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為習近平「十四年抗戰」說備課

還有一件不可忽略的相關事實是,在「十四年抗日」開始的第二年,就在東北還建立了另一個中國,就是在日本卵翼下的「滿洲國」(一九三四年改稱「滿洲帝國」),其時尚比「中蘇國」早八個多月。不可思議的是,此「國」在外交上還曾受到多個外國的承認,其中包括從未承認「中蘇國」的無產階級祖國蘇聯,宣布尊重滿洲帝國「領土完整與神聖不可侵犯」。

“片面抗戰”與“全面抗戰”

二〇一七新學年前,各地教育部門接到上級通知,要求“各級各類教材”中所有“八年抗戰”字樣,一律改為“十四年抗戰”,“並視情況修改與此相關內容,確保樹立並突出十四年抗戰的概念”。這樣大規模地突然統一修改“各級各類教材”的“字樣”之舉,只有“文革”前後對於教材的置換與之類似,不過那時的改過來又改過去的根據是隨應否“與傳統徹底決裂”而變化的,尚屬事出有因,可以理解。而現在通令全國更改者,不過兩三個漢字一個“概念”,而八年和十四年的抗戰均屬史實,彼此並不矛盾,現行的歷史教科書里,僅把抗日戰爭分為“九一八事變”到一九三七年的“盧溝橋事變”的“局部抗戰”,其後才是“全面抗戰”而已。兩個“概念”互相配合著敘述了幾十年,忽然說變就變,連究竟是把“局部抗戰”變成“全面抗戰”還是乾脆都算成“片面抗戰”都不說清楚,個中原委甚不分明。就我個人猜想,可能是因為在那個“局部抗戰”中,和駐防東北、華北的中國軍隊一起組織抗日義勇軍、同盟軍抵抗日軍侵略的,也有中共所派幹部楊靖宇(本名馬尚德),他從一九三二年起組織東北抗日聯軍,堅持抗日至一九四〇年戰死,把“局部”和“全面”抗戰聯繫起來了,真給中共帶來光榮。和國民黨在“全面”抗戰中的領導地位和巨大犧牲相比較,也至少可表中共的抗日總比大多數國軍在時間上具有優勢吧!

這樣一來,“概念”上自然取消了“局部”和“全面”抗戰的區別,但是不僅歷史事實分毫未改,而且對於歷史教學來說,還增加了不得不為這個簡化而增加若干不得不回答的問題。我非歷史老師,但是如果我真站在哪怕是小學的歷史課堂上,我想真得為以下問題準備說明。

怎麼解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第一,“九一八事變”是日本侵略中國,它侵略的對象是中華民國。真是這樣嗎?是的。但是(討厭的“但是”!)只過了四十九天,中華民國裏面又分裂出了另一個國家: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在遠離瀋陽的江西瑞金,中共成立了一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而直接侵略這個國家的,卻非日本帝國主義,而是日本的侵略對象中華民國!在“九一八”當年的七月(那時它尚未建國,名為“蘇區”)和再次年的九月對它進行無情的圍剿,終於迫使它退出國境,進行有名的“萬里長征”!在此我須回答:為何民國不顧日本鬼子的侵略,反去侵略境內的蘇國?原來史實是中華民國的執政黨國民黨聲稱“攘外必先安內”,要攘外賊必先剿內匪——它不承認“兩個中國”,堅持中華民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的政府,“中蘇國”必須剿滅。所以那時就形成魯迅名文《天上地下》所說的,處於地下的中國百姓頭上遭到中日兩國飛機扔炸彈:“一種是(民國向蘇國)炸進去,一種是(日本向民國)炸進來”(《偽自由書》),從中國百姓的頭顱來說,倒是一直“抗”着日本國和中華民國的。而中蘇國自己也在“安內”,對於地主富農和黨內不順眼人員實行肉體消滅,武器則是鐮刀斧頭加大棒石頭了。

第二,為何未受到日本侵犯的蘇國,在自己危急存亡之際,倒要派人遠出萬里去東北幫助自己的敵人中華民國抵抗日本國?原來它的抗日,一點也不是為了幫助中華民國,而是為了保衛……蘇聯!“九一八”以後,中共中央連續發表《中國共產黨為日本帝國主義強暴侵佔東三省宣言》及《第二次宣言》、《關於日本帝國主義搶佔滿洲事變的決議》,鮮明地表示“國民黨近來更造出江西共產黨、江西工農紅軍的領袖朱德、毛澤東怎樣願意‘一致對外’,投降國民黨,為國民黨效力的可笑萬分的謠言”,公開宣言“中國共產黨是帝國主義與國民黨最不能調和的死敵”。“(日本的)佔領和軍事行動是最露骨的反蘇聯戰爭的序幕”,現在的“偉大的歷史任務便是武裝保衛蘇聯”。原來蘇聯乃是全球無產階級的祖國,自然也是中國無產階級先鋒隊中共的祖國了。祖國有難,臣民勤王,和中共的死敵中華民國毫無關係。

武裝保衛蘇聯和“滿洲國”

第三,因此,中共以蘇聯為自己的祖國且要“保衛蘇聯”,也並非“九一八”以後的突發事件。如果說上述的保衛蘇聯究竟是要抗日,可稱抗日保蘇,在那以前還有一次“中東路事件”,則更直接地是“抗中(華民國)保蘇”了。

此事說來話長,簡而言之,就是那個蘇聯的前身沙皇俄國,強迫與中華民國的前身大清帝國簽訂不平等條約,於十九世紀末葉在中國的土地上修建一條跨越東北三省的中東鐵路,與它的西伯利亞大鐵路相接,成了其境外的國中之國。雖然蘇維埃政府成立後,曾經一再聲明廢除不平等條約,卻並不實行,僅到一九二四年與中國協議“暫時”實行共管。實際上蘇方仍持管理大權,因此雙方爭執不斷。到一九二九年七月,終於引發了軍事衝突,導致蘇聯大規模軍事進攻,成為中華民國建立以後遭到的首次外敵武裝入侵。中國國民政府於八月正式對蘇宣戰,蘇方則出動海陸空軍在東西兩面先後佔領滿洲里、海拉爾、同江和富錦等地,斃傷我軍近萬名。國民政府只得於年底屈辱地與蘇簽約求和。在這場抗蘇戰爭中,領導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中共,根據共產國際的指令堅決“抗華”,發表《執行武裝保衛蘇聯的實際策略》,指出“帝國主義國民党進攻蘇聯的世界大戰已經迫在目前”,要求全黨準備武裝暴動佔領主要城市,以“促進革命的巨潮”。那架勢,真像今天毛左先生們天天辱罵的“帶路黨”了,這也就是“八年抗戰”以前中共所持的根本立場,不可忽略的。還有一件不可忽略的相關事實是,在“十四年抗日”開始的第二年,就在東北還建立了另一個中國,就是在日本卵翼下的“滿洲國”(一九三四年改稱“滿洲帝國”),其時尚比“中蘇國”早八個多月。不可思議的是,此“國”在外交上還曾受到多個外國的承認,其中包括從未承認“中蘇國”的無產階級祖國蘇聯,宣布尊重滿洲帝國“領土完整與神聖不可侵犯”。而到了“十四年抗日”結束以後,人民解放軍進入東北,全面接收了滿洲國軍二十多萬人,成為有名的第四野戰軍,又開始入關“抗”民國了。

以上三點,乃是假設我站在小學講台上必須準備的教材大綱。不過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歷來的歷史教材包括中共黨史的歷史分期都把“九一八”到“盧溝橋”事變之間的六年列為“國內(或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但又未把日本人算為“國內”的叛賊或地主,這個矛盾應當如何交待?幸而我們的教材都是以毛澤東思想為指導的,毛主席正有一篇名著叫《矛盾論》,應有解決一切矛盾的指示。一查果然:——它說當帝國主義用非戰爭的形式壓迫人民時,“人民大眾往往採取國內戰爭的形式”去反對它,“中國的辛亥革命戰爭,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七年的革命戰爭,一九二七年以後的十年土地革命戰爭,都有這種情形。”

原來上述矛盾的解決,無須把日本算成“國內”,只須把中華民國算成帝國主義,不管我們內鬥多久,都是為了抗擊外敵,打自己就是打日本呀!我終於找到了“十四年抗日”的根據,並且發現當年面向東南“北上抗日”的長征都是可以論證的。備課到此勝利結束。

《動向》2017年2月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動向》2017年2月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