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2019中共如何拉經濟 「消費下沉」割韭菜根

貫穿2018年的美中貿易戰、國進民退和消費降級,絆倒了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2019年,中國經濟靠什麼拉動?中共的最新選擇是“消費下沉”,試圖將擴大內需的重擔套在底層百姓頭上。只是“消費下沉”,到底是拉經濟,還是將韭菜割得連根都不剩?2019,中國人要過苦日子。

日前中共發改委會同工信部、民政部、財政部、農業農村部、商務部等十部委聯合印發《進一步優化供給推動消費平穩增長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實施方案(2019年)》,提出了促進汽車消費、補足城鎮消費供給短板、促進農村消費、帶動新品消費、滿足高品質消費和優化消費市場環境六大類,共24條具體措施。

中共十部委出台這個促消費方案,背景是在美中貿易戰的外部壓力下,國內債務、股市、房市危機頻現,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投資、出口、消費)停滯,中共擔心經濟下滑致使政權崩潰,亟需找到刺激經濟發展的新出路。

依據中共數據,2018年最終消費支出對GDP增長的貢獻率為76.2%,比2017年提高18.6個百分點,已連續五年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主引擎。

隨着世界各國對中共不公平貿易和盜竊技術等行徑,日益警惕和抵制,中國的投資和出口前景愈發黯淡。擴大國內消費(內需),就成了中共所剩無幾的經濟發展選擇之一。

中共拉經濟新戰略:“消費下沉”

2019年,如何刺激消費、擴大內需?中共的選擇是“消費下沉”。

儘管中共發改委1月29日介紹《實施方案》時,堅稱“消費升級趨勢依然強勁”,不過其促消費24條具體政策中,至少有14條是直接指向:農村和貧困地區、農業轉移人口、老人、嬰幼,以及更新換代(舊貨更新)等方面。

而受這些政策影響最大的群體,就是佔據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中低收入階層,也就是正在經歷消費降級的人群。

陸媒第一財經稱該《實施方案》的特色就是“消費下沉”。第一財經稱“下沉”是近年經濟領域的新詞、熱詞;快手、抖音和今日頭條的崛起,很大程度是因為渠道下沉,三四線城市和鄉村地區用戶佔據主體;電商平台拼多多的成功,是得益於挖掘以鄉村民眾為主體的中低收入群體。民間和學術界更多地稱之為“消費降級”。

儘管中共口頭上一直否認“消費降級”,但其最新拋出的“消費24條”,其實就是所謂的“消費下沉”:連已經消費降級的中低收入的底層民眾都不放過,通過各種行政手段、經濟措施,刺激、誘使他們去消費。中共稱之為“激發居民消費潛力”。

“汽車下鄉”能成經濟“火車頭”?

中共發改委在當天的新聞會上稱,2018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回落了1.2個百分點,其中汽車消費減速是主因,單汽車消費一項就造成了0.8個百分點增速的落差。

不過發改委表示,2018年中國每千人汽車保有量是170輛左右,距離美國的800輛,歐洲、日本的500~600輛,還有比較大的差距。發改委據此認為,汽車消費潛力比較大。

因此“消費24條”的第一大類政策,就是刺激汽車消費。

只是2018年中國汽車產銷量28年來首次下滑,反映出經濟形勢正在惡化。而且國內不少城市的汽車市場已趨飽和,例如蘇州、東莞、廈門等城市平均三人左右擁有一輛;同時北上廣深等城市還有限牌的政策限制。種種因素制約了汽車消費的擴張。

於是中共的汽車“消費下沉”,瞄準了鄉鎮農村地區。

《實施方案》第一大類6條具體政策中,有4條是關於推進老舊汽車報廢更新,“促進農村汽車更新換代”、“放寬皮卡車進城”等方面,甚至明言“可對農村居民報廢三輪汽車,購買3.5噸及以下貨車或者1.6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車,給予適當補貼,帶動農村汽車消費”。

中共提出“有序推進老舊汽車報廢更新”,意味着可能會通過機動車管理、環保等各種行政手段,迫使預算緊張的中國車主們更新舊車。

至於“促進農村汽車更新換代”,意味着中共期望掀起“汽車下鄉”的風潮,甚至指望用補貼這種經濟誘餌,刺激鄉村居民購買汽車。

補足消費短板?“開發”民工和老年市場

《實施方案》第二大類政策,是所謂“補足城鎮消費供給短板,更好滿足城鎮化和老齡化需求”。

中共名義上“補足城鎮消費供給短板”,實質是在中國主流階層(城鎮工薪階層)消費力被高房價和高負債吞噬殆盡的背景下,準備開發之前被忽視的低收入市場,主要是尚未背負房貸重擔的農業轉移人口(民工)和老年人口市場。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北京等地方政府驅逐農民工時,蔑稱他們為“低端人口”,如今要利用底層民眾拉動消費、帶動房市,中共就改口稱他們為“農業轉移人口”。

中共的最新“消費下沉”戰略,顯然是將民工群體作為房地產市場(主要是租賃房)的一大接盤俠。

另外,補足消費短板中“提升養老服務供給水平”的要求,顯示出中共準備將“養老”作為拉動消費的新馬車。

可以預見在中共刺激消費的政策驅使下,中國養老產業將“紅火”,養老收費或迎來高漲;而中國老年人群的老本(養老儲蓄)已經成為中共“消費下沉”的目標,會被消費掉,為黨“共克時艱”。

中國農村是消費新“引擎”還是“韭菜根”?

《實施方案》第三大類政策,主要是全面開發農村市場。其實除了第四類“擴大優質產品和服務供給”沒提及農村市場外,其它各大類政策都包含有支持開發鄉村市場的內容。

市場對此解讀為是新一輪家電下鄉和農村消費熱潮的信號,認為政府要開發農村市場,拉消費、穩增長。

只是經濟寒冬中,連中國主流階層都拉不動的消費,農村居民用什麼來拉?

依據經濟學理論,國民經濟中拉動消費的主力是中產階層,因為高收入階層消費傾向於奢侈品、低收入階層有心無力。

中國並沒有明確的中產階層,不過可以從收入階層的劃分來獲知一二。

統計局今年1月21日稱,其內部測算2017年中等收入群體人數超過4億人(人口佔比約30%)。這個“中等收入群體”,被解讀為代指中國的中產階層。統計局並未給出明確標準,僅表示,按照典型的三口之家來看,年收入在10萬元到50萬元之間。如果以此測算,中國中產的收入門檻至少是月收入2800元~4200元。

而按照統計局2017年的收入“五等分”分組,人口佔比20%的“中等收入組”月均1875元;由此粗略估算,2018年的“中等收入組”月均應為2000元左右。

(大紀元製圖)

這意味着,2018年,人口佔比合計40%的“中等偏上收入組”和“高收入組”,月均收入高於2000元。

分析以上統計局數據可知,按照收入劃分,中國目前的中產階層、或者中高收入階層,月收入至少超過2800元,在全國人口中的佔比,介於30%~40%之間;而低收入階層,月均收入不足2000元,人口佔比至少40%。

再看看農村居民。2018年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元(月均1218元),僅為城鎮居民人均收入的三分之一略多。也就是說,5.6億的農村居民,絕大多數都屬於人口佔比40%的低收入階層。事實上,從消費品零售額數據可知,2018年鄉村消費力連城鎮消費力的五分之一都不到。

(大紀元製圖數據來源:中共統計局)

中共今年推動消費增長的方案,不去指望消費主流的中產階層(中高收入階層),而是將提振內需的重擔,下沉在包括鄉村居民和民工在內的、中低收入的底層民眾身上。

中共的“消費下沉”,固然從側面反映出中國經濟和消費形勢的嚴峻,但也使得“消費24條”,不可能拉得動內需,而更可能是連草根階層都不放過的“割韭菜”新花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