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王金成:我在橫店送外賣

任東方點了根煙,他望着停不下來的雨水若有所思。

兩個年輕人迎面走來,‌‌“你們這裡收兼職嗎?‌‌”任東方點一點頭,把兩人引進外賣站。

這兩個年輕人,都是橫店的群演,分得細一點是特約演員。一般的群演,一天七八十塊錢,特約演員是其中最高級的,演一些小角色,有時候會有一些台詞,一天的收入可以達到七八百元。

其中一個年輕人,從山東來橫店三年,每個月收入少則7000多,有時候也可以過萬。

年輕人穿着體面,收入也不錯,竟願意做又苦又累的外賣小哥?

‌‌“正常!‌‌”

任東方見怪不怪,很多當初帶着演員夢的‌‌“橫漂‌‌”,一段時間後就到他這裡來求職了。他的外賣騎手隊伍里,做過群演的很多。

外賣小哥的自白:我曾是演員

任東方,餓了么浙江東陽橫店站站長,這兩年收了不少‌‌“演員夢‌‌”繼續不下去的群演。

而在橫店,隨意一個酒店,就可能住着一個個劇組。這裡的外賣騎手,幾乎都為劇組送過餐,運氣好點的,能給王寶強、黃曉明、鹿晗、鄧倫這些明星送。

‌‌“他們點飲料、甜品多一些。‌‌”

不過,明星們點的外賣,絕大多數時候是助理或者經紀人來取的。任東方的騎手們,見的更多的是那些‌‌“路人甲‌‌”的群演。

王文科做過‌‌“群頭‌‌”——劇組要人,他就帶着群眾演員過去,安排他們服裝、化妝等。雖然在群演中有點威信,但做了兩年後,他發覺看不到什麼希望,索性跳脫出來送外賣,畢竟只要勤快,賺錢不會比做群頭少。

王文科給鹿晗送過一次。‌‌“他坐在車裡,外面圍了一圈粉絲,我好不容易把飲料遞進車子里。‌‌”

粉絲們羨慕王文科,可他只想着抓緊時間送下一單。

傍晚時候,他和同事聊天說起做群頭的日子:很多明星在電視節目上,看起來關係很好,但在劇組裡就是一副相互不理睬的樣子。

他不止一次看到明星們在片場吵架,甚至還打起了架,‌‌“都是很真實的。‌‌”

1999年出生的李龍輝,現在是橫店‌‌“單王‌‌”,他一天可以送一百多單。胖嘟嘟的臉蛋,讓他看起來還是個孩子,加上染黃的頭髮,很容易被認出來。

這個‌‌“小孩‌‌”初到橫店,也參拍了不少電影電視劇,比如王大陸與李沁演的《狼殿下》。

‌‌“我不是一般的群演,我做馬隊、武行,都是跟劇組走的。‌‌”李龍輝說,他們是群演里的技術工種,電視里摔得人仰馬翻的鏡頭,就是他們真人摔的。

馬腿上交叉綁了繩子,到要摔的地方,他們在馬上拉一下繩子,馬就會摔倒。從馬上摔下來,要化解危險,就要順勢從側面翻滾下來。‌‌“如果後面是新手,摔晚了,前面的人就容易被馬踩到。‌‌”

李龍輝最怕夏天,拍戲的時候,要在大太陽下穿厚厚的盔甲和衣服,導演喊‌‌“咔‌‌”了也不能下馬脫衣服,只能往裡面塞冰塊。

‌‌“劇組一般不敢得罪馬隊,不然這些戲就拍不了了。‌‌”李龍輝曾想像過在電視上露個臉,至少可以在家人朋友面前吹吹牛。《盛唐幻夜》里,他有一個鏡頭放出來了,‌‌“一閃而過,只有我自己能注意到。‌‌”

不過,最好的時候,一個月也不過3000元收入,更重要的是他發覺自己很迷茫。

生活的窘迫和夢想的缺失,逼迫他換了一種生活方式。

‌‌“我給楊紫前男友送過一次,他自己來拿的,和我說了聲謝謝。‌‌”李龍輝一時說不出鄧倫的名字,不過對於他來說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現在生活得不錯,每一天都很清楚自己的目標是什麼。

在橫店餓了么外賣騎手中,王文科、李龍輝這樣接觸過拍戲的不少。作為頭頭的任東方早就習慣了群演來投奔自己,應聘者說是做群演的,他臉上不會起一絲波瀾。

‌‌“去年不是查稅嘛,橫店劇組少了很多,接不到戲了。‌‌”那位特約演員說,沒戲要生活,不能像以前一樣繼續睡過去了,送外賣收入不錯,所以想做個兼職。

任東方不在乎應聘者的身份,只要勤快願意跑就行。

爆脾氣站長:不願意干就走人

從一開始就是這麼招人,任東方在橫店待了兩年,餓了么的訂單增長很快。剛接手時不過日均1000單,現在是7000多單,最高的一天到過9000多單。

幾年前,任東方從老家河南安陽到義烏辦廠創業時,沒想過自己會做外賣。做了四年的工廠倒閉後,在杭州與一個外賣行業的朋友閑聊,他看到了東山再起的希望。

2017年,32歲的他到橫店,從一個承包人手裡接下了這個服務站(註:當時餓了么站點為承包制)。

騎手隊伍從最初的20幾名,到去年最高峰時的150人(包括兼職)。今年,任東方給自己一個目標:每日送單量增加到13000單以上。要實現這個目標,他估算了一下,騎手需要增加到300名左右。

整個二月份,一直在下雨,除了過年那幾天,訂單量不斷增加,讓任東方感到壓力。目前已經到崗的七八十名騎手,每人每天平均要送90-100單,必須要增加人手。

有幾個騎手最近總在最忙碌的時候偷懶休息,讓樣子憨憨的任東方脾氣變得暴躁:‌‌“願意干就趕緊開工,不願意干就走人!‌‌”

哪怕急需人手,他對偷懶的行為一點都不客氣。這天早上,他開除了一個11點不開工也沒請假還一直抱怨的騎手。‌‌“現在訂單量大,人手不夠多,你偷懶了,別人壓力就很大了。‌‌”

任東方愛憎分明,他喜歡勤快的人。一說起有騎手一天送150單,眼睛能笑成一條線。至於那些‌‌“視金錢如糞土‌‌”的人,上班隨性子來的,他就直接淘汰掉。

罵偷懶騎手時,任東方脾氣火爆,但對那些在雨里忙着送餐的騎手時,他又展現出溫暖如春的一面,‌‌“你這褲子都濕了,趕緊去換一條,前面弄個擋雨披。‌‌”‌‌“下雨啊,你去換個膠鞋嘛。‌‌”

他相信有夢想的人,一定是勤奮的。他喜歡勤奮的人。

去年,有一個叫‌‌“張啟剛(音)‌‌”的騎手,辭職去北京學舞蹈了。入職後,他就經常說起自己的藝術夢。任東方印象里,五個多月里,他一直非常勤快,也很能吃苦。賺夠了錢,辭職去北京花2萬多參加培訓,後來考上北京一所藝術院校的舞蹈專業。

‌‌“他一來就說送外賣是為了追求藝術夢想。‌‌”任東方笑笑。

‌‌“有些人恨不得我們把外賣送到床頭‌‌

在橫店的餓了么騎手中,有人創業失敗,把送外賣當作一個新的開始,也有群眾演員看到成名無望後,踏踏實實工作,實現了一個個人生‌‌“小目標‌‌”。

今年33歲的潘光成,來自溫州永嘉。他個子不高,人顯得清瘦。

15歲,他離開溫州,之後的這些年,他跑過全國很多地方,做過服務員、銷售,也創業賣過化妝品、水果,最後欠債100多萬。

有老婆有孩子,生活的重擔壓下來,他沒有崩潰。到橫店後,短暫做過群演,很快就轉身送起了外賣。

‌‌“只要努力干,就能賺到錢。‌‌”他相信勤奮會帶來好生活,正因為如此,他對一些群演的印象不太好,‌‌“懶人太多了‌‌”。

在他的印象里,點外賣最多的是群演,沒戲的時候就在睡覺,外賣送到了都懶得動,‌‌“有些人恨不得我們把外賣送到床頭。‌‌”

潘光成還有夢想,他的下一個目標是創業做餐飲。他相信,送外賣這份工作能堅持一年以上的人,做其他事情也能堅持下去。

相比之下,李龍輝的目標要更具體一些:今年底買一輛十幾萬的車,讓江西贛州老家的父母,能夠在親友面前有面子。

為了這個目標,他做到了2018年的橫店‌‌“單王‌‌”,他還想衝擊2019年餓了么全國‌‌“單王‌‌”。

‌‌“我原來是個起床困難戶,現在想一想每天的目標,就能起來。‌‌”李龍輝從早上6點多開始,連續跑14個小時,平均每天有一百多單。橫店站一天150單的記錄也是他跑出來的。

一單4元錢,得到好評還有獎勵。按照這個節奏,李龍輝年底實現買車的願望不成問題。

正餐時間,是外賣騎手最忙碌的時候,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的午餐時間,都要推遲到一點半甚至兩點之後。

這天中午12點多,李龍輝就在服務站吃起午飯。他的車壞了,趁修車的時間,給自己點了份炒粉絲。

任東方看到,故意罵了一句:‌‌“才幾點你就吃飯,趕緊跑單去。‌‌”

轉過身他算起李龍輝的工作量:每天換六七塊電瓶,一年跑廢一輛電瓶車,一年送餐距離超過10萬公里。

車修好了,李龍輝沒有多作休息,又上線接單去了。電瓶車啟動,他脖子上的紅圍巾在雨里飄了起來。

送外賣改變了啥?

送外賣,也改變一些人的心性。

35歲的寧波人陸國波,曾經開店做生意失敗了,從‌‌“有錢人‌‌”一下子變得一無所有。

‌‌“心態崩潰了,什麼都不想干。‌‌”他沉浸在失敗中開始自暴自棄,脾氣也變得非常暴躁,‌‌“就像行屍走肉一樣。‌‌”

橫店的朋友不忍心看着他這樣下去,叫他來散散心。來了之後,陸國波無所事事地呆了三個月,有一天在明清宮街看到餓了么的服務站,就決定找點事情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跑了三個月,陸國波慢慢緩過來了。‌‌“心態好了,人也變積極了。‌‌”陸國波說話聲音溫和,完全想像不到他曾經會對朋友家人吼罵。

他眼睛有近視,晚上光線不好,在小區里很難看清門牌號,所以晚上跑得比別人要少,‌‌“晚上送,我找地方太費時間,很容易超時。‌‌”陸國波說,現在他心態很好,每個月四五千元收入也知足,錢少並不是因為自己偷懶。

在這些外賣騎手中,周志鋼算是性格比較內向的人。

來自齊齊哈爾的他,家裡是做生意。但他自己出來闖,曾經做過包工頭,因為性格的原因,不會管理,工程款也要不回來。

2017年底,他到橫店當群演。因為年紀相對偏大,他的‌‌“戲路‌‌”較窄,只能演一些古裝片的大臣和戰爭片里的一些角色,同很多群演一樣,收入太少,日子過得很苦。

後來,留下來送外賣。因為每次送餐都要和客人溝通交流,他現在明顯開朗很多,偶爾還能和同事開開玩笑話。

任東方買了很多橙子,額外獎勵給過年期間堅守崗位的騎手一盒,周志鋼主動開口向任東方要了兩盒,以前,他可是連要個工程款都會不好意思的人。

‌‌“年底想回老家買個房。‌‌”周志鋼說,比起演員夢,這份工作更實際。

橫店醫學路和清明上河圖路交叉口,豎著幾個字‌‌“橫漂追夢之旅‌‌”,這些餓了么騎手們每天都會經過這裡。他們何嘗不是在一點點實現夢想,創造自己的美好生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天下網商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