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被掩蓋的抗戰真相——蔣介石毛澤東在抗戰中的表現

據國民政府軍政部調查;全國軍隊的槍械子彈僅夠半年戰爭之用,可見如在六年前九一八事變時就盲目開戰,中國軍隊只會如以卵擊石般,不堪一擊,遭致迅速滅亡的慘禍。由此看來,「攘外必先安內」政策是有利於抗日的正確政策,至今官方書刊仍斥為賣國反動顯然是錯誤的。「毛澤東認為參加抗日戰爭是錯誤的,抗戰只是發動內戰計劃的一部分。」「毛澤東以對日作戰的偽裝,來占奪土地,為未來的內戰擴張基地。」「毛的一切活動,便是加緊準備內戰,在侵略者正在蹂躪這個國家時發動內戰。」

自1937年開始的八年抗戰,是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中最慘酷最壯烈最艱苦也是最光輝最偉大的民族解放戰爭。面對日本帝國主義為滅亡我民族國家的大規模侵略,我中華兒女抱着不做亡國奴的決心,奮起抗戰,萬眾一心,以血肉之軀對抗擁有先進武器的強敵,不怕犧牲,前赴後繼,歷經八年苦戰,終於獲得勝利,收復失地,並使中國躍居世界五強之一,走上民族復興的光明大道。

可是抗戰勝利不久,國共兩黨爆發內戰,結果國民黨領導的國民政府失敗,退出大陸,中共獲勝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隨着毛澤東獨裁專制制度的不斷加強,封建的皇國史觀---“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在文化領域佔據統治地位,對抗戰歷史極盡歪曲醜化隱瞞掩飾之能事,使一部抗戰史成了謊話史,這就對傳承中華歷史文化和發揚民族精神造成極大損害。

本人是親歷八年抗戰的新聞記者,曾在國共兩方從事抗日宣傳,對雙方均無政治偏見,特別是曾兩次遭日偽特務暗殺而倖存,多次在戰場炮火下差點犧牲。這些經歷,使我對國共兩黨和蔣介石、毛澤東在抗戰中的表現和作用有了更深的認識。為了響應中共“求真務實”的號召,我根據親見親聞,結合眾多歷史學家的研究成果,參考共產國際和蘇聯派駐延安代表弗拉第米諾夫的4年《延安日記》(以下簡稱蘇共代表弗氏)撰寫此抗戰記事,給久經洗腦對抗戰矇昧無知的人們,提供一幅真實的抗戰圖景,以存真史,為建設只說真話的文明社會略盡綿力。以下就長期有爭議的一些問題加以述評。

攘外與安內

日寇發動918事變占我東三省後,蔣介石的國民政府未作抵抗,日寇得寸進尺,又向華北進逼,蔣介石不斷妥協退讓,提出“攘外必先安內”政策,毛澤東和知識界左翼紛紛指責為賣國的反動政策,要求立即實行抗戰,各地學生數萬人奔赴南京抗議請願,要求立即宣戰,將前來勸諭的蔡元培推倒在地,把國民政府外交部長王正廷打成重傷……究竟這個先安內再攘外的政策,是否反動賣國?要解答這個問題,必須了解當時的客觀形勢。

20世紀初,中國各地軍閥林立,為權為利不斷爭戰,全國一片混亂。1926年蔣介石率北伐軍蕩平三大軍閥集團---東北張作霖、華北吳佩孚,華中孫傳芳,然眾多省份的諸侯仍擁兵自重,獨立施政,不受國民政府領導(如新疆盛世才、山西閻錫山、青海馬步芳、山東韓復渠、廣西李宗仁、廣東陳濟棠等)特別是還有一個國中之國---中共領導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共是共產國際的一個支部,它接受蘇聯給的經費,一切聽命於蘇聯顧問指揮,任務是推翻國民政府,於是引起國共兩黨長期內戰。當蔣介石調兵北上抵禦日寇,中共乘機從江西向四周擴張,蔣介石回師剿共,日寇又乘機南侵,形成了日寇中共夾擊之勢,在如此四分五裂的情況下,加之經濟和軍力衰敝,哪有力量進行抗戰?蔣介石逼於形勢才定下“攘外必先安內”政策。蔣介石忍受辱罵,埋頭進行抗戰的準備工作---首先與各省當權者談判,在國破家亡的共同威脅下,各省諸侯都表示願意團結在國民政府領導下共御外敵,中共也承諾取消蘇維埃國,接受蔣介石和國民政府領導,於是分裂的十個手指握成一個鐵拳,全國實現了大團結大統一。蔣介石又積極進行經濟和軍事準備工作---通過幣制和稅制改革,政府財政收入成倍增加。於是向外國購買軍火,在後方建兵工廠,又修造未完成的平漢鐵路通車,修造萬餘公里公路,在戰略要地建大炮、機槍掩體3700多座……經過六年準備,便國力大增,打下了抗戰的初步基礎。日寇製造蘆溝橋事件發動大規模侵略時,有了底氣的蔣介石才敢於在廬山發表宣言,宣告中華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後關頭,從此全國人民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均要負起守土之責,要不怕犧牲,挽救民族危亡,振興民族精神,於是全面抗戰開始了。

但即使在這時,據國民政府軍政部調查;全國軍隊的槍械子彈僅夠半年戰爭之用,可見如在六年前九一八事變時就盲目開戰,中國軍隊只會如以卵擊石般,不堪一擊,遭致迅速滅亡的慘禍。由此看來,“攘外必先安內”政策是有利於抗日的正確政策,至今官方書刊仍斥為賣國反動顯然是錯誤的。

愛國與賣國

長期以來蔣介石被毛澤東和官方書刊稱為賣國賊,稱國民政府為賣國政府,這些政治帽子是否合適呢?

事實是:蔣介石長期受中國傳統文化教育,信奉“精忠報國”、“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等古訓,有強烈的愛國觀念和民族主義思想。他對英日等帝國主義不斷侵略深表憤恨,他率領的北伐軍就是高唱着“打倒列強除軍閥”的歌聲踏上征途的。日寇侵佔東北後,他立即寫了遺囑,決心獻身為國,收復失土,並希望全國人民團結一致,共紓國難。他言行一致,八一三上海會戰,他調派70萬大軍主動進攻日軍,以解華北之危,並親赴戰區督戰,使日寇遭到重創,三易其司令官,打破了它“三個月滅亡中國”的迷夢。由於己弱敵強,國軍敗退,南京淪陷,日寇舉國歡慶中國要亡,但他遷都武漢,堅持抗戰,武漢失陷,遷都重慶,屢敗屢戰,毫不氣餒,日寇不斷誘降,均被他拒絕,他在《日記》中稱:“與其屈服而亡,不如戰敗而亡,以振興我民族精神”。在他寧死不屈精神感召下,全國軍民也奮勇戰鬥,不惜犧牲,終於獲得最後勝利。蔣介石不愧是挽救民族危亡的傑出領導人和民族功臣,至今也末發現他的任何賣國的證據。

蔣介石致力於爭取我國領土主權的完整。在二次世界大戰中,蔣介石以同盟國的盟國身份多次與英美蘇有關國家交涉,要求歸還它們所佔中國領土和主權(租界和治外法權等),獲得成功(只有斯大林拒絕歸還外蒙古)。此外,蔣還推已及人,支持亞州其它被壓迫民族的獨立鬥爭。他公開宣告,幫助朝鮮復國是中國抗戰的任務之一,為此他資助和支持設在中國的朝鮮流亡政府的復國鬥爭,他還支持印度甘地的復國鬥爭,這些事又反映了他的國際主義精神。

毛澤東愛國嗎?他也愛,可那時他愛的不是中國而是蘇聯國。日寇占我東北後,毛澤東給黨內提出的主要任務,首先是“武裝保衛蘇聯”,因為共產國際認為日佔東北是向蘇聯進攻的前奏,第二位任務是推翻國民政府,最後的任務是抗日。他把抗日看成是次要的事,顯然和全國人民的強烈呼聲是不相符的。抗戰開始後,毛規定抗日戰爭總方針:“一分抗日,二分應付(應付國民黨和蘇聯的批評責難)七分發展(發展根據地和軍隊)”並要求各級嚴格遵守不得違反,說明他依然只准花最小的力量去抗日。黨內有愛國心的將領不滿意他輕視抗日,林彪首先打響平型關伏擊戰,接着彭德懷打響“百團大戰”,他們立刻受到毛的嚴歷批評,甚至把此事當作彭的罪行而不斷批判。在毛的心目中,抗日是有罪的。為此他告誡將領們:“你們不要以為抗日是愛國,那是愛蔣介石的國。我們共產黨也是世界各國共產黨的祖國是蘇聯。”他又發揮他這個思想說:“我們要讓日本多佔地,形成日、蔣、我三國志,這種形勢對我們最有利;糟糕的是日本佔領我全國,那也不要緊,可以藉助蘇聯恢復失地嘛!”

毛澤東的上述指示,反映了他的戰略意圖:以抗日為名,擴大根據地和部隊,積蓄力量,為今後推翻國民政府作準備。為實現這個戰略目標,他採取的步驟是從少抗日(一分抗日)到不抗日(抗日不是愛國)再到放任日寇多佔地甚至亡給日本。這說明毛澤東完全不顧民族大義,實際已撕毀了國共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協定,背棄了他高喊團結抗日的壯嚴承諾,違反了全國人民對抗日救國的一致要求!他的這些指示,不是和漢奸汪精衛的“曲線救國論“異曲同工嗎?(汪主張先亡國再慢慢設法復國)。

毛的指示,由以後事態的發展作了證明。自1940年“百團大戰”後,中共部隊再沒有與日軍打過一場較大的仗,卻發動了大規模內戰,搶佔國民政府在敵後的眾多抗日根據地,再發展到“聯日反蔣”,實現他的“三國志”謀略。對他破壞抗戰的種種勾當,曾在延安四年的共產國際和蘇聯代表弗氏是最具權威的見證人,讓我們看看弗氏在《日記》中的證言吧:

“八路軍、新四軍事實上從1941年開始就停止了對日作戰,百團大戰是最後一次對日作戰。八路軍新四軍得到指令,一律不準對日進行作戰行動,包括受到攻擊便撤退。”

“毛澤東認為參加抗日戰爭是錯誤的,抗戰只是發動內戰計劃的一部分。”“毛澤東以對日作戰的偽裝,來占奪土地,為未來的內戰擴張基地。”“毛的一切活動,便是加緊準備內戰,在侵略者正在蹂躪這個國家時發動內戰。”

“毛澤東贊成民族統一戰線,卻用全力使統一戰線解體,毛對抗日勢力的分裂負有主要責任……國共分裂是一個不祥的現實,這自然有利於侵略者。毛破壞全國聯合抗日的政策,等於給日本增加了幾十個師團的實力”。

“毛自稱是共產主義者,但一個共產主義者能鼓勵敵人佔領他的國家,掠奪他的財富嗎?”

“我到新鄉賀龍部隊去了一次,眾多的賀龍部隊包圍了一個駐有少量日軍的村子,我問士兵為什麼不消滅這些日軍,士兵們回答:上面叫我們不要惹他們,他們也不惹我們。八路軍就這樣與日軍和睦相處着……八路軍的宣傳是針對國軍,未來的軍事行動也是針對國軍,這樣就使日軍的作戰行動幾乎全部獲得成功。”“我到前線去後,深信中共領導階層無意對日作戰,他們把戰爭看成建立基地的良機。他們讓日本人與國民黨對抗,如果日軍擊敗國軍,中央政府的權力受到破壞,八路軍便立即滲入到那裡,如果必要的話,便幹掉統一戰線的戰友來攫奪政權。毛澤東在來犯的敵軍前退卻,尋找機會使國軍與日軍衝突。在國難當頭時,這樣一種手段是不忠不義而有過之。”

弗氏是中共盟友,他不願直截了當指斥毛澤東,他要為毛澤東留點面子,才含糊地說“不忠不義而有過之”,意思是說毛是比不忠不義的人更壞的人,那是誰呢?不就是叛國者,民族罪人嗎?(按中國的通俗稱呼就是漢奸)。

弗氏還寫了其它使他十分反感的事:“中共解放區有一幅離奇古怪的景色,所有單位都與日軍後勤部隊做買賣,到處可買到日本貨。還有鴉片買賣,我在中共120師部的一座房屋內看到正在加工鴉片,送到市場上去。中共陝甘寧邊區是以生產鴉片為特色的,成百公頃土地種着罌粟,這是一個可恥的事實。政治局要求擴大生產鴉片,派任弼時領導這一工作,鴉片是特區出口貿易的主要商品。”當時日寇正在佔領區實行“毒化政策”,大小城市遍布吸煙館,日寇鼓勵中國人吸鴉片,吸得人們骨瘦如柴,傾家蕩產,喪失了抗日的意志和體魄;日寇企圖用“毒化政策”的慢性殺人手段來消滅中華民族,而毛澤東卻與日寇配合來殘害同胞,這是他害國害民的又一罪行。

宣傳與事實

專制國家的執政黨都設有宣傳部,任務是壟斷意識形態,控制信息傳播,為一黨私利而隱蔽真相,散布謊言,進行愚民教育。國民黨的宣傳也有此類弊病,但蔣介石雖然獨裁專制,人民仍享有一定的新聞言論自由,國統區允許眾多反對黨和社團存在,有眾多不受管制的民間報紙刊物,還讓中共機關報《新華日報》公開發行,如果國民黨的宣傳有違事實,就會遭到群起而攻,因此國民黨的宣傳還有相當的可信度。中共的宣傳不然,中共抗戰時統治的陝甘寧邊區或後來的新中國,不容許獨立的政黨和媒體存在,在嚴格的新聞文化管制下,輿論一律,造謠說謊的記載比比皆是,現將有關抗戰的宣傳與事實作一對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