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廖祖笙:能騙一個是一個 能操一天是一天

下流在趙莊是一種流行色。下流慣了的李彥宏,想要「安全」地吃得更多更肥,就嫌棄不得食槽有多麼骯髒。已被趙家拿捏住了死穴的李彥宏,別說是聽命咬人,即便是聽命吃屎,李彥宏也一樣是得大快朵頤,服服帖帖吃出香噴噴的感覺。凡是作狗的,都不會有其獨立的人格。

“騙子首領”李彥宏所把持的百度,一直以來是血債派的白手套,是貪官污吏的印鈔機,是權移馬鹿的試驗場······長期被狗鏈牽着的李彥宏,又竄出來咬誰了,這在趙莊委實再“正常”不過。得過且過的趙家,“功夫在詩外”的趙家,在風雨飄搖之際,會日趨倚重了李彥宏之流的咬人。

百度在廖夢君慘烈遇害校園事件中的再次公開耍流氓,帶有明顯公權操縱的成分,不過是趙莊人權進一步惡化的冰山一角。李彥宏儘管臭名昭著、作惡多端,但相對於隱身其後的大流氓和老流氓,尚屬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小流氓李彥宏再怎麼興妖作亂,趙莊也不至昏黑至此。

下流在趙莊是一種流行色。下流慣了的李彥宏,想要“安全”地吃得更多更肥,就嫌棄不得食槽有多麼骯髒。已被趙家拿捏住了死穴的李彥宏,別說是聽命咬人,即便是聽命吃屎,李彥宏也一樣是得大快朵頤,服服帖帖吃出香噴噴的感覺。凡是作狗的,都不會有其獨立的人格。

耗費了巨資打造的“偉大的牆”,實為一面破牆,完全遮擋不住趙莊的斷井頹垣、千瘡百孔。精於騙術的李彥宏,會被趙家倚重,這在趙家實出無奈。自從有了互聯網,各種黑箱作業就面臨了隨時會被曝光的風險。負債纍纍的趙家自此只好得過且過,能騙一個是一個,能操一天是一天。

由此趙莊的“法治”,在換季後雖然調門喊得更高,但也已是“法治”得只剩公開耍流氓。在電腦和手機都已隨處可見的互聯網時代,在翻牆其實輕而易取的年月,居然還有大小流氓沆瀣一氣,欺負死人不會說話,欺負網民不會翻牆······“與時俱進”的趙莊,確實讓人無語。

批量死於屠城的學生和市民死不瞑目,高鶯鶯、楊黛麗、戴海靜、廖夢君、李旺陽、錢雲會、徐純合、方九書、雷洋、薛福順、曹順利等等死不瞑目,這在向來不管鄉鄰死活的趙家,算得了什麼?慘痛是屬於他人的,豐盈是屬於趙家的,趙家的信條是能騙一個是一個,能操一天是一天。

於是批量殺人了也好,單個殺人了也罷,管它什麼“廟前江水怒為濤”。有天價豢養的一眾打手,有李彥宏的精於顛倒黑白,再血腥的事情,在趙莊也會是波瀾不驚,抹得乾乾淨淨。在“維穩”已成產業鏈的趙莊,李彥宏該也是領了“維穩”經費的,該也是屬於“維穩”骨幹的。

於是哪怕是花費幾天時間甚而幾個小時,就能真相大白的事情,在趙莊的受害者而言,也一定會是為著尋求起碼的公道,而望穿秋水,而耗盡餘生。於是,“法治”可以人盡可夫,百度可以禍國殃民······趙莊烏天黑地,蓋因趙家一直是在能騙一個是一個,能操一天是一天。

寫於2019年4月7日(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仿若編撰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648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