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計劃經濟

三年饑荒慘烈場景將再現?三中全會正式邁向計劃經濟和文革?(圖)
2024-06-04

近日,中共黨魁習近平在山東舉行企業和專家座談會。這次會議被視為習當局首次為7月將舉行的三中全會就未來經濟走向對外界釋放信號。當局邀請了市場派經濟學家周其仁出席,引發外界各種解讀。有專家認為,習近平不會走市場化的道路,他還是要搞計劃經濟,並以文革模式管控社會,試圖以此方式來保政權和躲過危機。

【老照片】習近平瘋狂印鈔的總量是他所有前任總和的3倍還多(圖集)
2024-05-27

一個基本事實:1)自中共建政1949年,至習近平上台,63年累積貨幣供應量M2 100萬億。2)習近平上台十年,中國貨幣供應量M2增加了2倍,M2猛增至304萬億。未來研究中國貨幣危機的形成,習近平的瘋狂印鈔是主因之一。

陳維健:新質生產力 習的大躍進(圖)
2024-04-11

新質生產力雖然是新的產品,推動的方式卻是舊的,習近平在21世紀領導中國,卻抱着20世紀共產國家的計劃經濟,重蹈大躍進。如果說毛的計劃經濟還是中國的計劃經濟,那麼習的計劃經濟卻是全球的計劃經濟,這就是他的「一帶一路」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樣的結果那就不僅僅是中國的災難也是世界的災難。

震撼解密:中共計劃經濟陷阱!(圖)
2024-03-27

經濟學家們評論共產黨的計劃經濟,但都沒有批評到點子上。計劃經濟就沒有市場嗎?工廠生產出東西還是要到市場上去賣,老百姓消費還是要到市場上去買。計劃經濟也離不開市場這個中介,計劃經濟不是沒有市場。 那麼計劃經濟是個什麼東西呢?它為什麼是個僵化的體系呢?這就要從什麼是經濟,什麼是市場說起。

魏京生:什麼樣的民主更適合中國(四)
2024-03-23

上接魏京生:什麼樣的民主更適合中國(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222/2021072.html)魏京生:什麼樣的民主更適合中國(二)(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312/2029006.html)...

譯叢:中共國會走向「戰爭驅動型」經濟嗎?
2024-02-03

全面轉入備戰狀態的可能性不大,但中國將繼續向全面集權經濟轉變。作者:Kung Chan and He Jun譯者:撒母耳圖片來源:Depositphotos在 COVID-19大流行病造成深遠影響、反全球化情緒高漲以及地緣政治競爭升級之後,全球經濟的格局發生了重大變化。中國也感受...

中國網絡突現這一話題 民眾憂心不已
2023-09-20

近日,一村一食堂在全國啟動的話題充斥網絡。分析指,中共為應對危機、操控民眾,企圖讓人民公社和大躍進時期的公共食堂飯——大鍋飯還魂。大鍋飯是1958年的農村人民公社和大躍進時期的公共食堂飯,是中共實行計劃經濟、控制物質分配的典型產物,最終以失敗告終。9月7日...

首席經濟學家:中共極力掩蓋嚴峻就業真相
2023-08-29

這些錯誤已經成為過去,不可更改,然而造成的錯誤則令人痛苦,儘管感到痛苦的不是政策規劃者,而是普通畢業生。現在,同樣是這些中央規劃者,卻在告誡有文憑的畢業生去尋找藍領工作。北京的喉舌《人民日報》就指出,「越是雄心勃勃,越要腳踏實地。」這句話在當下是個好建議,但對於數百萬幾年前聽從了規劃者們截然不同的建議的人而言,卻只是苦澀而冰冷的安慰而已。

【微博精粹】馬戶從工具箱中掏出最後一個大殺器
2023-08-18

老徐時評:看到網友有個神評論:失業率已經超出統計局修飾的能力範圍了。記得有一個數據叫做基尼係數,衡量社會貧富差距的。聯合國有關組織的規定是超過0.4定義為收入差距較大。以前每年都發佈,在04年時超過0.465後,不再發佈了。解決不了問題,難道不可以屏蔽問題嗎?有人預測下一個不再發佈的數據,可能是生育率,拭目以待吧。

不啻於一場巨大災難!中共扼殺億萬民眾謀生(圖)
2023-08-03

從1949年開始,中共按照《共產黨宣言》的理念,迫使社會沿着一條扼殺市場機制,扼殺億萬民眾在改善生活,增加收入方面所呈現的自發性和首創性。具體來講,在城市,中共強迫贖買資本家的企業,將工人變為沒有人權和自由選擇的工奴。在農村,中共用謊言和暴力剝奪了所有農民的土地,使他們全體淪為沒...

重回毛澤東時代?李強開會部署全國統一大市場(圖)
2023-05-20

中共總理李強5月19日主持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部署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這一舉措,引發中國要重回毛澤東計劃經濟時代的質疑。專家分析,中共推進統一大市場有三大原因。

分析:農管是中共計劃經濟和集中控管新標誌(圖)
2023-05-20

農管進村、退林還耕,中國最近鬧劇發生不斷。分析認為,退林還耕違背常識,已淪為政治運動。而農管進村,中共一方面想要用計劃方式的糧食生產取代市場化的農業,另一方面要對農村資源進行集中控管,重新掌控多年來幾近失控的農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