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香港做得了硅谷?

香港特首對大灣區前景似乎信心爆棚,竟然聲稱香港大灣區會成為遠東的另一個硅谷。

不知是否了解美國的硅谷是什麼地方。

硅谷有如荷李活,只能由美國成功製造。除了美國,沒有任何國家可以打造另一座硅谷。

硅谷是一個巨型的小雞孵化場,要有足夠的燈光、溫度、飼料。這個環境除了美國自由民主開放的立國精神,加上公平競爭的活力,連歐洲和英國也做不到,更何況遠東的極權。

美國的硅谷,全世界都來捧場,因為自由的空氣下,體現了政府和企業非常優越而精細的合作關係。

首先,美國政府將國防、太空事業、通訊、個人私隱保護等產業下放民間,然後門戶開放。

美國加州的硅谷還要靠東岸的華爾街,擁有豐厚的基金相互支持。而這兩者一對強大的臂膀都不由白宮控制左右。

硅谷有巨大的吸引力。印度企業家協會(The Indus Entrepreneurs)簡稱TiE,是支持印度創業家的一個組織。這家協會也積極協助硅谷當地的美國印裔科學人才。

為什麼?因為全球著名的印度理工學院(簡稱IIT),共五千名科技精英在硅谷研究。印度信任美國,印度人才鬼靈精,會信任一個香港連結的中國主權下的大灣區嗎?

此外,歐洲企業則有寶馬、福士、平治等汽車公司、西門子、SAP等尖端科技企業,也各自在硅谷設立人工智能研究開發和新創投資據點。

西有硅谷,東有華爾街。全球資金流向以華爾街為起點,投資投機無上限。

以美國為龍頭,市場資金過度流動,二十一世紀出現大量國際遊資。這些遊資除了在可靠的大城市投資房地產,就是在硅谷專註培養明日的全球科技企業。

硅谷背後有美國的創投基金(VC)支持。公元二千年,網絡泡沫達到顛峰然後狂跌,即使產生金融海嘯,華爾街勢力仍然龐大。創投基金每年一半押注硅谷,其他由紐約、波士頓、洛杉磯等分攤。

二零一五年,硅谷出身,得到創投金額最高的公司,冠軍是專營民宿出租的Airbnb,總金額十五億美元,亞軍是Uber,共十億美元。還有辦公室共享企業WeWork,這些公司全部位於加州,還有WeWork目前總部在紐約。

這一切是基於美國有強大的民主憲政吸引力、立國信託的公信力、美國文化的強大魅力。

現在吃虧的是,這些小雞一長大,都變成了恐龍。成長得太快的企業,美國必須學中國,強硬的收歸國有,否則數據私隱、國家安全,通通完蛋。

但那是另一個問題。香港只需問一問自己:全球的科學家投硅谷一票,會不會投大灣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