四人幫”之前,出現了各省紛紛寫信,擁戴江青為黨的主席的事情,中國差一點又退回到封建社會去。

1974年第十期《紅旗》雜誌,發表了姚文元親自修改定稿的重頭文章《研究儒法鬥爭的歷史經驗》,把江青後黨比作是“法家領導集團”。文章說:“西漢王朝的前期和中期所以能在反覆辟鬥爭中取得勝利”,就是因為漢高祖死後,“法家路線卻經歷了呂后、文、景、武、昭、宣六代基本上得到了堅持。”“由於在中央有了這樣比較連貫的法家領導集團,才保證了法家路線得到堅持。”於是,當今的呂后——江青,和上海幫的幾個哥們兒——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20世紀70年代中央政權內部的“法家領導集團”。而毛澤東的“革命路線”,只有讓“中央法家領導集團”主政才能夠堅持。這樣一來,接班雖比較順,但把毛澤東的真面目給暴露了:他蛻變成為20世紀的劉邦,一個建立家天下的封建君王。

辛子陵:《毛澤東,接班人與文革起源》節選

參考文獻:

[6]見《百年潮》月刊2001年第8期第76頁姚鴻文章:《廖蓋隆業績和風範追思座談會述要》。

[7]高文謙:《晚年周恩來》香港明鏡出版社第579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中評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