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崔永元炮轟奏效?最高法批造謠後迅改口啟動調查 大法官「防不測」視頻曝光

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近日在微博爆料中共最高法院長周強帶頭執法犯法後,這場前體制內人士與中共最高權力機關的唇槍舌戰成為關注焦點。中共最高法先就崔永元的爆料聲明指係「謠言」,隨即又迅速改口宣布啟動調查。

最高法在崔永元發生後先闢謠後改口表示介入調查微博

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近日在微博爆料中共最高法院長周強帶頭執法犯法後,這場前體制內人士與中共最高權力機關的唇槍舌戰成為關注焦點。中共最高法先就崔永元的爆料聲明指係“謠言”,隨即又迅速改口宣布啟動調查。

12月30日,風波中的主角之一、當年主審陝西千億礦權案的中共最高法法官王林清的自述視頻曝光,王林清表示這樣做的目的係“以防不測,留下證據”。隨着王林清的露面澄清,卷宗丟失一事變得更加神秘,這背後可能涉及的權力交織及運作令人心驚。

2019年元旦前夕,因曝光娛樂圈逃稅而人氣暴漲的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突然開始因十多年前的一起民營企業與陝西官方機構的礦權糾紛案怒批中共最高法院,甚至直接點名中共最高法院長周強帶頭執法犯法。崔永元這次對上中共最高權力機關,在許多網民為他捏了一把冷汗的同時,還有人猜測這係否會成為掀起司法領域清洗的前奏。

崔永元12月26日崔永元在其微博發文稱,“最高院有賊?!陝北千億礦權案卷宗被盜兩年至今無下落!!!”、“習近平主席講要讓民眾從每個具體案件中體會法律的公正。而@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都帶頭執法犯法,你讓老百姓有何盼頭?”

他隨後發文稱,案卷就係在最高法院法官辦公室被盜走的。承辦該案的法官叫王林清,現任最高法院民一庭法官。2016年11月28日上午,他突然發現該案的二審正副卷宗全部不見了,翻遍了整個辦公室尋找無果後,他立即向該庭庭長程新文作了報告,程隨後層級報告至周強院長。但隨後係回看監控黑屏、沒有安排追查、沒有報案、要法官重新補一個新卷宗、法官們不願意簽名的卷宗中重要文件又飄返嚟了……周強,我覺得最高法的法官還係有骨氣的,你覺得呢?

在面對崔永元的強烈攻勢,中共最高法闢謠稱有關消息係謠言。但在崔永元公開疑似案件卷宗後,12月29日,最高法又發聲明改口指崔永元發表的截圖與目前保存在最高法檔案處的(2011)民一終字第81號案件副卷的有關內容相同。最高法紀委部門已經啟動調查程序,“如發現我院工作人員違反審判紀律問題,將依紀依法嚴肅處理。”

最高法宣布介入調查之後,崔永元緊追不捨,他在30日凌晨發文指,“首先,最高院承認我披露的內容係真嘅,然後要追究違反審判紀律的人。那麼,@最高人民法院應該向我道歉,我沒造謠,係你們造謠。第二,不知道你們審判紀律係咩?高法大樓里丟案卷不報案、內部監控能黑屏,這能保護當事人利益嗎?這屬於遵守紀律嗎?這係瀆職違法!”。

詭異的係,承辦千億礦權案的最高法法官王林清將一段自述視頻交給大陸媒體發表,並表示他的目的係“以防不測,留下證據”。王林清在這段視頻中描述了他發現卷宗丟失的全過程,包括告知廳長,廳長單獨查看監控,以及監控後來黑屏等細節。他還表示,離他辦公室最近的兩個剛剛安裝不久的監控在事後全部都出問題,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究竟係咩樣的力量讓最高法法院好驚遭遇不測,還要留下證據?結合這個轟動一時的千億礦權案一同分析或許會有答案。

崔永元火力全開批中共最高法有賊點名周強帶頭執法犯法

上述案件係一家名叫凱奇萊的民營公司和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簡稱西勘院)關於千億元人民幣礦產權的合同糾紛。凱奇萊2003年與西勘院共同簽署對當地一處煤炭資源進行合作詳查及勘探的合同,雙方按8:2出資,協議生效後,該勘查區無論升值、聯合開發,還係礦權轉讓,所產生利益均以8:2比例分享。

簽署合同開發之前,凱奇萊的法人趙發琦並不知道該處煤礦產量,開發煤礦就係賭博,沒人知道這塊地下的煤有幾多、質量好不好。可係趙發琦的幸運超乎想像,他所勘探的波羅井田,初步勘探儲量近20億噸。“煤炭黃金十年”期間,隨着煤礦價格一路飆升,市場估值曾達3800億元。

但隨之而來並唔係欣喜,而係連篇的噩夢,趙發琦開始了長達十多年的維權之路。

西勘院在儲量初步勘明之後就進行毀約,表示與凱奇萊的合同對陝西當局的政策造成了衝突,無法履行合同。而陝西國土局2004年表示批准兩家合作勘查。雙方後來進行協調後,“重歸於好”。但西勘院又有新的講辭:“我們關於波羅井田的合作,僅靠我方力量,已經無力啟動。”

而這期間就出現了“一女兩嫁”事件。簡言之就係西勘院和另一公司將凱奇萊排擠出去。凱奇萊將西勘院告上法庭,2006年10月19日,陝西省高院一審判決凱奇萊勝訴。陝西省高院判決,凱奇萊與西勘院於2003年8月25日的合作勘查合同有效,雙方繼續履行;西勘院應在判決書生效後10日內,向凱奇萊公司支付違約金2760萬元;在判決生效一個月內,將探礦權轉入凱奇萊公司名下。

西勘院對陝西省高院的判決不服,2006年11月,上訴到最高法。期間中共陝西當局干預司法,向最高法發出《關於西勘院與凱奇萊公司探礦權糾紛情況的報告》的信函,內容包括“西勘院與凱奇萊公司的合作勘查合同沒有完成備案,沒有實施,應屬無效合同”,“如果維持省高級法院的判決,將會產生一系列嚴重後果”,“對陝西的穩定和發展大局帶來較大的消極影響”等。

此函當時經媒體曝光後,曾引起軒然大波。南開大學法學院教授侯欣一等數位法學專家聯名向最高法發送了一封《關於呼籲最高人民法院抵制非法函件干預司法的建議書》。

2009年11月,最高法才作出二審裁定,認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發回重審。2011年3月,陝西省高院重審判決,西勘院與凱奇萊合同無效。凱奇萊公司不服重審判決,又上訴至最高法。此案於2013年6月25日第一次開庭審理後,2017年1月12日再次開庭審理,法庭未當庭宣判。2017年12月,千億礦權案宣判,維權12年的民企凱奇萊終於“勝訴”。然而西勘院仍然拒絕執行法院判決,依然未履行與凱奇萊的合約。

卷宗丟失正係穿插在這一系列事件當中,其時間的敏感性也引發諸多猜測。在二審卷宗丟失前20多天,趙發琦公開實名舉報陝西省主要領導干預該案,並指責法院裁判不公。而文件丟失的2年多時間,知悉此事的最高法負責人周強未對此事進行報案,也未展開內部調查,更未對任何人進行查處,連一個頂罪的臨時工都沒有出現,可見該案牽扯範圍之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希望之聲董筱然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