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梁京:美中對抗大勢不可逆轉 戰爭和革命成為大概率前景

——從貿易戰到網絡戰的邏輯

容易被許多知識分子,尤其是進入老年的這一代人所忽略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迅猛發展的信息技術,尤其是人工智能,而習近平和中共當權者對此卻十分重視。他們高估中國技術能力,也是導致誤判的一個重要因素。儘管如此,習和中共當權派依然深信憑藉新技術還有機會與美國一搏。李開復認為,中國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發能力,與美國已旗鼓相當。我不知道這個判斷有多可靠,但它支持了我的一個判斷,那就是中共會把網絡作為與美爭鋒的下一個主戰場。

中共把網絡技術和人工智能視為延續政權的重要手段。

川普以貿易戰的方式開啟了美中對抗的新時代,但貿易戰不可能成為決定兩國對抗誰能勝出的最終手段。事實上,參加談判的美方代表已經空前深刻地認識到了這個問題。美方坦言,談判的難點並非逼中方做更大讓步,而是找不到保證中方兌現承諾的有效手段。這是否意味着3月1號前兩國無法達成交易?我並不這樣看,因為現在川普和習近平一樣,有強烈動機避免貿易戰升級,除了他個人的政治麻煩,貿易戰觸發美國和全球經濟危機的風險也在上升。

當然,美中就貿易問題達成協議,並不意味着從對抗走向緩和,經過這場遭遇戰,雙方對“破鏡重圓”都不再有幻想。那麼,美中較量將會朝哪個方向發展?許多人關心的就是會不會打仗,因為即使兩國就貿易問題達成協議,也難以阻止中國經濟出大問題。面臨經濟崩盤的局面,習近平有沒有可能選擇打台灣來保自己的權位?最近對台施壓升級,說明他有可能做這樣的選擇,而這不僅意味着與美開戰的風險,也意味着觸發政變或動亂的風險。所以,非萬不得已,習不應出此下策。

那麼,面對與美國對抗將繼續的大格局,習有更好的選擇嗎?他會像不少知識分子希望的那樣,啟動更深層的改革,或者明智地選擇讓中共“淡出”歷史,避免又一次治亂循環嗎?讓中共淡出的想法背後隱含着這樣一個判斷,那就是中國不僅有需要,也有可能和平轉型,因為中國的內外環境畢竟與百年前大不一樣。但是,這種想法還隱含我不能接受的另一個判斷,那就是習近平若做這樣的選擇,不僅利天下,也利自己。

我認為習近平不可能接受共產黨“淡出”的任何主張,因為他堅信即使共產黨能“淡出”,他也沒有可能“淡出”。不理解習的這個信念,就無法解釋他這幾年的作為。當然,習也不會輕易選擇自我毀滅,因為他相信還有其他選擇,而理解習近平和中共未來可能的選擇空間,是判斷中國未來走勢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容易被許多知識分子,尤其是進入老年的這一代人所忽略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迅猛發展的信息技術,尤其是人工智能,而習近平和中共當權者對此卻十分重視。他們高估中國技術能力,也是導致誤判的一個重要因素。儘管如此,習和中共當權派依然深信憑藉新技術還有機會與美國一搏。李開復認為,中國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發能力,與美國已旗鼓相當。我不知道這個判斷有多可靠,但它支持了我的一個判斷,那就是中共會把網絡作為與美爭鋒的下一個主戰場。這不僅因為相對海空與核戰,中國的網戰能力更強,而且,發展人工智能還有助於強化對社會的全面控制。中共不難認識到,時間對自己不利,這就更容易刺激他們在這方面先發制人。

既然貿易戰的發展說明美中對抗的大勢不可逆轉,戰爭和革命也就成為大概率前景。大數據和人工智能不可能改變人性,因此也不能改變這個歷史的邏輯。新技術是否能減少戰爭和革命的代價我無從判斷,但我不相信新技術只對專制有利,因而會帶來長期黑暗。最近發生的事件說明,在網絡環境成長的中國大學生,並沒有放棄對專制的反抗。這或許讓我們有理由期待,新技術也為中國在不久的未來走出兩千年的周期律,帶來機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