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怡:體制改革 滅黨滅國 三中所到 寸草不生

靠私人企業實實在在自產的商品,怎麼競爭得過有出口補貼的中國產品?要自己投入經費研發產品的企業,怎敵得過由國家實力支持、靠盜竊技術、又不計成本地攻城略地的企業?靠個人能力積聚金錢置業,怎買得起被中國貪官土豪不計價地炒起來的物業?

我問一個朋友:知不知道什麼是結構性改革?

答:我理解為體制改革。體制改革對中國來說,就是滅黨滅國。

問:中美貿易談判,美國要求中國作結構性改革,有沒有可能談得成?

答:或者裝裝樣子騙美國,但徹底改革不可能。美國認為,中國結構性改革必須是徹底的,但中國什麼都是權宜的。

美國有沒有資格要求另一個國家作體制改革?

當然沒有。但如果中國的政治經濟結構,影響到中美貿易的公平性,美國提出結構性改革只着重與貿易相關的議題,從貿易談判的角度,就不能說不相干。牽涉到兩國貿易,中國有什麼結構性問題呢?

一是關稅。美國對所有產品入口,只徵收入口關稅和用家購買的消費稅,消費稅在銷售單上註明金額。中國對進口產品,除入口關稅之外,還有不少間接稅,包括增值稅和購置稅,另外中國使用高速公路要收費,這些稅費使進口產品成本大增。以汽車為例,中國汽車進口美國只收2.5%的進口關稅,購買者再加一個消費稅,中國汽車在美國就可以平價競爭。美國汽車進口中國,中國需要徵收25%關稅+40%增值稅+8.5%購置稅,加上運輸費和商家設定的利潤,那麼來價25萬元人民幣一輛的汽車售價就達到了54萬。這售價當然大大影響競爭力。中國這種隱藏的、在購買時沒有列明的間接稅,是對外來產品不公平的結構性待遇。

二是非關稅貿易壁壘。一般自由貿易國家只對外來產品設關稅壁壘,但中國卻對銷售外國產品設下非關稅貿易壁壘。外國產品品質好,安全衛生,本可以在中國市場暢銷,但是中國對外國產品實行配額制度或對銷售外國產品的商家進行資質審查和限定。例如,美國豬肉質優價廉,在中國的銷量可以達到1,000萬噸,但中國只允許商家每年進口500萬噸,這就是進口配額制。美國牛肉也質優價廉,但是中國只允許給兩家企業發放經營執照,這兩家企業都有政府背景,私企不能染指,壟斷經營必然形成高價。進口配額與壟斷高價,美國的農產品或畜牧產品在中國的銷售就受到這種不公平的結構性對待。

三是出口補貼。出口補貼儘管不是中國的發明,但是中國把它發揮到極致。其他西方國家有可能對某產業或某產品上作適度補貼政策,但中國卻毫無底線,把出口補貼政策推廣到了整個出口貿易體系中,這使得中國的出口商品在美國等西方國家銷售時有明顯的價格優勢,那些國家自產的商品一遇到中國的商品,無一不被擊敗。

靠私人企業實實在在自產的商品,怎麼競爭得過有出口補貼的中國產品?要自己投入經費研發產品的企業,怎敵得過由國家實力支持、靠盜竊技術、又不計成本地攻城略地的企業?靠個人能力積聚金錢置業,怎買得起被中國貪官土豪不計價地炒起來的物業?

因此,有人說:“三中所到,寸草不生”。三中,是指中國人、中國企業、中國產品。

中國政治經濟結構性地施虐於國際自由貿易市場的,還有更根本的幾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