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洪博學: 台灣人不見棺材不掉淚

對共產黨無知,不是勇敢,而是對自我和國家社會不負責。

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紐西蘭,澳洲,加拿大,形成新的八國聯軍,為了國家資安和國安,抵制中國華為資通產品時候,台灣處在遭受中共壓迫的最前線,步調卻是姍姍來遲,剛剛加入西方民主國家的抵制行列,而且還只限公部門,一位投資中國塑化的大老闆還喜孜孜說,“我也用華為”。

1月20日,台北華為旗艦店對MATE20的新手機登場會上,人潮洶湧,標榜好用、便宜、速度快,是華為手機在歐洲和亞洲,可以打敗蘋果和三星的主因,雖然有行銷公司老闆出面說:“找人排隊只是行銷手段,人潮是假造的”,但是華為手機在台灣逆勢成長,卻是數據事實。

去年一月,根據統計:華為在台灣手機市場市佔率,排名第九,去年11月已經闖進到前五名。短短不到一年,趕超速度驚人,市佔率前三名是蘋果、三星、華碩,第四名是OPPO,外國媒體在現場做了報導說:“台灣人對老共的特務手機登台,完全缺乏個人或國家的危機意識”,說好聽就是處變不驚,說難聽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過去日本殖民台灣時,替台灣人留下民族性格的註解:“怕死,貪財,愛面子”,現在又多了一項:“不見棺材不掉淚”。

親共媒體亂中添亂

台灣進入後黨國時代後,中華民國在老共打壓之下,外交敗退、國際地位下滑,國家變得很虛幻,而新台灣國尚未建立,國家正處在青黃不接時候,親共媒體更是在這時候亂中添亂,所以人民既缺乏國家意識,當然也缺乏危機意識,這是必然的結果,尤其是“紅色媒體代理人”掀波助瀾,倒黑為白,倒果為因,新聞反面寫法,顛覆新聞報導常規,所有 中華民國政府政策,只要有損及中國利益和體面,必定會有反面的聲音和文字出現;台灣政策只要親美日,親西方民主國家,就會遭受打壓。

道理其實很簡單,利用語意學上的矛盾,你說黑板是黑的,我就說有白板黑板,但是政府面對這種新進化版網路宣傳術卻應對無方,人民面對兩種完全對立的意見交戰,心理防衛機制轉化成沒有防衛,所以敵國五星旗四處飄揚,法務部可以說成言論自由,政府為防堵中國豬瘟入侵台灣,政府提出實施警報機制,會被紅色代理人說成擾民之舉,而華為資通產品,已經被全世界自由國家認定危及國家安全,還有曾經任職工研院的杜紫宸說“開後門盜取資訊並不嚴重,不損及個人”,藍營代理政客還加碼說“政治和經濟不需要掛勾”,台灣抵制華為,也會使台灣企業被抵制,一堆話語術,全面替老共說項,這些中國紅粉代理人,到底拿了華為多少好處?不得不令人懷疑。

抵制華為,不只是因為手機留着後門監控機制而已,波蘭發生的王偉晶竊密事件,證明了不只是手機有問題,連任職華為公司派駐海外的員工,也擔負特務任務,坐實了華為公司並不單純。雖然老闆任正非在第一時間,走到鎂光燈下說“我熱愛共產黨,但是不會傷害世界”,好話可以兩邊討好,卻無法消除國際上會對華為的猜忌,而且關係未來5G網路世界的使用安全及國家安全,許多民主國家繃緊神經,是必然的結果。

華為是迫害法輪功幫凶

華為在沒有傷害世界之前,先受傷害的是中國法輪功學員,2000年法輪功掀起浪潮,同修學員超過一億人,引發老共緊張,江澤民一聲令下,開始展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行動,為了監控法輪功的活動,老共開始構造網路“金盾計劃”,華為就是建構金盾系統的主要參與者,早期華為在晶片製造上並不成熟,還必須向台灣威盛電子購買晶片。今天華為可以如斯壯大,政府大力扶持,加上台灣科技業幫助才是重要原因。當然,後來華為在5G科技迎頭趕上的另一個原因,是收編諾基亞手機解體後的工程師。

5G網路具有遠端存取感測功能,瞬間建構大數據,網路基地台已經極小化,如果被有心人士掌握,將是未來世界噩夢。好萊塢電影“終極警探”裏面的恐怖份子,還必須經由駭客入侵系統,關掉發電廠或陸上交通號誌或者盜竊聯邦銀行,這種時代已經過時了。掌握資通網路建構者,就可以顛覆一個國家。所以,德國和英國及加拿大,已經簽定華為5G構建的國家,才會如臨大敵紛紛喊卡,因為,當你有一天,想和中國做對,老共就可以輕易經由網路系統,把你的國家搞到天翻地覆,老共有恃無恐,恐嚇加拿大,原因也在此。

如果你是使用華為手機,而且在重要單位工作,那麼擁有鑰匙的華為後台,就可以從你的連結朋友,找到他要入侵的對象,重點是你不會有任何感覺。前幾天,一位朋友使用華為,我和他談到最好不要用華為,他說“我只是普通人,從來不罵老共,共產黨又會對我怎麼樣?”,聽到這句話似曾相識,讓我想到胡思杜,胡思杜是胡適的二兒子,1941年到美國念書,但是課業不好也不認真,被學校開除了,只好回到中國。當時,胡思杜向外交部要求回國旅費,卻被胡適阻擋了,胡適打電話給當時的外交部副部長杭立武說“公費留美的來回機票,政府早已付清,不需要替他再付一次”,這件事讓胡思杜和父親之間有了芥蒂,回國後山東大學要以副教授資格聘任胡思杜,也被胡適阻擋,胡適說“思杜沒拿到學位,還能當教授嗎?”,最後胡思杜只能在北大圖書館任職,從此父子兩人感情也越走越遠。

1948年北平即將淪陷,老蔣進行了搶救國家英才的行動,派了兩架次飛機飛到北京南苑機場,要北大校長鬍適說服當時的國家菁英分子離開北京,輔大校長陳垣堅持不走,連兒子胡思杜也拒絕離開,清華梅貽琦校長接受胡適建議,當時胡思杜就是說了這句話:“我是普通人,共產黨不會對我怎麼樣”,老毛知道胡適要走的消息,派了吳唅出馬,企圖說服胡適留在中國,胡適說“在蘇聯,沒有自由,卻有飯吃,在美國,有飯吃又有自由,老共來了,不但沒飯吃,也沒自由”,果然被胡適說中了。當時,很多自由主義的學者,不想離開中國,固然一方面是故鄉難捨,另一個原因就是:相信老共會做得比國民黨更好。根據統計,兩波的搶救菁英行動中,81位中研院院士,59位選擇留在中國,22位離開中國,其中有10位到台灣,例如吳大猷,12位去了美國。1956年,老毛喊出歸國學人建設新中國口號,當時散落海外華人學者有5000位,2000位響應號召,回到中國加入建設行列。但是,歷經反右、整風、大躍進、文革等等運動,被稱為臭老九的學術界菁英,沒有一個好下場。

胡思杜留了下來,卻也討不到好處,1949年胡思杜被老共壓迫下,寫了一篇給父親的信“我對父親胡適的批判”,信中大罵“父親胡適是帝國主義走狗”。

1957年,老共發起大鳴大放的整風運動,胡思杜中了老毛引蛇出洞的計謀,被打為賣國賊,漢奸,整肅到不成人形,這一年九月,胡思杜上吊自殺,未留遺書。

老蔣對搶救淪陷匪區菁英,行動失敗感到沮喪,說了一句話“中國人相信共產黨的話,若不被下到18層地獄折磨,是不會覺醒的”,果然中國人民拋棄國民黨選擇老共,下場真的只有一句話:悲慘,凄涼。

想起胡思杜,也想到這位用華為手機的朋友,以及排隊購買手機的消費大眾,便宜的東西,永遠最貴,不要不見棺材不掉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