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只要中共依然掌權 這一核心目的仍將驅動中共一切政策和行為」

應對中(共)國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星期四在紐約發表聲明,指出即便美中貿易談判達成協議,將證明「其無法解決中共(對美)構成的無數其它危險」

應對中(共)國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星期四在紐約發表聲明,指出即便美中貿易談判達成協議,將證明“其無法解決中共(對美)構成的無數其它危險”。

這些危險包括中共向全世界投射軍事實力,在地緣政治上跟朝鮮、伊朗結盟,價值觀上拒絕給予自己人民以自由,對美國政府和民間進行全面滲透,“所有這些旨在鞏固中共在國內的統治及其在全球的實力而作出的長期戰略努力,現在被置於終身主席習近平領導之下。”

聲明說,無論簽署的是不是一個似乎更為平衡的雙邊貿易協議,只要中共依然掌權,“破壞美國這一核心目的”仍然“將驅動中共的政策和行為”。

曾擔任里根總統負責國際經濟事務的國家安全顧問的羅傑斯·魯賓森(RogerRobinson)說:在美中貿易談判中“顯然存在着許多警示,在此關鍵時刻很容易犯錯。由於簽署協議可以得到某些好處而作出讓步,對總統來說是個勝利,對股市來說是個勝利,所有這些都是簽約的理由。”

“但與此同時,我們不能急急忙忙地簽約。我們需要一個強大的協議,我們必須強力保護我們的利益。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讓中方進行我們要求他們進行的結構性改革,否則我們只是在應付雙邊貿易流動中的數字遊戲,由於協議的可逆轉性,那是很危險的。”

曾擔任特朗普總統首席策略師和高級顧問的班農(Stephen Bannon)說,美國必須有監督機制(monitoring)“監督機制是關鍵,實時監督,然後以懲罰性關稅予以執行。”他引述特朗普總統在國情咨文中提到的中國進行結構性改革的六個要點:強迫技術轉讓、盜竊知識產權、網絡入侵、操縱匯率、貿易壁壘、國企補貼,“這能在未來幾個星期做到嗎?絕不可能。”

班農表示,如果按照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白宮貿易與製造業顧問納瓦羅主導的方向與中方談判,就能實現特朗普總統的目標。

班農表示,日本首相安倍周末訪問白宮,除了談美日貿易,另一個可能的主題是如果美中貿易協議是個對中方的非結構性改革的協議,雙方將如何承受。

《中國即將崩潰》的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認為,特朗普政府不應該與北京簽署任何協議,“我們跟中(共)國有着數十年的貿易協議,但中國違反了所有協議。對數十年對華貿易協議的失敗進行補救不是要再簽一個。”

“沒有什麼協議可以解決美中之間存在的問題。習近平說得非常清楚,他要的是國家主導的經濟,這樣的經濟對外國公司沒有空間——如果還存在空間的話。習近平可能會同意某些東西,那是因為他需要這樣做,但他永遠不可能尊重它。”

章家敦說,“美國的唯一出路是脫離中國經濟,並要中(共)國付出比其獲益更多的代價。”他承認這樣做“當然美國會受損”,“但我們必須這樣做,因為現在美國付出的代價遠高於對華貿易所得到的利益。”

應對中(共)國當前危險委員會星期四在紐約舉行研討會,發言者告訴美國投資人中國對美正進行一場“經濟超限戰”(unrestricted economic warfare),提醒他們投資中國的高度風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