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遠:從共產黨的三隻手 看社會主義絞肉機

——中共對中國百姓的貪婪盤剝

2300元是個什麼概念?饅頭一塊錢一個,2300元可以買到2300個饅頭。如果早中晚各吃2個,一年365天下來吃掉2190個饅頭之後,還可以剩下25個。如果趕上一年366天,那就只能剩19個了。「黨和政府」把貧困線定得這麼低,不希望很多人——可能要上億人甚至幾億人——發現自己原來是窮人,這可以讓他們產生「幸福感」,從而體會到「社會主義優越性」,從而「感謝共產黨」和感謝「黨的領導」,這真的非常非常「體貼」。

社會主義的邪惡體現在方方面面,當社會主義剝掉溫情脈脈的面紗,拔出警棍沒頭沒臉的毆打,架起機槍喪心病狂的掃射,開動坦克肆無忌憚的碾壓,操起手術刀強摘心肝肺脾胃腎,除了這些,社會主義還拿起吸血管貪婪無恥的敲骨吸髓。

中國貧困線為個人年收入2300元人民幣,按此標準,2016年中國農村貧困人口為4335萬人。美國貧困線個人年收入約12000美金,按此標準,2015年美國貧困人口4310萬人。美國貧困線是中國的34.9倍,中國貧困線是美國的0.029(註:此處採用匯率6.69)。

在美國,售價50000美元以下、使用面積120平米左右、處於主城區之外但交通依然便利的獨立別墅、普通商品單元房比比皆是。這種房子單價417美元/平米,12000美元意味着可以擁有28.8平米;在中國,即使在普通縣城比如河北灤縣,別墅不要想了,普通商品單元房價格普遍在6000元/平米以上,2300元意味着可以購買0.38平米;在房產上,美國窮人的購買力是中國窮人的28.8/0.38=75.79倍。必須指出的是,中國的房價包含了小區草坪、道路、樓道、電梯、牆體等等所有公攤區域,我測量過,我的房子使用面積只有60平米,而房產證上是——也就是需要掏錢購買的是87平米!!而美國房產車庫、草坪、陽台都是贈送的而且牆體面積不計價。可見“黨和政府”的貪婪無恥和“黨”污衊的“唯利是圖”的資本家完全不是一個概念,完全天地之差。

對於豪華住宅,比如紐約中心城區,普通住宅價格13994.43美元/平米[1],北京中心城區普通住宅價格103580.22元/平米[1],12000美元可在紐約購買0.875平米,2300元可在北京購買0.0222平米。

這裡為什麼用貧困線而不是GDP或者平均工資?因為中國很多數據都是假的,中國有一個部門叫國家統計局,它的工作是製造數據,“黨和政府”需要什麼數據,它就能“統計”出來什麼數據,非常之“神奇”。

2300元是個什麼概念?饅頭一塊錢一個,2300元可以買到2300個饅頭。如果早中晚各吃2個,一年365天下來吃掉2190個饅頭之後,還可以剩下25個。如果趕上一年366天,那就只能剩19個了。“黨和政府”把貧困線定得這麼低,不希望很多人——可能要上億人甚至幾億人——發現自己原來是窮人,這可以讓他們產生“幸福感”,從而體會到“社會主義優越性”,從而“感謝共產黨”和感謝“黨的領導”,這真的非常非常“體貼”。

根據現實故事改編的電影《我不是葯神》里講到這樣一件事,同樣功能的葯,印度格列寧售價500元,但在中國被禁售。中國所謂的正版格列寧售價40000元,差距80倍之大,對於一些家常用藥,售價高出正常售價數十倍的比比皆是,這裡不一一列出。

下面選取了一些2018年的調查數據:

洛杉磯包菜:0.69美元1B(1磅=0.4535公斤)上海:3.5元

洛杉磯大白菜:1.69美元1B,上海:2.5元

洛杉磯小青菜:2.99美元1B,上海:3.00元

洛杉磯胡蘿蔔:1.79美元1B,上海:3.50元

洛杉磯瘦豬肉:3美元1B,上海:19元

洛杉磯牛肉:4.69美元1B,上海:45元

洛杉磯豬小排:2.79美元1B,上海:31元

美國汽油:約1美元1升,30—50美元加滿油箱;中國汽油6-7元1升,300-400元加滿

星巴克咖啡:1-2美元1杯;中國25-40元不等

電影票:8-15美元不等;中國30-80元不等

麥當勞肯德基的漢堡套餐:6-8美元不等;中國大概40-60元不等

沃爾沃:美國:約24.88萬元起(4.065萬美元[2])中國:49.99萬起

奔馳G63 AMG:美國售價:82.24萬元起(13.43萬美元[2])中國售價:229.8萬元起

路虎攬勝運動版:美國售價:48.96萬元起(7.9995萬美元[2])中國售價:198萬元起

寶馬760Li:美國售價:86.47萬元起(14.12萬美元[2])中國售價:256.35萬元起

保時捷911 Turbo S:美國售價:110.9萬元起(18.11萬美元[2])中國售價:297.4萬元起

法拉利458 spider:美國售價:157.44萬元起(25.7412萬美元[2])中國售價:443.88萬元起

LEVIS牛仔褲基本款:美國30-80美元之間,中國600-800元之間;

《我不是葯神》里有句台詞:你們憑什麼賣這麼貴?!

是啊,“黨和政府”憑什麼賣這麼貴呢?難道物價局裡都是木偶嗎?這就不能不講講“黨”的三隻手。

“黨”的第一隻手是高稅收、高收費、高攤派和高物價。

前面講過,僅僅共產教士——“書記”全國至少457.2萬個,再加上其他“黨和國家幹部”,全中國有數千萬。他們靠什麼“發家致富”呢?

玻璃大王曹德旺說:中國製造業的綜合稅負比美國高35%。2016年福耀玻璃上繳稅收21.03億元,占其凈利潤的66.89%。2011-2016年合計繳稅89.89億,占其凈利潤的69.55%。

中國高物價不僅體現在房產、汽車以及食品等等,其他方面也比美國高很多。曹德旺說,美國天然氣每立方相當於7毛錢人民幣,中國賣2塊2,這還是政府對他很優惠的前提下;電價,美國3毛錢左右,中國6毛多;高速公路,美國不收費,中國過路費1噸5毛錢。

至於巧立名目亂攤派亂收費多得眼花繚亂,什麼教育附加費、城市公用事業附加、鐵路建設基金、森林植被恢復費、新菜地開發建設基金、國家電影事業發展專項基金、各種認證費、各種許可,每一項“收費”後面,都是“黨”的貪婪邪惡面孔。

“黨”的第二隻手:股市、債市、匯市等等金融陷阱。

中國只有賭場,沒有股市。所謂股市,不過是“黨和國家幹部”以及裙帶賭錢和洗錢的大輪盤。“黨和國家幹部”利用關係貸款“立項”,然後“上市”,“黨和國家幹部”先埋好庄,然後“黨的喉舌”和“專家”粉墨登場,開始分析“利好”,裙帶、消息靈通的搶先跟進去,莊家操縱眾多老千賬戶,於是股票瘋漲,眾多股民蜂擁而入。然後庄家邊打邊退,眾多散戶被高位套牢。隨着時間煎熬股價低到難以承受散戶失去信心,莊家回收籌碼,完成本輪大屠殺。然後整理一下開始下一輪大屠殺的布局或者換隻股票重新開始坐莊。

不僅股市如此,債市、匯市莫不如此。包括各種P2P、理財,無一不是“黨”的大輪盤下的小齒輪,無一不是“黨和國家幹部”屠殺小股民的血腥戰場,一輪又一輪的屠殺,一輪又一輪的橫屍遍野,但“黨和政府”告訴人民的,永遠都是令人如痴如醉的財富神話。

每一輪金融大屠殺,都使數以萬計甚至百萬千萬的股民、投資者傾家蕩產,甚至跳樓、喝毒藥、上吊自殺。

“黨”的第三隻手就是通貨膨脹。

人民通過經濟創造有了財富積累,這是“黨和國家幹部”不希望看到的,只有貧窮才是社會主義人民。共產邪黨靠打家劫舍起家,“黨和國家幹部”換了個辦法。

一個是以項目投資帶動財富偷盜和貨幣增發。所謂項目,很多根本是用於套錢的爛項目。通過關係套取銀行資金打到項目里,再幾經輾轉到項目負責人和各個環節負責人的口袋裡。“黨和國家幹部”和裙帶發財致富,人民兜里的錢被稀釋了——暗搶,最後項目爛尾,銀行攢了一堆爛賬,虧的是老百姓的錢。

爛賬多了,政府往往會開動印鈔機印錢來還,這就是通貨膨脹。比如說,老百姓手裡現金1個億,存款9個億,全國人民幣總量9+1=10個億。某官員貸款1個億去開發房地產,0.8億在各個環節貪污掉,2000萬建造的房屋沒人買,結果這1億成了銀行爛賬。政府為了堵爛賬,增發1億人民幣——也就是開動印鈔機印了1億新人民幣堵上這個窟窿,那麼此時全國人民幣總量變成8+1(增發)+1(現金)+0.8(貪腐)+0.2(貨款)=11億。人民1分錢也沒少,總數還是10個億,但是購買力變成原來的10÷11=90.91%;媒體報道中國房屋空置90億平米,房地產項目還在上,為什麼?一方面是為了經濟“運行”,另一方面原因就是如此。直接增發貨幣搞項目,直接造成通貨膨脹風險。

把爛賬包裝上市騙老百姓上當購買也是“黨和國家”的辦法之一,P2P爆雷就屬於這種情況。

另一個是以出口帶動增發貨幣。出口商把商品賣到國外,把結算的貨款——美元匯入外匯管理局指定的銀行,按匯率換取相當的人民幣,這些美元就成了國家外匯儲備。問題在於,“黨和政府”並不拿政府的錢——比如財政收入——來購買美元,而是增發相當數量的人民幣。比如說,中國有1萬公斤花生,老百姓手裡有10萬元人民幣,1kg花生10元。出口美國5000公斤,得到外匯7473.84美元。於是政府新印人民幣50000元人民幣付給花生出口公司,按6.69匯率買走全部7473.84美元。現在花生總量只有5000kg,市場人民幣卻增加到15萬元,花生變成30元每公斤。而且,政府什麼都沒有做憑空得到7473.84美元。這個例子中,政府收入還沒計入出口交易中的稅收和各種費用。

我們從“黨”的三隻手可以看到,“黨”不僅製造窮人,也製造富人。製造富人——“共產”是“黨”的目的,而製造窮人——“共產”是“黨”的方法。社會主義就是這麼運作的。

社會主義——“黨”壟斷信仰、真理、權力、企業、生產資料、土地資源、礦產資源——總之壟斷一切,不僅在“黨和政府”造成無限權力和絕對腐敗,而且外延到可以造成壟斷的方方面面。2009年一個前河北省官員指出,申辦一個房地產項目要蓋166個公章,大小收費94項,每蓋一個章,辦事員、科長、處長都要簽字,涉及180多個經辦人。每一個環節都是意味着巨大的費用和貪污腐敗空間。

社會主義制度是把鋒利的割肉刀,人民只是羔羊,社會主義制度製造的是永遠喂不飽的狼。社會主義讓一切邪惡成為可能,“黨和政府幹部”不僅僅通過三隻手盜竊人民,甚至直接搶劫人民。如果哪位“黨和政府幹部”看中誰的財產,就完全可能把對方誣告下獄甚至殺害,然後廉價拍賣對方的財產。社會主義不僅提供完全可操作的制度保障。事實也正是如此,北京南站聚集大量失去土地、失去房產、失去產業的上訪民眾,有的甚至在天安門、在地鐵里、在政府機關門口和繁華商業區服毒自殺。民謠說,過去土匪在深山,今天土匪在機關。其實那些邪惡的共產邪教徒比土匪邪惡百倍千倍。

為了保證“黨”佔有或控制的企業的壟斷地位,從而保證“黨”對人民的絕對控制,內搶外偷是必然手段。因為中國的企業是“黨”“培養”起來的,並不是經過市場的優勝劣汰,恰恰相反,是社會主義經濟優汰劣勝規則中“成長”起來的:真正優秀人才被排擠、傾軋和埋沒,只有“向黨靠攏”——告密、行賄、結黨營私、黨同伐異,成為“黨的骨幹”控制企業。

這些企業不為消費者負責,也不為市場負責,“市場”是“黨”批給他們的,“貸款”是“黨”給的,“補貼”是“黨”給的,“政策”還是“黨”給的,人民不僅對政策、補貼、貸款等等毫無約束,就連對市場也無能為力,“黨”給你什麼,你就得用什麼,無論毒大米、毒奶粉、毒還是疫苗。拿疫苗生產來說,“黨”只允許某幾家企業——比如長春長生——生產和銷售,同時不僅禁止進口同類疫苗,還禁止醫院使用進口疫苗,那麼長春長生在“黨的培養下”很快就“茁壯成長起來了”。而人民不僅是社會主義小白鼠,還是長春長生們的小白鼠。所以說,共產“補貼”往往成為對人民的間接控制、剝奪、奴役和迫害。

左要求分享,右要求創造;左要求慈悲,右要求公正;極左力奪,極右智取;極左把暴力當規則,極右把規則當暴力;極左用無神論瀆神,極右用雇神論瀆神;共產意識形態非左非右,是邪靈魔鬼意識形態。左右都是人類意識形態,但是極左、極右都容易被共產邪靈意識迷惑毒害,所以我們看到共產黨不僅把暴力就是規則,而且其規則也血腥暴力,共產理論公開把國家作為殺人工具。慈悲+公正才是正道,這就是中庸之道。任何形式的社會主義,無論環保社會主義、文化社會主義還是其他什麼變種社會主義,只要是政府控制的,而不是由消費者通過市場自由選擇控制的,必然會成為對人民的奴役、剝奪甚至殺戮的魔鬼野獸。那些想幫助別人的社會主義者,如果真的出自善良本性而不是權力追逐,應該拿出自己的錢去幫助別人。從另一方面講,貧窮也是神的安排,幫助貧窮展現善良——神性的體現也是神的安排。註冊成“慈善助工”,成為幫助與受助的媒介,搜集需要幫助的人——無論助貧、助學、助醫或者其他,把信息發佈在公共媒體或者自建媒體上,呼籲社會幫助,拋棄社會主義,成為慈善的使者,這才是人類神性的彰顯。國家通過法律規範這些運營行為,就可以把社會推到良性軌道,既避免不當福利——比如泡病號浪費公共醫療資源——又能提供必需幫助。

“黨和政府”通過社會主義製造了四座大山——教育、養老、醫療、住房,這四座大山壓在中國人民頭上使得普通人一生貧窮,所有一生奮鬥所得都通過稅收和這四項消費被“黨和政府”吞噬。所以說,什麼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經濟就是社會主義者以法律名義對人民發動的貿易戰。中國社會主義經濟是“黨和政府”對中國人民發動的經濟戰,中美貿易戰不過是這種經濟戰的外延。所謂中國經濟的結構性問題,就是打破“黨和政府”剝奪人民的經濟鎖鏈,中美貿易戰要解決的結構性問題,實際就是推翻四座大山,讓人民的財富不再被“黨和政府”掠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