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GDP有內部公開兩版本 習近平講話信息量大

中共官方最新數據顯示,去年全年中國GDP增長率為6.6%,雖然是28年來最低,卻仍是一個較高的數值。對此,有經濟學家表示,中共領導人明知經濟糟糕,但不敢向外界承認,於是,中共經濟數據存在公開和內部兩個版本。最近,習近平和李克強等中共最高領導人的講話多涉及中國經濟的風險防範和壓力加大等問題,釋放的信息量很大。

中共GDP數據有內部和公開兩個版本。

中共官方最新數據顯示,去年全年中國GDP增長率為6.6%,雖然是28年來最低,卻仍是一個較高的數值。對此,有經濟學家表示,中共領導人明知經濟糟糕,但不敢向外界承認,於是,中共經濟數據存在公開和內部兩個版本。最近,習近平和李克強等中共最高領導人的講話多涉及中國經濟的風險防範和壓力加大等問題,釋放的信息量很大。

去年GDP增速降至28年最低

1月21日(周一),中共統計局公布,2018年全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增長6.6%,該數據為中國經濟28年來最低的增長率。而四季度GDP同比增速放緩至6.4%,創下2009年一季度以來最低季度增速,當時亦為6.4%。

數據還顯示,12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5.7%,環比增長0.54%;2018年全年增長6.2%。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8.2%,環比增長0.55%;2018年全年則為增長9%。

華寶信託宏觀分析師聶文表示,官方公布的數據和預期差不多,四季度經濟延續下滑態勢。由於外需下滑,基建投資依然處在底部,民間信用緊張的狀況沒有得到根本緩解,預計2019年上半年經濟繼續下行的壓力比較大,繼續向6%下探。

中共公開和內部兩套數據

對於中共官方經濟數據,經濟學家和研究機構一直表示懷疑。中共每年兩會上的政府工作報告,其所提出的當年GDP增速目標與最後的統計數據幾乎沒有差別。

著名經濟學家程曉農1月15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共政府經濟增長有公開和內部兩個版本。原因是中共領導人明知中國經濟增長率非常低,但不願向外界承認。

儘管經歷了2018年經濟大滑坡,中共統計局公布的全年經濟增長率依然為6.6%。

程曉農表示,與中共公開數據不同,經濟學家向松祚去年年底的公開演講披露的是中共內部的經濟數據,其中一個是1.67%,另一個則是負值。這兩個數字加起來,說明中國2018年經濟增長率為零。

經濟學家大衛·布朗也以《中國如何避免百分之二增長的噩夢》為題撰文,認為中國經濟領域負面因素正在積累,2019年中國經濟可能只有2%的增長率。

英國BBC中文網1月21日報道,凱源資本董事總經理陸修泉(Brock Silvers)認為,應該謹慎看待中共官方的經濟數據。由於去年經濟增速是幾十年來最低,但官方工業生產和零售業數據都從此前的低點恢復過來,這看起來不太可能,也讓很多投資者對於中國經濟是否已經好轉還保持疑慮。

陸修泉說,“雖然今日公布的GDP增速與大多數預期相符,但還是體現出北京的決策者們面臨著嚴峻的經濟環境。”這提醒投資者,中國經濟放緩的主要原因不是中美貿易戰,後者最多只是一個附加因素。

紐時:真實情況可能比數據顯示的更糟

紐約時報》報道認為,中共官方數據背後,可能隱藏了真相。從官方最新數據看,去年12月的消費支出和工業生產表現好於預期,但更詳細的數據講述的則是不同的故事。

紐時報道稱,從投資到消費支出再到工廠活動,中國經濟去年下半年明顯放緩。而北京去年底採取的刺激措施在官方最新數據上已經有了體現,12月份零售和工業產出比11月份有所上漲,但這些月度數據無法完全彌補去年後半年的黯淡表現。

許多經濟學家估計,根據更詳細的數據,中國經濟放緩的情況比政府數據顯示得更糟。

根據中國汽車經銷商活動驟降和智能手機銷售普遍疲軟的情況衡量,2018年後半年,零售明顯放緩,新工廠和辦公樓這類固定資產的投資都很乏力。

一些經濟學家指出,致使中國零售疲軟的最大因素是汽車銷售的急劇下跌,一些人士估計這一部分佔整體放緩的一半或以上。

汽車銷售自夏季以來一直在跌,12月份同比猛跌19%。汽車經銷商的銷量下滑在中國各地引發了一波裝配廠減產。這反過來又削減了汽車零部件、鋼鐵、玻璃和其他材料的需求。

大型諮詢公司牛津經濟研究院中國問題專家高路易(Louis Kuijs)說,“中國經濟近幾個月來已經明顯下降。”

儘管大多數經濟學家認為,真實數字只比官方數字低一或兩個百分點,但有一些經濟學家估計,真實增長率只是官方數字的一小部分。

習近平講話暗含怎樣的信息?

2019年,中共日子會很難過。中共最高領導人最近多次在公開場合的講話中透露出的信息都在印證這一點。

1月21日,中共為其省部級主要領導人,在中共中央黨校開設了一個專題“研討班”,內容是如何防範和化解重大風險。

習近平在開班式上說,目前國際形勢“波譎雲詭”、周邊環境“複雜敏感”、改革發展穩定任務“艱巨繁重”,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

此前不久,李克強也曾說過,今年中國發展環境更加複雜,困難挑戰更多,經濟下行壓力加大。

1月15日,李克強在一個有中共體制內專家和企業家參與的座談會上說,“我們允許經濟增速有一定的彈性浮動,但不能大起大落、更不能‘斷崖式下跌’”。

每當經濟危機來臨,中共最激進的應對措施就是“印鈔票”,這次也不例外。

央行“印鈔票”的本質就是增加經濟體的負債,如果這種負債不能被市場有效轉化成收益,增長的就是泡沫,最終使這個經濟體趨於“泡沫化”。央行最近多次大放水(印鈔)的背景已經發生了根本變化,那就是,以往中國經濟整體負債沒那麼高,只要印鈔機一開動,經濟就可以水漲船高,被貨幣的大潮給抬起來了。

但這次不一樣,中國債務水平已經很高。按照朱鎔基之子朱雲來的計算,中國整體債務高達600萬億;以目前中國經濟總量90萬億計算,債務水平大約是GDP的670%。如果再印鈔票,中國經濟將真的會像諾獎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格曼所說的那樣,撞上“萬里長城”。

經濟學家向松祚今年最新演講表示,2019年,中國由於債務增長模式高槓桿、缺乏創新、上市公司都不賺錢等原因,債務灰犀牛可能降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