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20世紀最偉大的先知經濟學家哈耶克

20世紀最偉大的先知經濟學家哈耶克

回過頭來看,偉大的先知哈耶克給人類留下的思想遺產,究竟是他人生早期那個敢於叫板大經濟學家凱恩斯的青年才俊的純經濟學理論——價格與生產、知識分工、中央計劃經濟不可能性的決定性論證、純粹資本理論、貨幣與商業周期理論,還是他人生中後期投入了巨量精力的政治哲學理論——自由、自發秩序和經濟演化、社會科學的事實、維繫自由社會的制度條件、揭示諸種浪漫主義社會工程的根源——致命的自負?兩者都是。他不是像他同時代幾乎與他齊名的保守主義政治哲學家奧克肖特,奧克肖特是純正的政治哲學家,而哈耶克政治哲學和制度演化思想始終帶着濃厚的經濟學背景和跨越科特徵——這與他作為職業經濟學家的出身和後來移居美國後長期待在芝加哥大學社會思想委員會的經歷有關,在那裡,他與一流的物理學家、化學家、生物學家……等各路精英經常進行思想碰撞。作為20世紀最偉大的經濟學家和政治哲學家先知,他的思想縱深到了當時科學探索的渺遠的遠處,他身懷對人類文明的悲憫,冒着被行內經濟學家指責和輕蔑的職業生涯風險,奮筆疾書、大聲疾呼,警告人們哪兒是通往奴役之路,哪兒是通往先進文明之路。明確指出中央計劃經濟不可能性,哈耶克的老師米塞斯是第一人,也正是因為米塞斯1922年的《社會主義》震驚了年輕的哈耶克,從此走上了探詢經濟學的道路,並極大影響了哈耶克的研究取向。二戰結束的時候,以一本專著的形式向世人發出明確的警告,哈耶克是第一人,這就是著名的《通往奴役之路》。二戰結束之際,美蘇兩大集團呈對峙之勢,跟着蘇聯走中央計劃經濟道路還是跟着美國走市場經濟道路,這是當時許多國家面臨的抉擇,甚至也是很多老牌資本主義國家經濟政策面臨的類似抉擇——更大程度的政府干預高福利還是走斯密以來的自由市場經濟小政府之路?當時的知識界是非常看好前蘇聯的,很多名聲卓著的大學問家甚至去前蘇聯考察,回來後大呼前蘇聯是全世界學習的榜樣。甚至象愛因斯坦這樣的睿智之士也發表同情和欣賞前蘇聯經濟發展道路的文章。這時候,這個決定人類歷史進程走向的關鍵時刻,哈耶克,偉大的先知和鬥士,發出了孤獨的吶喊——(跟着蘇聯人走)是一條通往奴役之路!

哈耶克終其一生艱辛努力,試圖揭示人們一再奮不顧身地誤入奴役衝動的思想和觀念根源。只要人世間哪裡還存在奴役和重返奴役的衝動,只要哪裡的自由人民還有不珍惜已經擁有的自由、用高福利麻木自己,那麼,那裡的人民緊迫地需要一再地再版哈耶克的著作。以捍衛文明為自己使命的先知哈耶克,對自己的職業生涯和得何種獎勵(例如1974年獲諾貝爾經濟學獎)早已置之度外,他像上帝派來的使者,一如當初猶太人摩西在西奈山上振臂一呼。哈耶克沒有其他敵人,他唯一的敵人是製造奴役和引誘人們走向奴役的形形色色的思想觀念。哈耶克有很多朋友,其中他最鍾情的終身朋友是——自發秩序下的自由價值理想。——紀念哈耶克逝世26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