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慘絕人寰的性迫害 (3) 男女警察的變態摧殘

在河北唐山冀東監獄,一次,在警察的慫恿下,六名犯人一擁而上,七手八腳強行把劉永旺按倒,強行給他手淫,竟進行了三次…… 女警將張世航的外褲內褲都褪下來,獰笑着說:「小子,你信不信,老娘今晚能把你的蛋頭子電熟。」接着,用電棍壓在張世航的陰囊上放電。他全身一陣痙攣,昏死過去。

劉永旺因信仰“真、善、忍”遭冤獄8年,在河北唐山冀東監獄遭到性摧殘。(知情者提供)

在河北唐山冀東監獄,一次,在警察的慫恿下,六名犯人一擁而上,七手八腳強行把劉永旺按倒,強行給他手淫,竟進行了三次……

女警將張世航的外褲內褲都褪下來,獰笑着說:“小子,你信不信,老娘今晚能把你的蛋頭子電熟。”接着,用電棍壓在張世航的陰囊上放電。他全身一陣痙攣,昏死過去。

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為了達到讓法輪功學員“轉化”(逼其放棄修煉)的目的,極盡邪惡之能事對女性和男性法輪功學員進行性迫害,使他們身心遭到極大的摧殘。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性迫害的卑劣手段、慘烈程度及其嚴重後果。

此篇揭露中共使用下流變態的手段對男性和女性法輪功學員進行性虐待的罪惡。

被六名犯人摧殘

劉永旺,1972年3月2日生,河北省曲陽縣人,畢業於天津大學,曾是北京某外企公司的部門經理、總工程師。

2006年,劉永旺被非法判刑8年,在河北唐山冀東監獄裏,獄警鄭亞軍把他關入旁人不得入內的樓頂空房間8個月之久,先後指使14名在押犯人,每天變着花樣肆意虐待、侮辱他。

劉永旺(明慧網)

在鄭亞軍的長期袒護下,犯人的行為下流到正常人難以啟齒的程度。一次,六個犯人強行給他手淫三次。

面對如此不堪的侮辱與折磨,劉永旺為維護起碼的權利和尊嚴,於2009年1月17日向監獄紀檢部門檢舉,強烈要求有關部門追究鄭亞軍等15名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責任,換來的卻是鄭亞軍更加囂張的虐待報復。

不久犯人姜鴻彬就在大廳再一次把劉永旺打到休克,獄警看見根本不予理睬。

犯人張冬紅公開對劉永旺說:“家家都釀酒,不露是好手,我就玩兒你,玩死你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受家屬委託,2010年8月,北京律師程海、河北律師李綸等人在獄中見到劉永旺。他智慧地將檢舉材料交給了律師。獄警阻擋不及,對劉永旺和家屬實施報復行為,停止家屬會見一年之久。

由於律師和家屬不懈地向有關部門投訴,劉永旺也在獄中不懼報復,不停地向有關方面反映鄭亞軍的問題,終於迫使獄方做出處分鄭亞軍的決定。之後鄭被調離原崗位。

遭女警兇殘折磨

張世航,山東濟南市法輪功學員,2006年5月被濟南槐蔭區匡山派出所綁架。槐蔭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某女警(40多歲)及匡山派出所女警胡春雨(30多歲)裝作和氣的樣子想引誘張世航放棄信仰。張世航平靜地說:“信仰無罪。”

“610”女警勃然大怒,說“真是欠揍”。兩女警將張世航銬在會議室隔壁房間的床上,用橡膠警棍對張世航的胸、腹部猛抽。女警獰笑道:“不信打不改你。”張世航鼓足力氣喊:“法輪大法好!”

女警狂怒,用一條毛巾緊緊勒住張世航的嘴,對他一陣暴打,痛得他如刀割火燒,汗水濕透了全身的衣服。

女警揪住他的頭髮問“改不改”,張世航對其橫眉而視,搖搖頭。

女警又拿來電棍,電擊其全身,張世航在劇痛中劇烈掙扎,汗流如注,小便失禁,繩子和手銬勒進了手腕腳腕的肉里,肉裂血涌,染紅了床單。他眼前陣陣發黑,呼吸微弱,幾乎休克。

見張世航仍不屈服,女警氣急敗壞,暴跳如雷,將張世航的內外褲褪下來,用電棍壓在他的陰囊上放電,致使他昏死過去。

張世航被女警用冰啤酒澆醒後,又被翻過身來銬在床上,被電肛門。火燒般的疼痛令其一陣抽搐,小便失禁,只聽一個女警說:“插進去電。”

張世航強忍非人折磨,牙齒咬破了下唇,被捆牢的嘴發不出聲。其陰囊被兩女警電得腫大,肛門流血流膿不止。

變態折磨

祝藝方,在四川廣元市政府駐成都辦事處工作,2002年9月29日,被成都市金牛區九里堤派出所綁架到成都市看守所關押。在一個陰暗小屋裡,她遭刑訊逼供七天七夜,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為了不讓她睡覺,一個胖女警領來兩個年輕的警校實習生和兩個保安輪流折磨她。他們學着黃色錄像里的下流動作污辱她,兩人做同性戀表演,逼着她看、不准她闔眼。

只要她稍微一閉眼,他們就用打火機燒其眉毛和臉、把嘴貼到其耳朵上高聲亂叫,扯頭髮、摸臉等做各種流氓動作,還威脅說晚上找人來強姦她。

羅夢,20多歲,在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被吸毒勞教人員脫光衣服用皮帶、鞋、木棒等一陣暴打。吸毒犯李紅、陳琦、曾國娜強迫法輪功學員黃敏(女,已被迫害致死)、黃國群在羅夢的胯下、大腿內側寫污辱法輪功的字。

黃敏不從,被扒光衣服打倒在地,被抓扯頭髮,迫使她的嘴不斷觸及羅夢陰部。

吸毒犯李紅用骯髒的抹布塞住羅夢的嘴,用極其下流的手段調戲、猥褻,抓其手按揉其胸部,並裝男人用手指對她進行刺激和強姦,還往其胸部和陰部潑冷水。

被逼“觀看”惡警施暴

2000年,一些從外地去北京天安門為法輪功鳴冤的法輪功學員因不說姓名,被綁架至七里渠附近的一個看守所。

在那裡,警察把所有女法輪功學員的衣服扒光,投入男號房任人輪姦,而且逼迫所有男性法輪功學員在場“觀看”。

一位山東的男學員實在看不下去了,就說出了自己的姓名。後來,他在講述這件事時,非常痛苦,說當時場面簡直是慘不忍睹。

2001年8月,河北唐山遷安市國保大隊警察彭明輝,在辦公室里把一名男法輪功學員的衣服扒光,用電棍電擊其生殖器,還讓一獄警把女法輪功學員推進去看這一殘暴惡行。

下流的侮辱

何洪亮,河南省淮陽縣許灣鄉法輪功學員,60歲左右,因修煉法輪功,屢遭綁架、關押。2008年9月,他被劫持到河南許昌第三勞教所遭非人折磨。

2009年6月某晚,獄警張清善、勞教人員陳國旗等把何洪亮按倒在洗浴間。陳國旗脫掉自己的衣服,赤裸裸地拿着陰莖往何嘴裏塞,

何洪亮說:“你這是犯法,這是對我的侮辱。”陳國旗才罷休。

過了一個星期,犯人馬虎、張偉又把何洪亮騙到洗浴間。張偉拿着陰莖往何洪亮嘴裏塞,

何洪亮說:“你是違法,這是對人的侮辱,我告你。”

何洪亮向二中隊趙姓隊長報告此事,趙說:“你不‘轉化’,我也沒有辦法。”

戴國和,湖南省衡陽縣法輪功學員,在湖南新開鋪勞教所時,被吸毒犯羅紅輝大打出手。

2008年,一些夾控犯(監管法輪功學員)晚上在牆上照出裸體下流的動作。羅紅輝想要戴國和看那些東西。戴閉着眼睛,羅竟乘其不注意,將自己的生殖器塞進他的嘴裏。

瘋狂的性虐待

王剛,河北邯鄲市峰峰礦區法輪功學員,30歲,未婚,2011年6月26日,被義井派出所警察綁架;7月12日,被劫持到邯鄲市勞教所非法勞教。

他所在的八班的班長師衛紅是個性變態狂,仗着有警察撐腰,2011年12月30日晚6點多,強行對王剛肛交、口交等。這一嚴重的性迫害行為使王剛遭到難以承受的侮辱、打擊和巨大精神刺激,變得精神恍惚。

事情敗露後,邯鄲勞教所極力掩蓋、壓制,並於2012年3月6日讓師衛紅解教回家,令兇犯逍遙法外。

羅向旭,重慶江北區法輪功學員,2000年被非法判刑4年。為逼迫他“轉化”,四川省永川監獄的獄警指使犯人殘酷迫害他。一次他被毒打後,三個犯人將他的衣褲脫了,把他按在床上“雞姦”。

在監獄無恥的所謂“轉化”心得交流會上,許多法輪功學員站起來喊口號、揭露邪惡的迫害。羅向旭也站起來喊口號,當場揭露他們為了逼他抄所謂放棄修煉的“揭批書”,叫變態的犯人對他“雞姦”、毒打的罪行。

徐仕文,2004年5月,在貴州省監獄(又稱貴州都勻監獄)被獄警、犯人組織的所謂“轉化”小組迫害,不讓睡覺、不讓大小便、用開水燙、煙頭燙,甚至用生殖器放在其頭、臉、脖子上侮辱。

徐仕文絕食抗議,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精神失常,手臂被打得吊著不能動。#

(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羅瓊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