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在大饑荒中人是怎樣被活活餓死的?

在大饑荒時期,人到底是怎樣被活活餓死的呢?不是象有些人想像的那樣,一個人連續好幾天一點東西都不吃,突然倒下就死了。實際上人被餓死是一個緩慢的過程,是逐漸消耗自身、逐漸衰竭的過程。人被活活餓死的過程是十分痛苦的,把老百姓大量餓死的統治者是極其殘忍的,是罪大惡極的。

在大饑荒時期,人到底是怎樣被活活餓死的呢?不是象有些人想像的那樣,一個人連續好幾天一點東西都不吃,突然倒下就死了。實際上人被餓死是一個緩慢的過程,是逐漸消耗自身、逐漸衰竭的過程。人活着是需要能量來維持的,能量是靠食品來提供的。一般的人躺着不動,在常溫下每天需要1400多千卡的能量才能維持,這是維持生命的最低能量。在大饑荒時期餓死了許多勞改犯的興凱湖勞改農場,有一位法醫通過觀察了解,得出了一項“研究成果”:一個人只要不幹活,躺着不動,每天吃三兩八錢的玉米麵食物就餓不死。如果要運動的話,那就需要更高的能量了,比如乾重體力勞動一天就要4000多千卡才能維持。

在大饑荒前夕的1959年秋收之後,政府以各種理由把農民收穫的糧食全部強行收走,然後再“返銷”一部分口糧給農民。由於毛澤東一直認為農民家裡私藏有糧食,所以“返銷”的糧食很少,每人每月只有10來斤粗糧。政府從農民手裡收走的是稻米和小麥,“返銷”的卻是紅薯乾和豆餅等粗糧和豬飼料。根據毛澤東的指令,當時每個村都辦大食堂,所以“返銷”糧全部都集中掌握在生產隊長手裡。由於大隊、小隊幹部和食堂管理員的剋扣,能吃到社員嘴裏的就少之又少了。後來許多食堂乾脆就停伙了。所以當時農民吃的食物一天只有幾百千卡的能量(粗糧1至2兩,有時完全沒有,再加上點野菜和樹皮),遠遠低於維持生命所需要的三兩八錢玉米面所提供的能量(大約1400千卡)。

從食品中得到的能量不夠怎麼辦?先通過消耗自己身上的脂肪來進行補充。脂肪消耗完了就消耗蛋白質,再消耗內臟,最後消耗心臟,因為人的身體有自我保護能力,心臟最重要。消耗脂肪的過程中產生病態,叫做酸中毒,酸中毒有死人的。在每一個消耗環節,都引起多種疾病,浮腫病是消耗脂肪造成的。最後如果是消耗心臟,就是心力衰竭而死,這算壽命比較長的。中間死的很多人,都是因為能量不足產生疾病而死的。所以這就是餓死。餓死當時統計叫病死,不叫餓死,又稱“非正常死亡”,實際上就是餓死。

總之從能量維持來講,農民餓死是因為每天只能吸收幾百千卡甚至更少的能量源,而需要消耗1400千卡以上,一天兩天還可以,十天、半個月以後,一個月以後就越來越不行了,身體各器官和功能都衰竭了,人就這樣被活活餓死了。由於每個人的體質不同,吃進去的東西也不同,所以有的人撐的時間長一些,有的人撐得短一些。許多人(不是所有的人)在餓死之前就剩下皮包骨了,因為脂肪和蛋白質都消耗掉了,非洲饑民的照片就是如此,可是中國農民被餓死的情景是沒有照片留下來的。所以大饑荒時期的中國農民比非洲饑民還要悲慘許多,他們默默地死去,不為外界所知,也得不到外界的任何幫助。這就是毛澤東專制制度的殘酷性。

人被活活餓死的過程是十分痛苦的,把老百姓大量餓死的統治者是極其殘忍的,是罪大惡極的。可是幾十年來統治者及其維護者們為了淡化餓死人的殘酷性,減輕統治者的罪責,用“非正常死亡”、“營養性死亡”和“人口減少”等似是而非、含糊其辭的詞語代替“餓死”二字,以混淆視聽,善良的人們不要聽信這些騙人的鬼話。我們有些學者也使用“非正常死亡”這樣的含糊的字眼,而不使用準確的名詞,是十足的糊塗。餓死的就是餓死的,什麼“非正常死亡”?被汽車壓死也是“非正常死亡”,這和大饑荒有什麼關係?在大饑荒的重災區,所謂的“非正常死亡”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餓死的,還有少量是被幹部打死的。

最近有幾個毛左分子在網上掀起了一個小波浪,他們通過對楊繼繩等人的推算數據挑毛病,企圖完全否定大饑荒大量餓死人的歷史事實。其中有一個人說,楊繼繩把大饑荒時期正常死亡的人數也算進去了,所以誇大了死亡的人數。他在我的博文後面跟帖質問:“大饑荒時期有沒有正常死亡的人?”我回答他說:可能有,也可能沒有。在沒有餓死人的地區應該有,在大量餓死人的地區,餓死和病死很難區分。比如一個村子有100人,其中60歲以上的有5人,在正常年景,每2-4年可能會有一個人因病而死,所以在1960年可能會有人病死,也可能沒有。而在大饑荒的1960年全村死了25人,你說餓死25人和餓死24人有什麼區別?說餓死了1/4有錯嗎?一個體弱有病的人,本來可以活到1962年,因為沒有糧食吃,他在1960年就死了,你說他是餓死的還是病死的都行,但這種情況極少,不影響大局。絕大部分被餓死的農民本來都是活蹦亂跳的健康人,都是被活活餓死的。

大饑荒餓死人的準確數字並不是第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個政府應該承認大饑荒確實餓死了大量的農民,並公開道歉;應該支持社會學者進行調查研究。準確的數字到底是多少,這是政府的責任,只有政府才有責任並且有條件調查清楚。官方黨史已經承認1960年人口減少了1000萬(並沒有直接承認是餓死的,為以後否認打下了埋伏)。在我看來,餓死1000萬和餓死3000萬沒有本質上的區別,都是滅絕人性的、罪惡滔天的。

2017.2.20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北京之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